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的记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田 荣 时间:2015-08-21 11: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在我的记忆中,从前的乡村里有许多五颜六色、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鸟。它们从什么地方飞来,又飞到什么地方去?对我来说都是个谜。但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她们美丽的影子,在我的周围飞旋盘绕;它们乌黑而且明亮的眼睛,也不经意地,似乎是躲闪着,温暖而柔和地注视着我。直到现在,我依然多么喜欢鸟儿们这种善意的目光啊!那像是一条洒满阳光的小溪,倏然从心间叮咚而过,给你一缕春意,给你一片诗情……
  
  多少年来,我始终固执以为鸟是有灵魂的,这大概亦是我发自内心热爱所有鸟的原因。从儿时至今,我一直坚持用美丽得有点乏味的言词赞美鸟们,赞美着翠鸟、夜莺、黄鹂、画眉、八哥、鹦鹉以及喜鹊、红嘴鸥……我一直像保护自己的眼睛和情感一样保护着鸟类,尤其最喜欢像欣赏舞蹈及音乐一样欣赏那些沐浴在朝阳和晚霞之中飞舞的鸟儿。它们如同我的朋友在飞翔,好似我的孩子们在歌唱;它们通体弥漫着一种难以言传的气味,给我启发,让人感动,叫人幻想。我早就发现阳光里的小鸟更像是一些空灵的幻影,来无声,去无踪。又如同饮风吸露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飘忽不定,轻盈端庄。我想象不出世俗的鸟是什么模样,也揣摩不出鸟儿们还有什么欲望。在所有的动物类中,鸟儿是没有欲望的灵魂,是纯粹到极限的灵魂……正是这样一些感觉,拉近了我与鸟儿们的距离,以至于鸟儿和故乡成为我所有作品中出现最多的两种意象。
  
  湛蓝的天空属于鸟儿,鸟儿的故乡在天空。当我抬起头来,在变幻莫测的天空中寻找理想时,总会听见一声声鸟鸣穿过记忆坠入我泥泞的心地。童年里的布谷鸟远去了,我离开田野也已很久;青春的白鸽呢,已在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抖动着银色的羽毛,形同一个布道的老者,指引我去追寻。只有那些守信的燕子年年与春天结伴远道而来,它们在风中衔草,在雨中啄泥,在屋檐下成家,是我们深深感谢的友好邻居。与人类世界相比,鸟儿们的天空是多么纯净和美好,又是多么自由与和平啊!就像童话里描绘的那样:天空是那么蓝,又是那么净———鸟儿们就在这样的天地里生活和恋爱。它们执著地奔波,小小的胸中积满了对人类的祝福和希望———这是一种简单而圣洁的语言,只有真正的爱心才能听懂。但我却一次次在林间草丛或村后竹园里听到罪恶的猎枪声和鸟的哀鸣,令人震耳穿心……当鸟儿小小的躯体化作宴席间得意的酒令时,我的心在滴血,我看到人与鸟类以及其他生灵的对峙,看到了古今世界上的战争、欺诈、谎言和各种各样的暴行。古往今来,人类为了报复与享受,便凶残得像蝗虫一样将一切毁掉……多么可悲啊,与鸟儿们相比,我们显得那么渺小而卑微,甚至连呼吸都是这样的混浊。
  
  很长时间没有与鸟儿倾心交谈了,事实上我们的周围已日渐很难见到鸟儿了!我想,这是鸟儿们在纷纷地躲避我们吧!然而,如果我们在春天的早晨走进竹海森林里去,便可以尽情聆听鸟儿们的鸟语歌唱,尽情欣赏鸟儿们的飞翔与倩影……但凡有过生病住院接受治疗的经历的人,都可能会有这样的体验:在病房窗外的树梢或枝头,常会有三、二只鸟儿们在飞翔或歌唱,它们不带一丝成见和怨哀,为孤独和寂寞中的病人提供些许的温馨与欢快,让病人的,心头催生出一些释然……因此,我喜欢把有生命的鸟儿与一些动物昆虫,以及那些花草树木虫鱼什么的当作真正的生命来看,并喜欢以拟人的方式同它们对话。我甚至觉得任何一种意义之中的鸟儿都与我的生命息息相关。于是,我常常借助鸟的翅膀产生一些朦胧的梦想,使我仿佛飞翔在蓝天和草地之间,那空气已经轻得没有一丝重量了。而心中的童话越来越美,也越来越近了……
  
  许多个夜晚,我坐在窗前的灯下,打开线装本的古诗词集,总能看见形形色色的鸟儿从《诗经》及唐诗宋词之类的书中飞出。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从“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到“池塘生春草,园柳度鸣禽……”婉约的鸟也好,豪放的鸟也罢,总之,鸟儿们在文学宝库中飞舞,经千年而不改羽毛和翅膀的鲜艳……于是,我时常梦见自己幻化为鸟,带着轻盈的魂魄,在纤尘不染的阳光和空气中飞翔……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陪读 下一篇:岁月送给我的礼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