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落的秋雨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9-19 23:5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我行走着,行走在这条用岁月的万丈豪情所筑成的高速桥梁上。尽管阴沉沉的天空里正飘落着蒙蒙小雨,甚至略带着一种难以说清楚的悲壮。
 
  长望一眼,让脑海打开记忆里的典籍,秋雨是那文人墨客笔下的悲壮。“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山河破碎,国难当头,一位壮志抗敌的老人虽有心报国却屡遭排斥,任一腔御敌之情只能行诸于梦境;“秋来未曾见白日,泥污后土何时干?”,外界秋意,勾起诗人那恒久的幽灵,欲将轻骑逐,却又深觉其正身居于困厄、混沌之世。无奈,只好一声悲叹,终其该等待多久才算是尽头?“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羁旅湘江,虽抱济世之志,却终感报国无门,任凭那笛声、雨声和哗哗的江水声连成一片,一味地去讽刺着诗人的悲壮之声!
 
  突然,一声尖利的鸣笛声惊破了一片日行八万里的田林,也拉回了我游牧的思绪。天空依旧飘落着柔柔细雨,不增不减地带着诗人那穿越了上千年悲壮的灵魂,试图在这里去跃动成河。
 
  在钢铁长龙和高速长龙交汇的地方,一顶顶印有“中铁七局”字样的黄色安全帽在风雨之中静静伫立。随着一声哨响,对讲机发出紧急而镇定的号令,距高速长龙两侧八百米的钢铁双轨中央瞬时立起铁路移动停车牌,相继接触网上单骑直捣黄龙。被凌空提起的箱梁顺着天车轨道徐徐前行,一身身由黄色反光背心包裹着的蓝色工作服正撸起袖子各司其职、争分夺秒,在已架设的梁体上支吊模板,焊接钢筋,绑扎钢筋,穿插泄水管。一时,诗人那恒久的幽灵也从四面八方惊醒而又蔓延,将长龙四围绿色的栾树头顶上那黄色的聚伞圆锥花序荡起诗情画意,连同飘落了千年的柔柔秋雨化为了得遇明主后尽忠报国的史篇。
 
  都说江南的秋雨,无论是在烟柳画桥,还是在白墻黛瓦,也无论是在油纸伞巷,还是在良田翠林,她总丝丝缕缕、迷迷蒙蒙的飘落着,最终化为那女子丁香般的愁怨。然而,在这钢铁长龙和高速长龙交汇的这处江南之地,虽飘落着那女子丁香般的愁怨,但骨子里却是那诗人藏匿了许久许久的悲壮之魂。
 
  时间似乎就像那凝结于荷叶上的露珠,不忍散去。任凭号令一次次发出,一次次在中铁七局人民的手中将虚拟的设计图纸建成逼人眼目的真实。短而漫长的七十分钟,钢铁长龙从封锁到开通,高速长龙从断续到连续,在以保证安全质量的前提之下,中铁七局人民在这场柔情的悲壮之雨中打出了一场完美的歼灭战。
 
  待到这条高速长龙在这条钢铁长龙上满载千骑骏马奔驰之时,我仍旧在行走着,行走在中铁七局大军跋涉千里而正修建的另一条长龙之上。或许,那时的天空里依旧会飘落着秋雨,就像北方的秋雨那样畅快淋漓的挥洒和肆意的发泄,带给人一种透骨的悲壮!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夏末秋初,安然浅笑 下一篇:三月留痕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