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阅读丢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 玉 荣 时间:2014-11-23 15: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一定有些什么是我所不知道的,所以,我的生命在不觉中成了一个大容器,吸纳了许多东西,又倒出了一些东西,在吞吐的过程中我发现我把阅读丢了。
  
  当我发现的时候我开始努力地想,我怎么会把阅读丢了呢,我什么时候把阅读丢了呢,叩问自己,内心却好像一条静静地平缓流淌的细流,那些疑惑投进去,泛不起一点声音抑或涟漪。
  
  可是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的那些关于阅读的事情呀。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因为有一个喜欢看书又经常到镇上书店租书的哥哥,所以有了许多可以看的书,又因为父母都是农民,压根儿不知道对小女孩的阅读进行选择、限制,所以小女孩如鱼得水般地在书里游弋着,阅读的快乐在拔节的身体内突突的欢唱着。那时看的书很繁杂,有适合那个年纪看的《少年文艺》类书,也有琼瑶、席娟的言情书籍,还有梁羽生、古龙的武打小说,那时不懂爱情,也不知道江湖,就像一只小老鼠在那些书里胡嚼乱咬着,不识滋味却也乐此不疲。
  
  至今还记得几件与阅读有关的事情,偶尔想起,像一抹鲜亮的色彩照亮着童年的时光。第一件事是躲在被窝里打电筒看书。已经不记得是看什么书,反正是一本大部头,看得正起劲的时候,老妈的房间里传出了高分贝的禁令,吓得我赶紧关了灯,心里却像猫挠似的,恰好想起桌上的电筒,于是拿起电筒继续在被窝里战斗。第二件事因为《飘》。那时念初一,不知道哥哥从哪儿弄来一本《飘》的中集,看完以后,白瑞得与赫思佳两个人物的爱情就像当时学的方程式一样,深深地吸引着我去探寻答案,可是一直视为万能的哥哥却偏偏在节骨眼上失了魔力,找遍书友也没借到《飘》的上、下集,一直到初三的一个暑假,才在语文老师家里发现了这本书,心结终于打开却又怅然若失于两位主人翁的爱情结局。第三件事情关乎《白痴》。那时在师范上学,《阅读与写作》的老师推荐我们看《白痴》,于是和一个同学到书店里去买,走进书店我随口问了一声:老板,有《白痴》吗?老板看了我一眼,没出声,我又问了一遍,有《白痴》吗?旁边一个小男孩冒出了一句:你才是白痴呢。这时我才明白过来,赶紧补了一句,我问的是书,有《白痴》这本吗?老板淡淡地说,自己找。尴尬的开场令我和同学很不自在地在书店转了两圈,就逃了出来。
  
  这些关于阅读的事情还鲜活地存在我的生命里,而我却把阅读丢了,我是怎么把阅读给丢了呢。
  
  应该是缘于恋爱吧。那个时候,二十出头的丫头整天被人宠着、哄着,在耳边灌着甜言蜜语,得意然、飘飘然那还会用心思阅读呀,偶尔捧起一本书,也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浅阅读”、“伪阅读”,充满着快餐式、跳跃性、碎片化的特性,过眼而不入心。
  
  再到后来结婚生子了,从二人世界走进了三口之家,日子的河流似乎越流越湍急,家务要做,孩子要带,工作还要跟上。三十出头的女人,像一条章鱼张牙舞爪地挥舞着触须,打理着那些日复一日似乎总也做不完的事情。生命的空间被一点一点地挤压,阅读变本加厉的丢失着,直到现在,阅读在生命里已经杳无踪迹,家里的书橱如被打入了冷宫,积着一身灰尘寂寞的站立在墙壁一隅。前一段时间,偶然在电视中看到关于世界读书日的节目时,才蓦然惊觉,我把阅读丢了,回头,却又找不到任何确切的原由给这份丢失一个注解,只是真切地知道,我的阅读被生活的河流彻底淹没了。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晕与不晕 下一篇:让生活幸福美好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