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谦黄花情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孙 长 清 时间:2015-04-13 12:25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夏天的河畔沟渠,城墙根上,房前屋后,随处可见三三两两或成群成片的黄花菜。散种的星星点点,独自在角落里馨香,招来蜂蝶和人们驻足观赏。而成片种植的别有一番景象,一垄垄,一片片,青叶黄花,微风徐来,点头含笑,远望像一片黄色的锦缎在大地铺展开来。随风飞舞,像波涛,像裹着轻纱的梦,柔软,温存,浮想联翩。不过,我更欣赏它不事张扬,独自馨香的谦谦君子风范。“漫道农家无宝玉,遍地黄花皆是金”,说的是它的朴拙与寻常。与它的质朴相比,我更欣赏它的仁者之风,翠叶萋萋,黄花秀秀,外柔内刚,既可观赏、食用,又可以药用,它把全部的生命献给了人类。
  
  它还有一个好听诗意的名字:萱草,又名忘忧草。关于它的栽培历史可以上溯到两千五百年前。据《诗经·卫风》中《伯兮》篇记载“焉得援草,言树之背。”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说“援,忘也”。“忧思不能自遣,故树此草玩味,以忘忧也,吴人谓之疗愁”。《古今注》又载“欲望人之忧,则赠以丹棘(萱草)”,故名忘忧草。
  
  区区小花,也并非出身什么名门望族,和许多花一样,晨开暮落,匆匆谢去,它何以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许能从诗人的诗句里寻到点许踪影。苏东坡说它:“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他所述的“芳心”,指得正是仁爱之心。白居易也说:“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为他晚年的知己刘禹锡屡遭贬谪的身世予以劝慰。
  
  黄花菜能不能忘忧真难说,不过常食人间烟火的凡人,岂能完全无忧。如果真有那么神奇,人们早已趋之若鹜了,看来这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美好企愿罢了。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一棵区区无名小花,本身并没有任何解忧的元素,只不过在观赏之际,助人转移情感,稍散一时之闷,略忘片刻之忧而已。虽然不能忘忧,但它却有安神、醒脑、增智、宽胸、美颜、养血、解毒、清热、除寒、通乳的神奇功效,这些在《本草钢目》上有记载。民间还常把它与木耳、猴头菌并称为席上三大珍品。乡人多用它来炖母鸡汤,起到镇静、解忧的神效。相传唐代武则天对黄花菜情有独钟,指名要它作为贡品供她享用。武则天每天吃一小碗黄花银耳羹,到了晚年,肌肤仍光滑细腻,容颜婉若风华正茂的少女一般。这与黄花具有的活血养血、安神增智、清热解毒的功效分不开。宋明以后,中国海员出航必携带黄花、木耳以代蔬菜。黄花菜还被大量地销往印度等国,印巴人民常用其养生。清朝年间,有铁嘴铜牙之称的风流才子纪晓岚最爱吃黄花菜,用餐时一见到餐桌的黄花菜便手舞足蹈,兴奋不能自已。他赞美道:黄花菜可是个好菜,清爽香脆,其味无穷,常吃黄花菜的人聪明。孙中山先生也曾用“四物汤”作为自己健身的食疗食谱。“四物”即黄花菜、黑木耳、豆碗、豆芽。黄花菜位列其首。
  
  夏秋时节,正是采摘的好时候。黄色细长的花蕾,散发着阵阵芳香气味,一朵一朵摘在手上,放到篮子里,很容易让人想起清晨采茶姑娘的雅致来。那些洁净、鲜嫩、蕊心尚未开放的才是黄花菜中的精品。
  
  黄花的食用方法很多,蒸、煮、炖、炒、褒汤、做羹等均可。母亲最喜欢为我将它凉拌来吃,这样的做法简便易学。采摘完花蕊后,洗净,放在锅里煮,然后捞出,挤掉多余的水分,取出晾晒片刻,然后再将其放到盘子里,取来油盐酱醋,加上蒜泥,就可以食用了,清香可口,爽朗柔滑,沁人心脾。
  
  闲暇时间,母亲还成为我做黄花银耳羹,黄花木耳汤,黄花豆腐肉片汤等。取黄花、银耳、红枣、樱桃、冰糖适量。先将黄花切细,红枣去核,银耳浸泡涨后与樱桃一同放入沙锅内炖煮,到黄花烂熟,盛时再加入冰糖即可食用。其它的做法也大同小异,吃在嘴里,暖在心里,母亲的味道氤氲在浓浓的汤里,化不开,散不去。离开家的日子,我也学会了怎样做黄花菜了,不过我做出汤菜少了母亲的一份爱心,多了一份思乡的味道……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白云深处听蝉鸣 下一篇:春来野菜香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