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约春光入镜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韩公明 时间:2013-12-29 11: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原创文学
 
 邀约春光入镜来
·韩公明
 周末下午,同为业余摄影爱好者的小李约去游红旗水库。红旗水库在学校所在镇子的西郊外,经过简单准备带着相机我们就出发了。一走出小镇,我们顿时就被野外的景色深深的迷住了。明媚的春光里,草木繁荣、鸟语蝶舞,和煦的春风中,路边农舍旁的大片橘子树开满了宛若米兰的小白花,幽幽的花香让我们情不自禁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给力!”小李闭着双眼激动地叫出声来。于是我们沐着春光边走边拍。
走到石河沟口子,一个名词猛地跳出我脑海,蒙娜丽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列奥纳多·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数百年来曾倾倒了多少文人雅士,长长的石河沟一如美丽的蒙娜丽莎静静的略带神秘的定格在眼前。石河沟是到红旗水库的必经之路,它是一条很长的峡谷。眼前的石河沟,两旁连绵的山峦被郁郁葱葱的乔木、灌木和没膝的杂草严严实实地遮盖着,谷底里野草茵茵,粉红的、白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小花花趁着春光竞相开放争奇斗妍,然而这一切都是静静的,整个儿静谧得令人心醉。当一个农人担着一担希望兴冲冲而来时,我们才想起这谷中还有人家。
沿着石河沟往下走,迎面出现一大片长满新叶的樱桃林和开着黄花花的茂密草丛,不知谁家的一群土鸡悠闲地无拘无束的在林间草丛里散步觅食,悄声地倾诉着互相的爱慕。我们的到来可能打乱了它们宁静的生活,个个好奇地长伸颈项向我们这边张望。长满青苔的石头上,蹲着的两只鸡站起身仿佛要离开它们的地盘,可能见我们并无恶意,它们最终又蹲下了身子,只是长伸着颈项,顶着红冠的脑袋神气地偏来偏去注视着我们拍照的相机。
快到小地名叫“楠木树房子”的地方,路边半坎上一处农家院落让我们眼前为之一亮。这是一座掩映在花丛中颇有古宅韵味的院落,院子有些陈旧并不华丽,依山而建,三面相围,正面一道人高的竹篱笆,篱笆中间一道不高的竹门,整个篱笆墙上密密麻麻堆满了盛开的红花像月季一样的绿藤,门前还有大片青葱的桔树做陪衬。柴门、红花,真惊讶这山沟里竟然有如此雅致考究的人家。“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目谁家院?”我们路过的地方在低处,看不见里面的情景,也没传出人声。不好贸然沿石台阶上去看,我踮起脚极力想看看院内的情景,然而,只看见篱笆上层层叠叠的红花,看不见穿着艳丽宽袖大袍嘴里发出银铃般笑声荡秋千的青春少女……
走了一阵,小李建议从后山经一个叫“发场”的地方到红旗水库。这是条竹木夹道荒草浸淫的僻静小路,十分坷坎陡峭。行走在这样一条小路上,心里有了回望的冲动,走到半山我忍不住回头一望,哈,走过的路上留下了连天的芳草、爬满青藤的残垣、满山满谷的阳光。
沿着羊肠小路来到水库边。坐在库边草地上点燃一支香烟,任春风轻抚发际,环顾四周美景,心中扬起了阵阵惬意。休憩了会儿我们起身寻找拍照点,但是水库两岸草木丛生,根本没有路。我们小心的在草丛中边走边拍照,小李戏谑的说我们是两个探险队员。
红旗水库的景色着实迷人。两岸很少有人从事生产活动,加上当地人自觉保护山林竹木,这里满世界都是茂密的高大乔木、低矮的荆棘林,就是稍有点空隙早也被没膝的荒草占据了。站在岸边,只见波光粼粼的水绕着青翠的山,抑或堆青砌绿的山围着清澈可人的水,这时进入眼帘的一切都是绿色,就连空气仿佛都被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绿。倘若刚好一阵熏风徐来,透彻的可不仅仅是你的心扉,那情话般的絮声响定然会愉悦你的耳膜——那是大自然在含情默默对你倾述的情话!
