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遥远的“世外茶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佳 时间:2014-11-25 23: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1997年高考结束后,我被南师大中文系录取了,名字还上了报纸和学校的光荣榜。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却发现报到地点不在南京。原来那时候,大学虽然还没有扩招,南京却也还没有什么大学城,所以学生的住宿成了难题。于是,我们中文系和数学系两个人丁兴旺的大系被集体“下放”到无锡乡下一个教育学院“过渡”一年去了。
  
  教院的位置远离市区,门口是一条宽阔的马路联系着外面的世界,望不到头的马路半天才会有一辆公交车慢悠悠的开过,大多数时候空空荡荡。孤零零的路边竖着一根公交站牌,站名叫茶研所,这也的确名至实归。学校依山而建,山上种满了茶树和各种我说不出名的果树,郁郁葱葱,堪称“世外茶源”。
  
  那时每天早上除非遇着下雨,大家都得起来“遛弯”,也就是早锻炼。学校每天在半山腰放一个箱子,有专人守候,大家都得在7点半前把锻炼卡放进箱子里,学校收齐登记后再发还给每个人,如此循环。缺勤者会被扣学期成绩。那时爱睡懒觉的我们整天盼着老天作美,早上能下一场雨,可惜即使是江南水乡,一大早就“雨霖铃”的时候也不多。大家只好“被锻炼”了。于是一到早上,天还蒙蒙亮,寂静的山间小道就挤满了我们这群遛弯的天之骄子们,真是一道奇景。大多数人只是散步一样的溜达一圈,大约1000米左右,也有人是坚持每天跑下来的。我也属于那“暴走”的一族,毛主席的教导“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我是“紧跟”的,更何况自己体育课选择的是足球,跑不动怎么行?十几年后回忆起来,到底那个时候年轻啊。
  
  学校每个教室都有台电视机,主要功能是每天晚上收看新闻联播,然后最多“苟延残喘”几分钟,放几个广告就没了信号。到了周末会放一两场电影。不过基本上都是《巴黎圣母院》之类的黑白老电影。阶梯大教室一到周末就会在我们必经的食堂门口的牌子上打广告,提醒大家周末放映哪些精彩一些的新电影,例如成龙的功夫片和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大片。票价很便宜,每人才1元,大家又没有别的什么娱乐活动,所以每到周末阶梯大教室人满为患。记得有时一不小心出现一两个“很黄很暴力”的尴尬镜头,直把有的女生羞的满面通红,“夺门而逃”。工作人员也赶紧拿起遥控器,快进了过去,将之“和谐”掉了才罢。
  
  那时候的大学生活质朴而又简单。没有手机,没有笔记本,没有mp3,没有网络。大家手里的时尚配置是收音机和随身听。记得宿舍里的同学几乎人人都有一堆磁带。有的同学周末没事时的爱好就是进城去淘宝,10元几盘的磁带一淘一大堆,什么王杰,罗文,刘德华的堆满了床头。有时不小心买了盘音质不好的破带,还不辞辛苦的进城找老板“召回”,哪怕转几趟车也在所不惜。现在听歌看电影只需轻点几下鼠标的80后90后们,恐怕永远体会不到我们那时的甘苦。
  
  时间一晃到了2010年,曾经天天宿舍卧谈,抵足而眠的同学们,如今天各一方,只留下手机里的一连串阿拉伯数字。美丽宁静的教院,也变成了校友录里的一张张照片。同学间不少都已经成家立业,我离开“茶源”也已经十几年了,现在身处北京,每天穿梭于北大和自己的住所。在车上,在窗台,天天望着的都是窗外川流不息的滚滚车流,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熙熙攘攘匆匆忙忙的人群,五颜六色闪烁迷离的霓虹……堵车,污染,噪音每天如影随形,我常想,喧闹的北京,和那个宁静,清新,遥远的教院比,到底哪里是天上,哪里是人间?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