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5 12: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黄 昭 波
  
  俺出生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家就在咱们邢台东部平原的滏阳河边上。“俺家就在岸上住”,却没听过“艄公的号子”,但“看惯了捞鱼的小船”。如今想起我的脾气性格,看到不公的事情,总想管一管,说一说,可能与吃河水长大的有关吧。俺五六岁时的滏阳河,真是碧波荡漾,鱼儿撒欢,是俺们小孩子的乐园。现在在我们村口修自行车的汉子,就是当年的渔夫。当年他也就十七八岁,光着个膀子,划着小船,船尾拉着渔网,一靠岸就是满满的一网鱼,有大的,有小的,有鲫鱼,有草鱼,对时候儿了还有小王八。不一会儿,买鱼的大人们——大部分是女的,挎着篮子挤了上来。俺们一群不懂事的孩子也一拥而上,把他围个水泄不通,哄抢掉在地上的小王八或者小小鱼——人们那时不像现在这么待见王八,大鱼小鱼都被大人们买走了。有一回我还差点滚落到河里,在河边洗衣服的一个老奶奶伸手把我拽了上来,看来那时学雷锋是不需要上街打着旗子还叫上记者的。
  
  俺们家是地道的“三农”家庭,爹娘都是本分的农民——就靠种农村大队分给的那几亩地过活,绝对从事农业,连个小葱大蒜的也没倒卖过。一年四季,春去秋来,俺的爹娘种谷种菜,养鸡喂猪。用当前的话说,俺从小是吃标准化的“绿色食品”长大的,可俺小时候却没觉出什么好来。我爷爷当时是乡卫生院的中医,是吃商品粮的。有一次,我跑到爷爷的家里看到一种又白又大的米——就是大米(那时大米是吃商品粮的才有资格凭粮本到乡粮站购买的)。俺当时可不认识,因为俺家一年四季只能吃又黄又小的米——就是小米。我跑回家问俺娘,“为啥俺爷爷家里吃那种又白又大的米,咱家光吃小米呢?”娘抚摸着俺的脑袋说,“你爷爷是吃商品粮的,咱是吃农业粮的,大米是给人家吃商品粮的吃的,咱不能吃。等你大了考上大学,吃上商品粮也就能吃大米了。”这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第一次播种了希望,将来俺要摆脱农业粮,吃那种又白又大的米!又有一次,我跑到爷爷家玩,爷爷掰了一块干粮——就是馒头,蘸上一些粘稠的土黄色酱给我吃。我跑回家问俺娘,“这是什么,为啥咱家没有,咱得天天吃咸菜?”娘说,“这是芝麻酱,你爷爷是吃商品粮的,咱是吃农业粮的,咱不能吃。等你大了考上大学,吃上商品粮也就能吃芝麻酱了。”这又一次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寄托了梦想,将来俺也要吃商品粮,天天吃芝麻酱!为此,我八岁上小学后发奋读书,就为了将来能吃上大米和芝麻酱。唉,可惜的是,还没等我考上大学吃上商品粮,全家人就都不怎么爱吃大米和芝麻酱了。
  
  俺小时候还是俺村著名的“孩子王”。星期天不用上学,俺带着一群小伙伴们跑来跑去。跑累了,大家伙往地上一偎,聚拢在我的周围听我讲故事。俺的爹娘小学肄业,他们不会讲什么故事。我却能发挥我的超常想象力,满肚子胡编出那么多不重复的故事。大家听得是津津有味,俺讲得是唾沫满天飞。我现在的口才可能就是那时候锻炼出来的。眼下我的儿子别看才两周半,就能滔滔不绝地逗家人乐。天热了,俺们一群小家伙扑通扑通跳入后来已经被严重污染的河水中,也不懂得顾及什么安全和健康,偶尔还会喝上几口那种又臭又黑的污水。肚子饿了,俺们一窝蜂地跑到菜地里。我给大家下达偷食命令,你薅黄瓜,他摘西红柿,我负责在树凉下等你们回来再分配。有时刚窜进地里,看见有大人,哪管路坎坷,我们撒腿就跑,尽管也没田径金牌在等着我们。天黑了,俺们集合在麦场上打仗。大家滚来滚去,麦秸垛那整齐的“发型”被我们翻天覆地地搞成了“爆炸式”。……反正那时是无忧无虑,也不知我们这种游戏是否像现代教育专家所说的带有暴力不良倾向。
  
  童年过去了,童年不再来。看着我的儿子在我的身边快乐地跑来跑去,藏到门后歪着头露出脑袋朝我嘻嘻而笑,我不禁慨然……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一条牛仔裤 下一篇:那个刻我文章的人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