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青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宗 召 伟 时间:2014-12-18 14: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那是童年少年时代吃得最多的菜蔬,可惜一直到今天,我却不知它终究是哪个种类哪门科属,只是知道我们家乡管它叫“君子”,就连这个名字,也仅仅是谐音,究竟是哪两个字,我实在不太明白。
  
  这种形状类似芹菜有着长茎的无名青蔬,因为产量大,成了童年少年时家乡各家菜锅里雷打不动的常客。只是因其味道苦涩,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种了,但喜欢活在回忆中的我却总是常常的忆起。
  
  今年“五一”回家,当我获悉邻村一户人家因喂养獭兔而重新种植“君子菜”的时候,我便兴冲冲地带了小侄子向人家讨要。
  
  果然,走到兔场附近,就见大片大片的土地里满是葱郁的绿色,微微的春风里,涤荡着“君子”涩涩的清香。
  
  敲开兔场大门,向主人说明来意,十七八岁的小主人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惊异表情打量我,大概是在他的心中,“君子”是兔子的饲草,万物灵长又怎么能吃呢?不过,他还是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因为现在的“君子”仅仅是兔子的饲草,更因没有客套,不苟交谈的农人大都善良而好客。
  
  我们来到菜地,一根一根掰了足足的一大束。然后回家。一路上,闻着“君子”涩涩的清香,想起小时候为争锅底剩余的少许“君子”菜和弟弟打架的情景,觉得“君子”菜真是好吃极了,口中不禁有了口水。
  
  匆匆地回到家中,匆匆地去叶切断,匆匆地用上好的油、醋、酱油等将菜炒好,等在一旁欲一饱口福的侄子夹起一段便塞进嘴里,咀嚼两口后,那张满是希望的脸开始痛苦不堪,“叭”的一口吐到了地上。“谁说好吃呀?”他厉声指责我,“难吃死了!”
  
  我夹了一口放在嘴里,虽然不是小侄子所说的“难吃死了”,但味道的确不如童年的可口。“为什么没有以前的好吃呢?”我的心里开始不断地思索。
  
  是我的手艺不好?可能有这样原因,但上好的醋、酱,大量的好油,应该完全弥补自己手艺的不精吧!至少也应该比妈妈那时“水煮”的好吃吧。
  
  左思右想,最终还是有了一个公允的结论:一是我们的嘴刁了;二是现在的“君子”菜已不是缺吃少穿时代的“君子”菜了。那时的“君子”菜,经过时间的洗砺和记忆的美化,连涩味也变得香甜可口了。
  
  晚上,有儿时的伙伴来访,偶尔思及童年、少年时代的往事,感觉有许许多多如“君子”菜一样的苦涩,只是因为过去的无比眷恋,我们只记得它是过去的朋友,却已忘了它的苦涩,就如旧日的伤痛,伤口虽已被慢慢地抚平,而疤痕却永远不会消失,它鲜明如昔,而且偶尔在潮湿的夜里,隐隐地痒痛。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秋夜情 下一篇:初冬时节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