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梁 福 炎 时间:2014-12-19 17: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母亲生下我时,是“前额凸后脑尖,双眼凹而小”的丑模样。及至四五岁能用些脑子去讲些话和做些事时,就屡听到大人们的赞言:前凸金(指前额)后凸银(指后脑)的孩子就是聪明!我没记得那时有过多少聪明之言行。只记得常为父亲捶背时,三百下总数得一清一楚;父亲和邻居大人们出的加减趣味题,我多数算得准确无误等等,这或许就是得到赞许的原因。聪明之举不多,但令人哭笑不得的丑事怪事却不少。那时因粮食不足,母亲常带上我扛起锄头挂上箕箩去别的村队讨蕃薯仔。我常趁母亲埋头用锄头刨刚“刨过(第二次复犁)”的蕃薯地,靠上正被犁翻露地面的薯垄,瞅准最大个的蕃薯突然拣起抱在怀中往母亲的方向跑。每当这时,负责跟在犁后拣蕃薯的生产队社员(多为妇女),都会望着光腚的我一颠一颠跑路的样子一笑置之,并说:这小鬼真精!从不追还我拣的蕃薯和骂我。还有一件至今尚为崖城拱北村人乐道的“怕雷公”趣事:那时常跟着母亲到田园里插秧、种甘蔗等,一碰上电闪雷鸣,总是哭喊着急忙拱进牛车底下,双手蒙着眼睛,一边撕心裂肺地哭叫着母亲赶紧回家!没有牛车时,则把头塞进母亲的黑土布缝制的“一边天”钮扣的上衣里闭上眼睛。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跨进了小学校门,告别了光腚的岁月。然而小学五年,我的功课却出乎意外的差,没有丁点儿聪明的痕迹。为了显示“能耐”,曾在火车快到俺村子时,搬一块石头放上铁轨,然后用割草镰刀向迎面快速驶来的火车扬摇,火车在急促的“汪汪”鸣吼无效情况下,不得不紧急刹车,我听到了“卡兹兹”的刹车声时,才一脚踢翻石头,溜进铁路旁的甘蔗园里。和我一起到铁路背后稻田里割牛草的春君却把这一真相告诉了正在从火车上下来,在容校长家了解情况和做思想工作的司机!我怕父亲知道了揍我,便一口气跑到了4公里外的热水塘岭后的余水田,找正在那里扎根过夜种蕃薯的母亲。此外,还曾用藤生植物能使人皮肤奇痒难当的“山狗仔”报复冤枉我打人的老师和同学;还用小钢锯把学校茅厕蹲坑的踏木锯得一触即断,让师生目睹捷足先登者跌落水塘里的尴尬情状;还用椰子瓢盛着自己的“童子尿”,放在虚掩的教室门上方与门框构成的三角形处,使首先进门者“臭尿”淋头;还有……
  
  或许是报应吧,五年级那年,调皮终于给自己本来很丑的脸貌,烙上了两处伤痕:一是鼻尖在我偷吃饱龙眼后,从一根埋靠在龙眼树横桠的木柱滑下时不慎被木柱的残枝刺穿留下疤痕;二是右眉骨在夜里捉迷藏时顾后不顾前与华君额头相撞洞开了皮缝了四针的伤痕。上初中时,由于忍受不了严父的“鞭子加吼骂”的管教,竟于某天傍晚偷了时任生产队保管员的父亲保管的生产队的全国通用粮票二百一十多斤和一百六十多元,连夜徒步空腹出走到三亚!要不是连续三天睡得错过了去海口的时间,父母亲就不会有机会在汽车站哭揽着求我回家。
  
  我也终于从童少的稚迷中走向成熟的青年。但可悲的是当我唇颔满须时,满头青丝却几乎变成了白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青年白头翁”!我这块模样肯定和雨果笔下的伽西莫多差不了多少,遗憾的是半辈子也没有一个似吉普赛姑娘埃斯美拉达那样的同情和怜爱。丑人因丑而在婚姻、社交生活中屡逢不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却早已看得很开,一切随缘,随遇而安。本分地与人相处,非分的东西从不妄想和强求。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我与化妆 下一篇:过年的感觉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