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乳名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马亚伟 时间:2013-11-27 20:3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一直喜欢一个词—— — 剪剪风。想象着,“剪剪”两个字,应该是从一张小巧的嘴巴里,轻轻一吐,皓齿微露,悄悄地滑上舌尖的。两个字,便如晶莹的石榴籽,轻快地蹦落出来。
    无影无形、无色无味的风,便多态多姿、活色生香起来。剪剪风,剪剪风,仿佛能让人看到海边鼓着风的裙裾,翠柳里穿风而过的黄鹂。
    我们古老的文字中,风,一直是有飘逸和飞扬的神采的。我们丰富的语言中,风,也有着很多亲切的乳名。
    暖暖,是南方春风的名字吧!像个小家碧玉,一脸和善,喜欢低眉细语,吐气如兰。小户人家的女儿,有着最精细的心思,手中一把小巧的剪刀,剪破柳梢上的绿芽,春就羞羞涩涩登场了。
    暖暖春风,再扬一扬手,春天,就成了一个新嫁娘,盛装华丽,掀起盖头来,     修眉明眸,大自然突然间光彩焕然起来。
    浩浩,是北方春风的姿态吧。一路冲来,扯下了冬季天空苍灰色的战旗,攻陷了禁锢久了的一江春水,然后,露出一个粲然的笑容。春天,就这样以胜利者的姿态来了。来了,就统领了山川、城郭,人们换上春装载歌载舞,唱着春天的颂歌。
    习习凉风,是夏日里最爽心的一个词。午后的蝉鸣,单调冗长。此时,林梢的风,开始习习清唱,一阵一阵,似乎来自遥远的海边,沾着凉爽的水汽,从肌肤上,舒适地滑过。所有的烦闷,立即被一种薄荷般的清凉,吹得无影无踪。夏夜里,祖母的蒲葵扇,摇来的,也是习习的风。连同那些遥远而神秘的故事,在漫天星斗下,一起被吹得舒缓悠长。月光下,故事里淡淡的桂花香,在习习的风中弥漫开来……秋天呢?秋天的风最洒脱,仿佛李     白的诗,欲上青天。飒飒,是秋风的乳名。飒飒秋风,是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扬鞭一呼,天高云淡。
    秋风,在某一天午夜,发出轻微的一声叹息,便完成了从飒飒到瑟瑟过渡。瑟瑟秋风起,落叶纷飞,衰草连天,大自然便以不惑的姿态,冷眼看世事流转。
    烈烈,应该是属于冬天的,有火一样燃烧的激情,有冲撞和扫荡一切的威力。风声仿佛辽远的哨子,由远及近,让人想到古战场,残阳如血,风声鹤唳,一片肃杀。这样的时候,旷远的世界,有着最清晰的回音,那是烈烈西风的语言。
    轻唤风的乳名,追逐着风的脚步,走过一季一季轮回,让风中的岁月一点一点飞扬起来。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滆湖春 下一篇:观音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