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师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罗 禹 时间:2014-12-27 00: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我依然记得十五年前陶老师第一次走进教室的情景。
  
  我是在百般无奈之下回到家乡的这所村小附中读书的。原本在镇上的重点中学读书,因家庭窘迫的缘故,到了初三,眼看撑不住了,也不忍心让母亲四处借钱,于是,我对母亲说,还是让我回来上学吧,离家近了,就不用花什么钱了,至于学校好不好,只要有书读,都无所谓了。
  
  九月初,学校开学了。我在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下坐到教室最前排。外边阳光灿烂,然而一种失落感始终沉重地压在心头。学校的教学质量一直很落后,主要原因就是好的老师都留不住。我心想:不知这位给我们上第一节课的老师是何许人也?
  
  正想的当儿,上课的钟声响了。只见门口一个白色影子一晃,走进一个高挑的男人来,乌黑浓密的头发全被梳到后脑勺,使得他的前额明显地凸出来,加上他身着白衣白裤的缘故,看上去就有些飘逸,然而也很特别,因为在村子里一个穿着全白的人,还是很少见的。
  
  “大家好!我是教你们语文的老师。”他介绍自己,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接下来,我想听他说什么,冷不防他把身子倾到我这边来,用同样洪亮的声音问我:“你可是那个从镇中学转回来的娃子?”我点了点头,吃惊地看到他眼中的惋惜和同情。
  
  后来,我明白了陶老师为什么穿着全白来上课,原来那一课正好是上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一扣开课本,陶老师就激动起来,他声音洪亮,板书刚劲有力,再配以形象生动的体态语言,不仅向我们描述了北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美雪景,更使我们领略了诗人的浪漫、豪迈和政治家的博大胸襟。我完全给镇住了,没想到,在一个小山村,在没有任何教具的情形下,一位普通的老师竟然把语文课上得这么有穿透力。
  
  陶老师就这样走进我的生活。他总是善于通过他的衣着体态让我们在课堂的第一时刻进入他所营造的语文情景之中:上《七根火柴》,他一身戎装,俨然一名长征路上的战士,轻而易举地把我们带入战火纷飞的年代;上《孔乙己》,他身着一件灰色的长马褂,把孔乙己失魂落魄、自欺欺人的人物性格扮演得惟妙惟肖;上《最后的一课》,他头上戴的是一顶法国的绅士帽,让我们一下子就认出他就是韩麦尔先生;上《筑路》,他用手风琴给我们演奏前苏联名曲《小路》……我敢肯定,我的语文兴趣就是这样上来的。陶老师以独特的教学方式,驱使着我们共同关注语文课本上的人物的命运,与他们同喜同悲。这种语文情感在我以前是没有体验到的。陶老师真是用心良苦啊!
  
  第一次走进陶老师的家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为的是陶老师要修改我的作文。灯下陶老师的家甚是惨淡,一张床、一张办公桌和一条长凳,此外别无它物。陶老师正在给病卧在床的妻子喂药。这时我才知道,陶老师并不是本地人,而是当年“上山下乡”留下来的知青,因为学校缺老师,加上他有些文化,校长就让他来代课。而他也乐意当个教师,此后有好几次回城的机会,他也不走了。陶老师安抚妻子睡下后,才一边嚼着饭一边给我修改作文。也许是天热的缘故,汗珠子从他身上滴到我的脸上和肩上,他浑然不知,而对我来说,那晚却是最漫长的时间。
  
  此后,我常常从陶老师眼中捕捉到一丝丝对我的关注和垂爱,这让我不时招来其他同学的嫉妒。而我一直觉得,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陶老师的这种偏爱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非常需要的。我们学校附近有一片小松林,早晨太阳从树林上升起来,挂在树叶上的露珠便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圈,让人产生许多美好的遐想。每天清晨,陶老师总是带上我来到林子里读书。陶老师有一本厚厚的已经泛黄的《古文观止》,他叫我一篇一篇地诵读,直到背出来为止。有时候他也跟我一起背,像古时的书生,不时捋捋下巴本来没有的胡子,逗得我哈哈大笑。他自豪地对我说,他就是通过这个方法培养了两个学生,后来他们都考上了大学,他希望我是他的第三个。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我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因为转到这所学校而下降,倒是提高了不少,这使我更加坚守要成为陶老师培养的第三个人的愿望。临近毕业的时候,我代表学校参加全县的语文朗诵比赛,并且拿回第一名。当我捧着奖杯来到陶老师面前的时候,这个中年男子突然抱住我,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连声说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我听着也落泪了。到了九月的一天,我如愿接到县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陶老师又是高兴又是掉泪,笑着说:“好啊,重点高中就是大学的门槛啦!再加把劲儿!”我从松树林里采回来一束野花,作为教师节的礼物送给他,陶老师也把那本《古文观止》送给我,又塞给我三十块钱。我们像兄弟一样久久地拥抱。我们又一次哭了。
  
  再后来,我真的成了陶老师培养的第三个人。在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陶老师的影子不停地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郑重地填上一所师范大学的名字。
  
  十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了。然而,也有一些东西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每一年教师节,我都会寄一些礼物给陶老师,这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明白,时间就像一条鱼,随着河流游弋,直到死亡、腐烂,可就是有那些骨刺直到变成化石依然那样完整、尖利、醒目。同样地,十五年间家乡的那所村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陶老师的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在岁月的洗刷下也变得花白凋零。可也有一样是不变的,就是陶老师上课要么带上手风琴,要么戴上绅士帽,要么穿上绿军装或者那件灰色的长马褂。
  
  如今,我也当上了一名教师。记得第一次走上讲台的那一刻,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神圣感从心底油然而生,然后我发誓,要把所有的知识都传授给下面的那些脸上写着另一种饥荒的孩子。我想,当初陶老师走向讲台面对我们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吗?他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普天下的老师又何曾不是这样的啊!换过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受过老师的亲切关注的啊!
  
  九月,阳光明媚的九月,去山间采一束鲜花,去便利店买一份礼物,用手机拨一个电话,用互联网发一个“伊妹儿”,给我们的老师,给我们曾经的老师送上一句节日的祝福吧,只因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脚步,都曾经有他们太多的殷切地期待而不断延伸!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