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之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方 桂 红 时间:2015-04-11 22: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山野春天味儿浓的,最数油菜花。这是历经了一个寒冬的作物。她的种籽是在上年庄稼颗粒归仓,野草开始枯黄的时节,被播种入土的。护苗、灌溉、施肥,是庄稼人秋天里的手上农活。待到天寒地冻,尤其是有雪的日子,尽管闲暇的庄稼人也会背着两手,细心地察看被霜或雪覆盖的油菜苗,只是他们的心里,却渴盼着地温再冷些,冷到能将地块底层害虫都冻灭才好。
  
  冬季到春季,气温上升了,谁也没有留意,低矮的油菜苗就窜高了一截,伸出长长的脖子,眨眼间,她们竟打着朵儿,开出花来。
  
  山野春天让人欣赏的,还数那些野花和野草。草是娇嫩的,花是羞涩的,即使是山间的映山红,也是羞羞答答,裹着朵儿,差不多要等油菜花结籽时才纵情绽放。彼此间不争艳妒颜,不矫情做作,草嫩花羞,桃粉梨白,相衬相依。
  
  城郊有座山叫碧山。山很高,路很陡,没通车,山顶处有十来户人家。去年花开时,我们去过。我们到达山顶那会,已近晌午,所有屋子的门都敞开着,却不见人。后来遇到一位老伯,说是大家去摘茶了,白天这里门户没有关门上锁的习惯。
  
  这个山顶,他们也说不清祖先是从何时移居到此,几十年来,他们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自收自吃。鸡是散养,猪喂野草,菜不浇复合肥,水不加漂白粉。他们不担心会喝到“三聚氰胺”,也不担心会吃到激素。
  
  好客的老人,邀我们去他家作客,说他们要移民去山下了。尽管不舍,但不能辜负政府关心。他忙着为我们做饭,却又不好意思地说家里没菜。
  
  他却不知,其实,菜是现成的。园里,青菜绿得油腻,林中,竹笋约约破土,还有那在菜市热销的荠菜、蕨菜和马兰头遍野都是。“时绕麦田求野菜,强为僧舍煮山羹”,在还没有“生态”、“绿色”这些词出现时,东坡先生就如此感慨,而今,面对这些鲜为食之的野菜,我们早已馋涎欲滴。
  
  今年我们没有再去。去年临走时,付出老人饭钱,见他执意不收,我们曾与他相约,说那钱让他留着,来年春天再去他家吃野菜。
  
  我们失约了,并非因为不守信。我们依然挂念,挂念那方城外的净土,挂念那个春日的清朗,挂念那些垂手可得的野菜,挂念那间无需上锁的农舍,挂念那位为我们忙活了一个中午,却不愿收钱的老伯。
  
  又到春时,不知山顶上的人们搬下来没有,不知那里的春天还有没有人去欣赏,也不知那位老伯现在过得可还好?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遍地香樟 下一篇:梧桐花儿落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