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春的汉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韩公明 时间:2013-11-22 18: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原创文学
 
赶春的汉子
韩公明
春雨贵如油,下了一夜的雨,地处高海拔的燕子坪仿佛一个出浴的女人一下轻松起来。一大早昌盛就兴奋地起了床。一个腊月没下过透雨,转眼开春快半月了,现在终于下雨了——尽管雨不很大——昌盛心里的石头总算掉了下来。
他走到堂屋打开大门,外面凉飕飕的。山里的天色亮得晚,天空只有一抹鱼肚白,四周黛色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竹子树子静静的立在那里,当然它们体内肯定汹涌着生机,毕竟是植根于春天雨后的泥土上嘛!昌盛估计今天不会下雨了,心里盘算着早饭后将跳水沱那两块干田翻挖出来。
冬月犁田一碗油,去年冬天太冷没翻田,电视里说100年未遇,反正自己五十多岁了从没遇到过那么冷的天气。现在翻挖田已太晚,不过翻挖出来晾一阵再栽秧子总比没翻要好些。于是他急忙叫起老伴烧火煮早饭,自己到厢房去准备挖田用的锄头箢蔸这些家什。
在昌盛吃早饭时,二儿子打来的电话却搅乱了他的心绪。儿子在电话里要他两老不要栽家里的田土了,到成都去帮他打理家务,他和妻子要忙生意,没法照顾小孩。昌盛知道儿子们的心意,老大也曾劝过他不干农活了到他那里去。
昌盛有三个儿子。老大在新疆开了家货运公司,还买了好几百亩土地栽棉花,日子过得滋滋润润。老二在成都荷花池做服装批发生意当老板,买了房子买了小车。老三去年大学毕业,在北京一个外国人开的公司工作。昌盛不愿到儿子们家里享清福,他说自己在这山沟里挖了几十年土,搞惯了,以后实在动不得了再说。                                                
不过,这次二儿子在电话里的话挠到了昌盛的痒处,他和老伴都很喜欢老二家胖墩墩的小孙子。小孙子嘴甜勾人,会哄人开心。小孙孙每次同他爸爸妈妈回来,脆生生的一口一个“爷爷”“娘娘”喊得两老口眼睛都笑起了豌豆角,昌盛干活他总是缠着跟去一个人在土里跑来跑去,小嘴问这问那,虽然影响干活路但昌盛心里就是个乐。
吃过早饭,昌盛打个光脚扛着锄头箢蔸出门了。早春的山乡显得那么宁静怡人,几只叫不出名的山雀已开始出巢活动,它们在树枝上无拘无束地跳来跳去,有的从这边的树上飞到那边的树上,然后站在树尖扭动着娇小的身子欢快的歌唱。高大的麻竹不时发出竹壳爆裂的响声,随着响声一片干枯的竹壳飘飘的掉在地上,长满野草的地上经过一冬时间早已铺上了一层枯黄的竹壳、竹叶,人走在软绵绵的天然地毯上舒服极了。
来到跳水沱,昌盛首先看见的是大片枯黄、高过膝盖的铁马鞭、夏枯草、野蒿、狗尾巴草,这里已然成了荒草滩。昌盛的几块田就在中间,去年冬天已挖整了三块田,那些田里关着明晃晃的冬水,剩下的两块干田里却长满了杂草。昌盛边走边用脚将身前的野草向两边踩倒,不一会儿一条草草路就在他身后露了出来。
昌盛很爱这几块田,随便怎样都舍不得丢。这里以前是一片台土,当年划分田土社里照顾他家,将这片台土划给了他。这里离家近便于干活,又在跳水沱边。曲家河蜿蜒在山间终年流水不断,它在经过上游的筲箕凼自然形成个小湖,然后继续往下流来到跳水沱。跳水沱实际上是个回水沱,跳水沱水源充足,昌盛家的土一年四季不愁没水。山里的地阴浸,一个社都没几块能出东西的田土,昌盛家的这片地就是“宝肋肉”了。后来,昌盛带着全家用了一个冬的时间硬是将这几块土改成了田,充足的水和比较充足的阳光给昌盛家年年带来好收成。他就是靠它们把三个儿子养大的。
