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福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振 科 时间:2014-12-24 00:3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博狗bodog娱乐场章
不敢和老托尔斯泰那句经典名言唱反调,但我确实认为,这世界上所有的不幸都是一样的,不同的人各有各的幸福。
  
  这绝对不是我故作惊人之语,其实是极平凡而又普通的道理,不是吗?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的不幸,尽管表现不同,情况有别,但究其实质以及对人的伤害而言,并没有多与少、大与小、轻与重之分。谁能说出因车祸而丧生与在小煤矿中被炸身亡这二者孰凶孰险?谁又能说出患白血病与患艾滋病这二者孰重孰轻?在我看来,下岗与失业也是彼此彼此,半斤八两,分不出好坏的……它们所给予人的,都是痛苦与悲伤,愤慨与失望,谁都难以接受而又想竭力避免。
  
  但幸福却与此不同。虽然人人都希望和追求幸福,但对它的理解和态度却因人因时因地而有异。当官的以升官为幸福,老百姓以生活无忧为幸福,富人以发财为幸福,穷人以温饱为幸福,白领丽人与下岗女工对幸福的追求也明显有别。不仅如此,有的人以自己的知识、才能和劳动为自己也为他人创造幸福,而有的人则把别人的幸福据为己有。这能说“都是一样的”么?
  
  像我这把年纪的人,年轻时因为时间和精力被那些莫名其妙的“运动”所占据和耗费,并没有创造出多少“劳动价值”,更没有什么“剩余”;也不像有些人有“革命”的“老本”。所以,对幸福就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始终限制和保持在“知足”的水平上。如果把幸福比做一只人人都想分吃的大蛋糕,我只想捡拾一些残渣碎屑,尝到一点奶油的香味便很满足了。
  
  这并不意味着我对幸福的冷漠与无动于衷。事实上,我之所以如此,也是事出有因的。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那时候,谁家的孩子能躲过“上山下乡”的厄运,即使被安排在里弄加工组便算是幸福了;眼见许多知识分子被迫害致死,如果自己能幸免于难,苟活了下来,那更是天大的幸福。有鉴于此,我更看重眼前那一点点虽然微不足道却实实在在的幸福。譬如说吧,看到一位同事因患颈椎病而手臂抬不起来,我却能活动自如,便感到很幸福;一位邻居因中风而只好坐在轮椅上,连话都说不清楚,我却一切还算正常,怎能不感到幸福?有的老人因子女不孝顺而受气受苦,我的孩子却对我们老俩口关爱备至,这当然也是一种幸福;我的收入虽然不多,但粗茶淡饭的日子还过得去,再看看那些或因生了重病而为医药费发愁,或因意外事故而家毁人亡者们所过的日子,难道不感到幸福么?……
  
  这就是我所谓的幸福了。在有些人看来,这未免有点“小家子气”,但我却有自知之明,“识相来兮”,在我看来,幸福这玩艺儿,很有点像在银行里储蓄,存入多少,才能支取多少。那些大富大贵的人家,动辄存取成百上千万;而我们这些小户人家,靠着先前那点可怜的工资,退休后又七折八扣的,基本上是靠“施舍”过日子,存入既不多,当然只能一点一点地支取。这里面还有个“度”的问题。我们是向生活“支取”幸福,而生活不可能无限度地满足我们的愿望和需求,一方面要依据我们向生活付出了多少,另一方面,生活本身也并非有求必应,取之不竭的。如果对生活过于苛求,或期望值过高而落空,并因此而骂爹骂娘,怨天尤人,那又何苦呢?
  
  如果有人要对我的这种“幸福观”做一番探究或批判,我倒愿意先做一点“自我剖析”。我首先得承认我的这些关于幸福的观念的确已陈旧过时,早已不适应现在这个一切都商品化了的时代。怪只怪我生不逢时,过去的大半辈子都是在中国发生激烈的巨变中度过的。一方面从老祖宗那里承袭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庸之道;从小读书又被灌输“无商不奸”、“无官不贪”、“唯有读书高”的陈腐观念;后来又从鲁迅先生那里知道了“阿Q精神”;再后来又接受了“大公无私”、“先人后己”、“个人服从集体”的思想教育。诸如此类的混合,便使我成了个安分守己,安贫若素,安于现状而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书呆子,于当今社会显然不相适宜。所幸的是,我已老而又朽,既不会妨碍社会的进步,当然也不会妨碍别人去追求他们理想中的幸福。反过来当然也希望别人不要无视我还苟且存在。还是那句话:人各有福。再加上一句:各有各的活法。我不眼红你们有大把大把的钞票,也不嫉妒你们有汽车和别墅;你们也要适当地关心一下我(以及像我一样的人)的疾苦。大家平等地相处,行不?
请点击更多的优博狗bodog娱乐场章欣赏
上一篇:吃自己挣的那口饭 下一篇:我到中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博狗bodog娱乐场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