我的一个病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韩飞 时间:2013-11-23 11: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原创文学
 
我的一个病人
·韩飞
一天上午我正坐在诊室里望着窗外细雨发愣,突然一个大约40出头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这女人脚穿一双沾着黄泥的旧解放牌黄胶鞋,手上拿着一个脏兮兮的蛇皮口袋。女人有点羞怯的冲我一笑说她要安牙齿,在她说话时她那爆出的几颗门牙十分显眼的突出在那里。我示意她坐到手术台上以便为她检查,她顺从的在手术台上躺下张开嘴,眼神游离十分不自信地看着我。她的牙很糟糕,发黄,爆裂厉害,出现龋齿。
检查后,那女人问我安最贵的牙一颗要多少钱。我看看她脚上脏兮兮的黄胶鞋和和手上紧捏着的蛇皮口袋,就说安活动牙一颗大约80元。她马上说不要活动牙,要安固定牙,又问固定牙最贵的要多少钱。我想一个拾荒的农村女人找钱不易,就给她介绍说,有200多的、有400多的。
“还有没得更贵的?”她问。
“还有1000多的。”
“医生,还有没得更贵的?”
我心里想,今天怕闯了鬼哟,这个人是不是没有钱到这里来找穷开心哟。但医生的职业道德让我不能对病人发火,我耐着性子告诉她有3000多的、最贵的有1万多的种植牙。
 “医生,我就安那个一万多的,颜色就选你的牙齿那种。”她眼里闪着喜悦的光。
听了眼前女人的话,我一怔。我问她在做啥,她说在耍,“有10个门面够吃了,不想做事。”她淡淡的说。
女人的话把我惊得倒吸了口气,要知道县城的门面每个月租金就是1万,还不好租到,她每月岂不是……我再次看了看她脚上脏兮兮的鞋和手上的蛇皮口袋,这不显山水的肥婆!
半月后,那女人按约定时间来装牙齿,她穿了一套半成新的套装,着一双平底黑色皮鞋,给人印象就是个平常的城市家庭妇女。摆谈中了解到,女人和她丈夫很早就在外开煤矿,后来生了一儿一女双胞胎,就在家带孩子操持家务。去年两个儿女读大学走了,想去男人那里帮着打点,男人说岁数都大了还到山里受啥子罪就在家耍耍算了,所以就在家里收收房租和姐妹们打打小麻将过日子。
因种植牙价格昂贵,怕安装后有人出现不适,本着对消费者负责我都要安排装牙后一个月为他们做一次免费复查。
这天上午,我正坐在手术台前为一个患者安牙,突然身旁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医生,在忙啊。”
我抬起头一看,是一个气质高雅一身名牌的中年女人站在那里。女人留一个中性发式,戴一对硕大的墨色水晶耳环,颈上一只足金项链金光闪亮,一件粉红T恤熨帖的配着白色紧身长裤,脚穿一双白色高跟真皮凉鞋,一只爱马仕铂金包优雅的挎在左臂上,身上幽幽的散发出一丝香奈儿的香味。
我以为女人是一个来看牙科的病人,刚要让她去坐着排队,那女人竟笑着说:“医生,认不到我了!我的牙齿安得好,谢谢你!”
我愣了下,马上意识到什么,条件反射般手一指——
“要安最贵的!”我们几乎是一起说出这句话。
 
四川泸州古蔺县人民医院
电话 15984040072
请点击更多的原创文学欣赏
上一篇:赶春的汉子 下一篇:天使之心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原创文学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