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贝的碎墨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 玉 荣 时间:2014-11-29 22: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忽然发现我的耳朵已经无处可逃。
  
  真的,我发现我的耳朵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分贝”彻底捆绑了。
  
  上下班的路上,一辆辆车子载着各自的使命在公路上行驶奔突着,滚滚车流挟裹着刹车的声音、鸣笛的声音、行驶的声音在我的耳膜里横冲直撞,刺激着我紧绷的神经。
  
  在办公室里,街道店铺里音响煽情地招揽着顾客,流动小贩的喇叭周而复始地吆喝着,路人的喧哗声,以及办公室里轮番响起的电话声、手机铃声,突兀而至的关门声,所有的声音在几平方米的空间里交织、缠绕着,如一张网兜头牢牢地罩着我。
  
  在家里,房子对面制作广告牌的铺子里焊工热火朝天地忙碌着,工具在焊工手里吐着火舌,吱吱的呐喊声穿过厚厚的玻璃,长驱直入我的耳朵;楼下饭店里,每日里上演着一幕幕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宴席剧,主人们待客的热情,食客们把酒言欢的热情,热度灼灼的烧着我的耳朵。
  
  唉,我可怜的耳朵,像一个旅人掉进了无边的海里,漫拥在无边的水里却喝不到一口纯净的水,除了饥渴还是饥渴,那些融会在生命里关于村庄的声音,像新疆作家刘亮程的黄沙梁、虚土村的声音那么美好:夜夜有孩子在哭,狗拖着长腔朝天叫,虫声薄的像一张纸,风使全村的炊烟像一头乱发纠缠在一起,而我记忆里村庄的声音还不止这些啊。
  
  还有绕村而过的小河,清浅的河水在河床里唱着欢快的小曲,岸上的妇人们站在河水里洗着物什,一边互相叙着家常,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和着偶尔响起的捣衣声,热闹着村子的上空;还有那些公鸡,晨曦未现,它们就捺不住性子开始叫唤了,一声鸡鸣引来万鸡应,各个村子里的鸡鸣此起彼落,遥相呼应,雄鸡一唱天下白,村子里的人开始一天的农活,日子在生命与生命的互动中开始;还有那些黄牛,水牛啊,它们悠扬的“哞”声在村庄里回旋,为村庄增添了一份余味悠长的安逸与祥和,尤其是那些庄稼汉子,这“哞”声让他们心里感到踏实,实在。
  
  还有那些叽叽、嘎嘎的鸡啊、鸭啊,还有那些唧唧喳喳的小鸟啊,还有那些嘁嘁叽叽的虫吟啊,还有那些在季节里轮番登场的蝉叫、蛙鸣啊,一个小小的村庄就像一座天然的舞台,生命的旋律在这座舞台上生生不息,滋养着村里人的心灵。
  
  最最重要的还有童年伙伴的咬耳朵啊,那窃窃私语伴着伙伴温软的呼吸只抵心尖最软处,那是怎样一份温暖的友谊啊。
  
  而今,我走出了村庄,只留给村庄一个渐行渐远的身影,那些村庄里的声音早已在生命中成为一种想象。每天,我被自己定制的手机闹铃叫醒,然后我的耳朵开始陷落在无边的分贝里,然后我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为生活战斗着,一天复一天,那些曾经拥有的声音成了小城里一个女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望。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河堤漫步 下一篇:老校长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