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牛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王 征 桦 时间:2015-04-13 20: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立秋以后,被太阳照得滚烫的晒场上,偶尔会有一股旋风在迅疾地行走,碎稻草屑被风卷到空中,越过马头墙,转过山嘴和坟地,然后消失无踪。母亲告知我,这是“鬼风”,见到它一定要避开,若是谁沾上了,就会生病的。可是娟子不听,她总是晃动着头上的小丫角,去追赶那带有妖气的风。
  
  有一天,娟子为了摘一朵牵牛花,终于让风吹着了,旋风吹歪斜了她的嘴角,口水顺着那合不拢的嘴角往下流着。娟子一点也不在乎,她是个野孩子,没有一丝女儿相,母亲这样数落着娟子。
  
  但娟子对我母亲的话一点也不在乎,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她照样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在清溪河里摸鱼捉虾,在月亮地里用小网罩着秋虫。秋天的天空高远异常,我常常靠在河边老槐柳斑驳的躯干上,被山那边的天空所吸引,我是多么渴望知道山那边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啊。我随身携带了一个小收音机,里面哇里哇啦地播放着英语节目。我完全听不懂它说什么,只是觉得在这干热的午后,它更能排遣心中的那因虫鸣引起的烦躁。
  
  二伯指着我对母亲说,这孩子在玩的时候还知道学习,将来一定有出息。他同时回过头来问娟子:你长大想干什么?娟子歪着嘴,毫不思索地说,我长大了放电影!二伯摇摇头走了:这丫头,是个陪钱货。
  
  那个秋天,我和娟子发疯地追随着从县里来的放映队。放映队是流动的,在夜色中从一个村庄流到另一个村庄。晒场上,二根毛竹支起银幕,就可以放映了。娟子迷上了银幕上的七仙女和林黛玉,她学着她们的样子说话和走路,并去镇上买了一套连衣裙。连衣裙领口下边,别着一枝牵牛花。那件白色的连衣裙和鲜艳的牵牛花,把青春期的娟子衬托得美丽异常。放映队里有一个小伙子,在放映时,总爱把娟子带在放映机旁边坐着,他一边放电影,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娟子说话。就这样,我和娟子跟着那支放映队,几乎跑遍了全县所有的村庄。最后,我被母亲揪着耳朵扯了回来,而娟子却机灵地躲过了她父母的追踪。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娟子了,听说她和那个放映队里的小伙子结了婚,几年后又离婚了。三十年后的秋天,我再次见到娟子时,她已经是一家传媒公司的董事长了。我们在省城的一次招商会议上相遇。我是一家外商聘请的英文翻译,而这家外商这次的谈判对手就是娟子。我见到她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衬衣上绣着一朵大大的牵牛花。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桂花开时闲逛月 下一篇:最美的叶子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