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过一次大祸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谭宏勋 时间:2013-11-26 22:4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大约在我六七岁时,正是集体化时期。那时的我,“连屁臭都不晓得”。太野,太顽皮,太混账。   有一次,正是甘蔗成熟的季节。天高气爽,空气干燥。我们几个小家伙,钻进一块山顶上的甘蔗土中,尽情地享用着甘蔗甜汁。吃累了就躺,躺一会,肚子又空了,又再吃。如此这般,消磨了好久,似乎还没有尽兴。我的堂侄子名叫二娃的,他突发奇想,说:“我们来熬糖吃。”于是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要得。”可是哪来锅儿呢?连火柴都没得,啷个干得起嘛。真是人多主意多。这个说,我回去拿洋火;那个说,我回去拿锅儿。可一说到锅儿,就犯愁了。当年只有大铁锅和各种鼎锅,非常笨重。我说,找一块大漏罐瓦片来熬嘛。我们家有的是漏罐,大块瓦片好找得很!或者背着大人打烂一个也没关系!说干就干,各自迅速地行动起来。我回家找到一块大漏罐片,在田边洗干净。又顺便带来火柴。诸事俱备,又有了新的麻烦。就是如何才能把甘蔗压出水来呢?大家又想办法。正好,在我们吃甘蔗的那块土旁边,就有鹅卵石(我们称为“钢鹅板”)。便捡一些来,用手揩一揩,或用甘蔗叶子擦一擦。管它干不干净、卫不卫生哟。放一砣大的在下面垫着,上面放上甘蔗,再用“钢鹅板”逐节逐节地锤。然后两人捏着甘蔗两头,接在瓦片上,使劲向相反方向拧,那甘蔗水便挤出来了。有了足够多的甘蔗水,大家兴致盎然地点火熬糖了。还别说,扯些甘蔗叶子来烧起,一会儿甘蔗水便沸腾了。沸腾之后,火就烧小点。还要不停地搅拌,而搅拌的工具就是甘蔗棒棒。不这样就会溢出来。慢慢地,慢慢地就变得有些粘稠起来。继续下去,一大瓦片甘蔗水即将变成糖房里生产的那种水糖了。我们兴奋、愉悦、雀跃、欢呼……眼看着马上就要吃到自己亲手制作的所谓“糖”了。正在我们忘乎所以时,万不料一阵风吹来,竟引燃了四周的甘蔗叶子。开初我们根本没注意,等到发现时,火势已经不小了。这时,我们谁也管不了熬糖,手忙脚乱,拼命打火。而打火,既没工具,又远离水源。再说,且算有水,也没盛水的器具啊!只好用手或脱下烂衣服来扑打。加之我们人小力单,技穷策寡。而火趁风势,风助火威。终究没能扑灭。看看火势越来越大,吓得我们六神无主,束手无策。只好躲在一旁,任其燃烧。等到火光冲天,才惊动了大人。于是奔来救助,齐心协力,终于扑灭了大火。等到大火熄灭时,甘蔗已经烧了一大片。整块甘蔗,损失殆尽!   那天晚上,我们几个“造包”,被大人喊到农业社的办公室,也就是我们谭家祭祖的堂屋,勒令站倒,大人们则团团围坐着,像斗地主似的挨斗受批。社长(即我的长辈,我称之为幺叔)说:“你们几个家伙,烧毁集体甘蔗,破坏集体生产,就是破坏集体化道路,你们自己说,该如何处置。”我们知道惹祸不小,深感理屈词穷,悔不当初。便低头不语,无言以对。大人们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这个责骂一通,那个数落一回!有人说该挨打,有人说该罚跪;有人说弄去游街,有人说弄去劳改!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听说“劳改”这个词,反正晓得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最后有人提议说:“把他们几个身上的衣裳剐了!”我们真的被脱得精光,赤条条地瑟索着,被各自的大人领回家。第二天,比我大得多的二娃跟我说:“大人脱衣裳是吓我们的。昨天晚上,衣裳就被各家大人偷偷领回家了。不信你回去找嘛,肯定有昨天穿的那件”——原来大人只不过虚张声势,吓唬吓唬我们罢了。无非是警戒我们今后别再惹事生非,胡作非为。我们也确实深感太出格,太张狂,太放肆,太没规矩了。倘若在房前屋后玩火,烧毁了房子,我们到哪里去躲雨避太阳啊!岂不惹出更大的祸。   熬糖,小孩儿过家家,也有好奇贪玩的一面,更有嘴馋贪吃的一面。那时的蔗糖可是高级糖,高级享受啊。可谓人穷现丑,饿极生悲。今日想来也是非常苦涩的记忆。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别样的生日 下一篇:六十岁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