考虑到草木实在太茂密了,怕受到虫蛇侵扰,因为这是它们的领地,听从库边钓鱼人的劝告我和小李各自找了根拇指大小的枯枝探路。我们沿着库边小心翼翼前行,一不留神,在一大片开满小花的草丛前几只漂亮的 蝴蝶闯进了我们的镜头。这些小花样儿像极了玉兰花,但颜色是淡淡的紫红。几只长着五颜六色斑纹的蝴蝶在花间飞来飞去,它们轻灵的扇动着美丽的大翅膀,一会儿落在花蕊上,一会儿在花的上方妙曼的翻舞,惹得我们顿足许久,抓拍了不少镜头。
转过山头,对岸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看样子女孩是趁着周末相约到野外踏春。她们兴奋的在对岸采摘野花——因为她们的手上各拿着一束颜色鲜艳的野花,我们看见她们时她们已在对岸水边的草滩上悠闲地玩耍,尽管是在玩耍举手投足却仍那么的优美动人,让你无法拒绝拿起手上的相机拍下这在水一方的佳人。
往前走了约两百米的地方我们面前出现了一片不大的绿草滩,两个扎红领巾的小女孩蹲在那里找什么。我们走下草滩来到小孩面前,她们说这草滩的水沟里有许多螃蟹,她们在捉螃蟹。说完她们又埋头将小手伸进小水凼中摸索翻弄。不一会儿,那胖嘟嘟的小女孩神色兴奋的将小手迅速拿出来举得高高的,这不怕夹手的小家伙手上捏着一只胡豆大小的螃蟹,小螃蟹气急败坏的张着两只前足左扭右扭极力想挣脱身子。
离开捉螃蟹的小女孩,水库边已没有能走的“路”了,我们决定随性前行,哪里能勉强走过就往哪里走。于是,我们一边用手中的探路棍拨打身前的杂草、灌木丛,一边向半山走去。带着满怀的好心情,我们在半山上左弯右拐穿行在树丛中,走了二三十分钟竟然再次走到了水库边。 
老远就被前面水边草滩上三个山里的野丫头垂钓的滑稽样儿吸引住了。三个野丫头最大的有十一二岁,最小的七八岁,都打双赤脚。十一二岁的女孩手执黑色炭精钓竿蹲在水边,另两个蹲在她身旁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我们走拢时见她们钓鱼的情景不禁哑然失笑,她们的钓鱼线就扔在她们身前不远,怎么钓得到鱼!我告诉她们鱼线要扔远点才有可能钓到鱼,她们恍然大悟似地拿起钓竿,收回鱼线,使劲将钓鱼线扔出去,可哪里扔得出,三个小家伙争着扔,终于没能将鱼线扔出,线太长了。小李耐心的给她们将钓线挽掉一段,又教她们怎样扔线,当将钓鱼线扔出时她们夸张地发出了欢呼声。
在树木草丛中走了近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大坝。这大坝初建于上世纪60年代中叶,已有40多年,后来经过不断加固增高成了现在这样子。大坝可能有二三十米高,站在坝上往下望竟然有点目眩。当年首次扩建大坝的时候,镇上各单位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挑泥石方的任务,我代母亲在大坝上挑过土石方。那时大坝上红旗招展,高音喇叭里播放着高亢的革命歌曲、播送着鼓舞士气的宣传稿,挑土的、抬石的、拉石滚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周围几里的山都被挖得没一点泥土。如今这里静悄悄的,没一丝往昔的喧哗,那些山也早已树木成林。
在大坝上转游一阵,见时间不早了,我们才颇有点不舍的装好相机走到后山,背着满镜头沉甸甸的春光汗流浃背地沿乡村公路踏上回程......
请点击更多的原创文学欣赏
上一篇:不一样的声音 下一篇:仙人桥的传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原创文学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