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东小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赵 景 柏 时间:2015-01-28 21: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接二连三的几场雨,唤醒了沉睡在村东的那条小河,涓涓细流从喝饱水的田野沟壕里蜿蜒蠕动下来,轻轻地润泽了拱出河滩的小草,也润泽了我的童年。
  
  记忆中的小河,是个捞鱼摸虾的好去处。每到夏天,从上游倾泻而下的河水都带来大量鱼虾,一直到入冬干涸前这几个月,小河随时都在迎接着前来捕鱼的人们。
  
  记得从还未上学开始,我就经常和小伙伴们去小河里摸鱼,说是去河里摸鱼,其实我们那时候去的大多是小河流经的一些枝枝蔓蔓。故,那些大人们看不上眼的小河汊子就成了我们的天地。水浅,没有大鱼,但那些潜在芦苇根下的一二两重的鲫鱼、鲶鱼足以让我们心动。撸起裤管,挽起袖子,膝盖着地踯躅前行,两只手在水草间慢慢摸索,摸到了小的,直接松手放掉,看得上眼的,便折一截芦苇,将鱼从腮反穿过口,然后衔在自己嘴里。等到尺多长的一截芦苇穿满,便放到岸边的篮子里,换一根继续。侥幸能摸到一两斤重的草鱼,你拿过来瞧瞧,他拿过去看看,羡慕,从每一双热辣辣的眸子里流淌出来。如果谁寻到一段水浅且鱼多的窄沟,大家便一起合作,用泥挡几道埝,一起用手或盆掏水,露出滩儿后,形形色色的鱼便打着挺儿呈现在我们眼前,那种喜悦,溢于言表。
  
  等年龄稍大点儿,闲暇时候,我便经常跟在用旋网打鱼的人们屁股后边,趁人家“吃烟儿”的当口儿,学学捡网、撒网,慢慢地就成了“二把操”。虽然经常把旋网扔成“鞋拔子”,但那种可以捕到大鱼的乐趣,足以抵消大人们爆发的哄笑声。当滩边水草露出水面的时候,打旋网就得进到河中心,手艺好的“打手”们,在充足气的“大车带”上边铺块木板,划到河中央,然后站在木板上,一样可以撒网捕鱼。那些鱼,大多是从防潮闸处“顶上来”的梭鱼、鲈子等海水鱼,个头儿大,肉味鲜。记得我初三放暑假的时候,曾经软磨硬泡过人家一次,依葫芦画瓢把“大车带”划去河中心,大着胆子直起身子,刚把旋网抡个半圆,车带就被我踩了个底儿朝天……
  
  如果某一年天旱,小河短时间便会枯竭成一泓泓小水泊,因为缺氧,那鱼虾便密密麻麻张开嘴跳出水面喘气。每到这时候,河边总会聚满捕鱼的人们。说是捕鱼,其实就是用手来捉,不管男女老幼一起上阵,不管你有没有顺手的渔具,有没有经验,每个人总会捉的盆满钵满。
  
  记忆中的小河就在眼前蜿蜒,她,依旧润润的,像我的童年。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洁白的槐花 下一篇:台湾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