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的眼泪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国 军 时间:2015-02-05 23: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在我十八岁时,我曾养过一只蟋蟀。
  
  那一年,学校特别流行斗蟋蟀,作为追赶潮流的我,自然不甘落后。在想尽了很多办法后,我请母亲回老家帮我捉了一只非常强悍的蟋蟀,取名叫无敌。
  
  我小心地用盒子装好,随身携带着。记得有一次上体育课,几个同学正在斗蟋蟀,看他们的蟋蟀斗得你死我活,我急忙把我的蟋蟀也放了进去,结果我的蟋蟀大获全胜。
  
  斗蟋蟀是有学问的,必须以细软毛刺激蟋蟀的口须,这样才能刺激它的野性,鼓舞它冲向敌人,所向披靡。反之,如果触动它的尾巴,则会引起它强烈的反感,甚至宁肯被敌人杀死也不愿被侮辱。
  
  当时,学校里斗蟋蟀的人多,但真正知道怎样指挥蟋蟀的却很少。为了维护我“蟋蟀王”的地位,我自然也不愿意说。
  
  高考前的一周,我突然接到了一份挑战书,是来自于另一个学校的。我不敢告诉父亲父亲最讨厌不学无术的人。记得初三那年,哥哥和几个同学去外面鬼混,父亲知道了要赶他出门,还是哥哥在门外跪求了一天一夜,父亲的火气才平息下去。
  
  那一天,我和几个同学来到了事前约定好的一个废旧汽车站。忽然有人从后面赶过来拍我的肩膀,是个叫雷子的学生,雷子说:“听说你的蟋蟀是这个学校最强的,有胆比试一下么,谁输了谁就从对方的胯下钻过去。”那时年少气盛的我,怎会轻易认输,想都没想,我拍着胸脯就应允了。
  
  各自掏出蟋蟀盒,将它们放在一个较大的瓶子里,各自挑弄一番,战争就开始了。
  
  看着雷子的小蟋蟀,在我的“无敌”的摧残下,节节败退,我的心里乐开了花。我正要和同学商量着晚上怎么庆祝,突然有人喊:“军哥,你的蟋蟀不动了。”我扭过去一看,只见我的蟋蟀躺在盒子里,一动不动。
  
  雷子正阴笑着。
  
  我忽然明白,一定是雷子搞了鬼,我的无敌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握着拳头,我愤怒到了极点,也没计较后果,朝他奔了过去,双方扭打在一起。我的同学小惠也跑过来帮忙。
  
  混乱中,我听到有人大喊,“有人中刀了”,接着便是小惠倒地的声音。
  
  雷子他们迅速成鸟兽散。
  
  那天,我在医院陪了小惠一个晚上,父亲过来的时候,在医院门口紧紧盯了我十分钟,才摔门而去。我愧疚地看着扎满绑带的小惠,我忍不住流下愧疚的眼泪。
  
  小惠最终因为伤势严重,没能参加高考。那些他曾经对我多次憧憬的梦想,正如轻烟般消去无踪。
  
  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大学,去了远方。
  
  以后的几年中,我和小惠几乎断了联系,听同学说,他一家人都去福建了。
  
  一次出差到福建,我决定顺便去看看小惠。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那个下午发生的事情,那些痛在我心中无限地扩张开来,多少个夜晚,我都在睡梦中惊醒。
  
  几经周折,我终于打听到小惠的住处。到达郊外小惠租住的地方,屋内没人,邻居告诉我,他刚刚出去,不知到哪里了。
  
  我下楼后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小惠,正准备离开时,我却在小区外的一片草丛旁,看到了小惠的身影,他匍匐着身子,正在紧张地寻找着什么。受好奇心驱使,我问,你在干什么呢?他回答,给侄子捉蟋蟀呢。
  
  我的心猛然间就开始有了疼的感觉。只见小惠忽然大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说着,便掏出一只盒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去。
  
  我甚至可以看到那只蟋蟀的眼神,就那么望着我,冷漠,鄙视与不屑。
  
  在蟋蟀落入瓶底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它的眼角边一片晶莹……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开在心中的花朵 下一篇:体味导游生活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