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浮尘的光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10-03 22: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陈       卓
 
  雨果说,城市好比森林,有它们最恶毒可怕的生物藏身洞。在这里躲藏起来的生物是凶残污浊,卑微而丑恶的;而在森林里,躲藏起来的是凶猛,壮伟,是美的。同样是洞,但是兽洞优于人洞。我找到了去森林的理由。
 
  沐浴春雨的石城山森林像翡翠一样闪着温润的光。淅淅沥沥的雨一直在不停地下着,我撑着一把粉红色的伞,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同行的人似乎突然地都隐藏到了我的身后,我感觉到自己正掠过细雨里流泻的光瀑,浅草中鲜花的柔语,极力探寻着什么,是观音阁的笛声,还是大自然的仙乐?是激情,还是梦幻?
 
  树密密地挨着,傲立着,干净伟岸。我脆弱的目光游移在它们的身上,有一棵树是我的灵魂吗?是可以在这天然的氧吧自由快乐地呼吸的我的灵魂吗?
 
  我突然地想在草丛里寻找到一种可以吃的蕨类植物,俗称蕨菜的植物。我在林子的草丛间跳来跳去,我看见同行的人,都在草丛间跳来跳去,仿佛是幸福之蝶乘着金色的翅膀,飞舞到了我们每个人的身边,让我们一时间都忘记了尘俗,忘记了年龄,成了森林里几个快乐跳跃的音符。那些刚探出头的蕨类植物躲藏在深深的草丛里,挺立着小小的、毛绒绒的、肉嘟嘟的身躯,头上结着一个漂亮的卷,蓄着一颗亮晶晶的水珍珠。但我总能准确地找到它们,并伸出我的手……
 
  我踏着那些浅浅的水哇,踏得水花四溅,手心已握不住更多的蕨菜,但我的目光还是不停地搜寻着,不停地发亮,终于,我重重地跌到了红色的土地上,我白色的裤子马上变成了殷红的颜色。我塌实地坐在湿漉漉的大地上,任其疼痛刺激着的我神经,竟有些渴望自己是个小孩,可以赖着不起来,而那迅速像血一样蔓延开来的颜色在我眼里也有着别样的美丽。在一阵欢快的笑声中,我被同行的人拉了起来,向观音阁继续前行。
 
  眼睛越过浮尘的光影,我看见红泥的山路在碧绿的森林里蜿蜒着,细细的雨丝在树冠上烟雾般地缠绕着,流动着,飘飞着,山坡上熟透了的蕨叶则张着巨大的羽翅,在温柔的风中轻轻地抖动着,像一群意欲飞翔的大鸟,仿佛一眨眼就要带着我腾空而去。迷离中我想起自己写的一首小诗:彩云追不上你的飞翔/从天而降精灵就在前方/这是一个女人灵魂的天堂/这是等待一千年才有的寂寞/我不知道那些金黄是不是油菜的花香/但那矫健的身影/在我眼里分明就是/湛蓝色的天空中骑白马的王。那么,谁是我的王,谁又有痛彻骨髓的伤,深不可测的寂寥。
 
  行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到了观音阁。其实,观音阁仅仅是一座坐落悬崖之上,依在陡峭山壁,有些破旧的小小的尼姑庵,而且只有一个老尼常年在那里吃斋念佛。但我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去这个地方。有同事说曾经在崖下听见过从那里飘来天籁般美妙的笛声。以至我每一次去,都期待着幸运之神降临,让我听见那仙音仙乐,可惜每一次都没能听到,听见的唯有清脆的鸟鸣,击打心灵的梵音。这一次也不例外,老尼还是那个老尼,正平静地在观音阁外打理着地里的白菜,看见我们,她放下已经砍下的白菜,笑着迎向我们,并打开观音阁紧闭的门。我惊诧地问她,怎么把门都关了?她静静地回答说,平时来的人很少,有人来,要烧香才打开,烧香的钱随给,一元两元都行,只要心诚就行。看到我的眼睛盯着她还穿着棉鞋的脚看,她只说了一句,山里晚上冷。听了她的话,我在心里想,老尼一个住在这里,只是身体的冷吗?她会不会也有心灵感到冷的时候。要么就是她真的已经修炼到了我佛所言的境界,她真的修炼到了那样的境界了吗?
 
  雨还下着,细得宛如烟雨一般,空气早被过滤得格外清新,眺望着远方朦胧的景致,以及对面山腰那已经被灌木、杂草掩盖的古栈道,我连忙走进观音阁烧了一柱香,老尼敲打着木鱼的身影宛如一尊佛,沉静得让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她的呼吸了。我为自己先前的想法哑然失笑,事实上,心灵的冷暖原本就只是我们这些俗人的事情。
 
  我向老尼打听,观音阁对面的古栈道还能不能过去,她说刚才有两个年轻人还过去了呐,不过现在去的人很少很少,青苔都长起了,草丛也很深,下雨路滑,年轻人还可以去,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望着我们离去的背影,老尼又连忙大声地喊道,回去后你们一定要记得多吃素哈!我们毫不犹豫地答应着。回应的声音在山里一声一声朗朗地回荡着。我也知道我们的应答只是随口而出,并非真的每个人都一定会记得多吃素。
 
  我并没有听老尼的劝说,我鼓动着同行的人去了古栈道,但只走了一小段路就折了回来,草丛上透亮的雨珠已经湿透了我们的裤管,我还想往前走,但同行的人都打了退堂鼓,说是再往前走是有些危险,我也只好作罢,只能是一声叹息。难道说这古栈道算不得是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难道说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古栈道真的就这样悄没声息地废弃了?如此下去,还会不会有人念想它?念想这千年前就存在于这森林腹地的古栈道。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阳光清清亮亮地从树的缝隙间泻了下来,透过浮尘的光影,在自然中,在运动中,我是不是已经看到了更远的地方,一种对大自然的森林神圣而庄严的敬畏在我的心中缓缓升起,人整个地格外的神清气爽。一霎间,我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茫茫森林中一棵健康成长、自由呼吸的树,那城市的森林已经远远地离我而去。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初秋温酒 下一篇:春之畅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