昌盛走过草滩,来到干田边,气都没透一下就挽起裤腿走进田里干了起来。见满田都是杂草,他决定先将田里的杂草用锄薅一遍。将近用了两个小时,他才把两块田薅完。人勤地不懒,除掉草后的两块田顿时有了生气。
山里干活,抬头见山、低头见土,容易乏。在挖田时,昌盛嘴里轻轻哼起了歌。年轻时昌盛可是唱歌的一把好手,大队宣传队的台柱子。昌盛不吃烟,干活时爱唱歌,边唱边干不觉得累。他先是小声的哼,哼到有感觉了就大声的唱,越唱越大声,于是伴着锄头“咔嚓”“咔嚓”挖泥的响声,整个山沟就响起他高亢颤悠悠的歌声:
这边的山噻,那边嘞的岩,那边的姑娘噻快过哟来,过来嘛给哥哥噻做一双新布哟……
昌盛边干边唱,干得正起劲,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停下手中的活从腰间摸出手机,老二又打电话来了。儿子还是要他和母亲到成都去,儿子说生意很忙没时间照看小孩和家务。昌盛知道这是儿子在骗他和老伴去成都耍,小孙孙在贵族学校读书,一个月回家一次,家里请了保姆煮饭操持家务,根本不需要人照顾。
“我开头就跟你讲了,我来不成,要干活路!”昌盛对儿子说。
“爬坡上坎,在那个山沟沟干了一辈子了,还干啥子,还没干厌烦呀?”儿子在电话那头说。
“嘿,干惯了,在你那个城里头站要站钱、坐要坐钱,两眼一睁没得一个熟人,搞球不惯。”父亲咧嘴一笑说。
我的意思是,你和老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把我们几弟兄拉扯大,现在我们都做了些事、找了点钱,该请你们出来享几天福了。儿子动情地说。
“现在还动得手脚,在屋头干会儿活路人还醒豁些。我跟你们老娘的意思是,只要看到你们三兄弟和和气气、做事顺顺利利、个个都找得到钱,心头就高兴了。”
      ……
接到儿子电话摆了一阵龙门阵,昌盛又继续挖他的田。大块大块油黑湿润的田泥在他的锄下被翻起,不一会儿它们就平整的摊成一片。这时太阳冒出了对面的山头,金色的阳光霎时洒遍整个山谷,满山满谷的树子竹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翠绿翠绿的。昌盛刚翻挖出来的新泥在阳光的熏染下溢出光鲜的色彩,还发出一种幽幽的只有肥沃泥土才有的气味。山雀在充满阳光的山里更加快乐活泼,它们在林间飞来飞去,亮开嗓子自由地啼叫。昌盛喜欢自己田里的这种颜色和气味,也喜欢林中鸟儿欢快的叫声。
山谷里除了昌盛挖泥时锄头碰击泥土发出的声音,阒无人声,连曲家河流淌也是悄无声息的。以前这山沟里可不是这样的,山里人勤快,一开春大家都扛着锄头、箢蔸在田里忙活。那时山上、河沟两边家家都在干活,男人们摆着上街赶场的见闻,女人们隔着河沟边干活边操着湖广话大声摆着张家长李家短。现在不行了,都出去了,家家闭户锁门,有的人家连房子都倒掉了。长盛感到有点寂寞,又轻轻哼了起来:高高山上噻一树哟槐,手攀哪个槐枝噻望哎郎来,娘问哪个女儿噻望啥子,我看噻哪个槐花噻几时开……
太阳快到中天的时候,昌盛决定回家歇烧吃饭了。他估摸三天时间能将这两块干田挖完,还计划用半天时间把向山一面的排水沟彻底疏通,开春了,要下大雨了,山水会冲垮田坎。当他扛着锄头走上田坎时,他回头看了看阳光下他挖出的小半块田,心里为自己一上午的成果感到高兴,他仿佛看见一遍沉甸甸金黄的稻谷在秋风中窃窃私语。“走啥子走,人勤地不懒,干到就有收……”他嘟哝了一句。
 
 
隆昌县界市中心学校 韩公明
邮编 642155
电话 13980203734
请点击更多的原创文学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原创文学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