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记怀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蒙 胜 国 时间:2014-12-29 22: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海南瘦瘠或肥沃的地,都长茅草。在开春时,茅草根有节的地方,都生出了芽眼,迅速顶出润湿的地表,茅草漫天漫地的长,往往是一大片。如是冬季,茅草地遇野火,所燎之处,落下黑灰满地,应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格言。农场人到茅草地挖茅根,洗净、置入锅内,煲水饮用,茅根具有清热祛火利尿功效。农场人把茅草也叫茅根草,也许缘于此,听起来也很地道。
  
  那时盖茅屋,农场人选在无雨的冬季。入秋的时节,茅草由碧绿转黄老熟了,大家拿上刀镰,割草了,栖息在草深处的鹧鸪、斑鸠和毛鸡,不时地被惊起,“扑噜噜”,“扑噜噜”又落在几十丈远的草深处。
  
  割草是一件十分苦的劳作。烈日下,躬着身在茅草地里,汗流流的,每割满一手茅草,还得用刀镰,像蓖子梳长发一样,梳掉短茬,留下长的。脸上、手上、露肉的地方,在火热的天给茅草划伤了,热辣辣的,又痒又痛。那时的女知青很有思辨性,经历那么一天下来,大伙儿凑布票,到商店买布缝制两个长袖套在手上,挡茅草。
  
  记得那个时期的70年代初,农场还是兵团建制,每个连队都有一个后勤班,你人肥人瘦不要紧,能弄斧凿砖瓦灰刀工,人家就让你入了后勤班。
  
  建茅屋了,搭建茅屋的木料都往山里取。后勤班的人手里掂着“过江龙”片锯,腰上插一把山刀,往山里走。山里放木料溜坡,感受的是惊心又有点动魄的。山陡,把一根根木料依次放溜,冲击力很猛,发出尖锐的巨大啸声,在山中回响不止,木料就冲到了山脚下。坡度不大的,让水牛拉着捆绑木爬上的木料,有坡的地方,木爬上的木料简直是从后面冲向牛而来,紧跟牛后面的人往往揪心,直到牛安然停在木料堆积处。
  
  人们从茅草地里把摊晒干的茅草收集中,用绳索绑成一人都手合不拢的茅草捆,取一根木条两头削尖,木尖扎入茅草捆,“嘿!”百来斤重的两捆草离开地面,被挑起来了。几挑下来,体格健硕的女知青,姣好的面容,被体内的热气烘得红彤彤的,一直不减褪,惹得那些男的都爱回头瞅。
  
  茅草挑回来了,连队安排人工,编织茅草片。编织茅草片的竹篾,要削薄,留下竹皮。带厚肉的竹皮,夹的草不密,有缝隙,也易掰断。织茅草片,人就坐在一只矮板凳,用手分开5条篾(也可以安排6条竹篾)另只手拿草,草就夹到竹篾里,夹了上层,又拿起下面一条竹篾夹上草,一层一层的夹,人就往前挪动,屁股后面的草片就蜒伸了出来。原来不懂织茅草片的,边看边动起手,也懂了。
  
  男劳力把大的木料当下地桩、做桁条,小木条则用来隔墙、铺在桁条架茅草片。这些都干妥后,下面的人都手执木杈,叉上茅草片往层顶上抛,坐在高处的接住茅草片,用截短的竹篾片勒紧。
  
  屋顶茅草片铺好了,接下来的功夫糊泥墙。刚糊墙的茅草房,好长一段时间,里面都充满重重的湿气。茅草房的泥墙风干了,连队安排人住了进去。
  
  住在茅房的人就有了情趣。
  
  连队茅草房一栋栋排列整齐,每栋草房都有住人的7、8间。这回新茅屋安排住进去男女青年的房间,仅一墙之隔,且是不高的泥墙,因墙矮,站在铺上,一眼望穿底,看完墙那边。有一天,女宿这边有人“噢”的大叫一声,有女青年告到绰号“山东杏”连长那里。胡子拉渣的“山东杏”连长走进男青年的房。是么,还有这等事?老实招来。说啊。如果没偷看就说没偷看,偷看了就说偷看。此时,虎着个脸的“山东杏”连长,实则心里却是乐。那女的一听急了,放声大喊起来,他没有偷看到!“山东杏”连长一激凌,转身看了背后那女的,说,那还告什么告啊。“山东杏”翻了翻眼,把部队那一套弄不丢的手势,那么一挥,说,全体别午休了,准备出工劳动。几天后,泥墙头挂了几片茅草片,两边的眼光都给挡了。
  
  那个时候,茅草房墙上都钉一块小木牌,上书“注意防火”。牌子挂在那里,有的几年经风经雨下来,字的颜色褪了,直到不能住人的茅草房破损了,也没有遭遇一次突然的火灾,有的茅草房也有突遭火灾的时候。那一次烧的是知青住的茅房。茅草房发生火灾,先是整个茅草房冒出浓烟,继尔,茅房顶明火旺旺的窜出几丈多高的火舌,火舌往天空直添,烧得“哔剥”、“哔剥”直响。失火的那天,已过了寒露,寒月从东边山爬上来,照在救火洒下的残余水面上,银光光一片。遭遇火烧的几间知青住的房间,来不及抢出的幸免火烧的床铺、蚊帐和桌椅,都是湿漉漉的。晚上,知青都让老工人接回自己不宽裕的房间住下,晚饭也在老工人家。天已微凉,老工人家的温馨拨动了知青的心弦,女知青眼里涌出泪花,一擦抹,泪水就涌出来,一擦抹又涌出来。许多年后,回城的一位女知青写信给我,说她几十年没有看过茅草房了,很怀念。
  
  我有一天忽然很想去一个队里看一看,那是我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地方,离开很多年了。那天“看”的愿望很强烈,我独自一人步行到队里去看了。那口水井保留在那里,水依然还很清澈,虽然茅草房已不存在,拆了,而原来房前的几棵椰子树还健在。一时,我感到很亲切,原来熟悉的环境让我感慨不已。我忽然明白了女知青讲的话,关于怀念茅草房的一句话。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那条小巷 下一篇:读江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