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在天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何永林 时间:2013-12-10 11:52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像感人的歌声留给人的记忆是长远的一样,多少次、几回回,当我在烛光下提起笔铺开稿纸冥想之时,沙老师的音容笑貌,在历经了三十二个春秋之后,依然清晰,像一帧帧珍贵的画面在我的脑海浮现出来。   他永远用悠扬的男中音歌唱着生命与激情,用言行引导学生发奋。   那个饥饿的年月,有一夜,我和外婆因饥肠辘辘,有气无力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行至经营所时,忽然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从路旁的围墙内飞出来。我和外婆便不由自主地坐在路边一高一低的两个石头上。那琴声清纯而明亮,华丽而甜美,抒情而自然。入迷的我,右手托着下巴,仰望着夜空中月饼似的月亮;围墙内两株高大的桉树的叶片也在轻轻飘动,颤动得像琴师弹琴的手指;年老的外婆也满足地点燃了叶子烟,烟斗上遂呈现出一闪一亮的星红;这一刻,夜空中的星星仿佛也呆滞了一样。   吸了一口烟,外婆兴奋地说:“山中有清泉,林中有百灵。传说学校新来了位沙老师,他的音乐如百灵鸟,刚才拉琴的一定是沙老师!”   几天后,新学期开学了,沙老师任我们初一班主任,教语文和音乐课。他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是音乐课。只见站在黑板前的他,长着一张英俊的脸,穿着一件青春的海魂衫,中等偏上的个子。当他示唱到“渔家姑娘在海边哎,织呀织渔网……”时,全班同学报以沙老师如潮的掌声。这堂音乐课沙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天后,毛泽东主席逝世了,沙老师和我们沉浸在悲痛之中。上语文课时,沙老师特意找来一本泛黄的书,给我们讲解毛泽东青少年时期的故事。什么雨中脱掉衬衫洗雨浴,什么秋冬游湘江击水,什么孜孜求学觅救国路。他讲得声情并茂,感人肺腑,动情处声泪俱下,这给我少年的心荡起了理想的双浆。   那时,学校拓荒开田。除小学三年级以下的学生外,全校师生集中在校部东南面的长满荒草的石堆上改田。成百人在割草、拖石、运土、翻地。人海中我看见沙老师躬着腰,拱着一个圆柱形的石头,一步一步往前挪,汗水从他的额头一滴一滴往下掉,靠近他可以听见急促的呼吸声,身上的海魂衫几乎湿透了。遇见抬土的我,他却冒出:“小伙子!加油!”不几天,两块几亩大的田改出来了。分畦划给我们班的那块田,沙老师教我们种上蔬菜,绿油光洁,原生态色味浓郁。   后来,夸沙老师“棒”的誉词在师生里逐渐传播;“科学的春天”到来之年,沙老师出席了县教育工作先代会,我走在街上看见红底白字的标语,心里美滋滋的像春潮激起飞溅的浪花。   再后来,上音乐课和参加各种文艺宣传,沙老师那嘹亮的歌声传遍了白坡山下的山山岭岭:《嘎达梅林》《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情深意长》《盼红军》《保卫黄河》《红星照我去战斗》《渔家姑娘在海边》《茉莉花》《欢乐女神,圣洁美丽》……一首首中外经典名歌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翻动起伏。有一次公社组队到县里参加文艺汇演,听说沙老师和一位女知青领唱的《长征组歌》气势恢弘,一枝独秀。在我的家乡,沙老师那时已成为走红的“歌星”。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在区里工作的父亲说:“你们沙老师书教得好,歌唱得好,连长辫子妇女主任都看上他了。”我暗地里为沙老师祝福喝彩!因为我知道那位黑眼长辫身秀的妇女主任,是当时我的家乡唯一的“乡花”。   一九七八年初夏,我期末因各学科考试成绩优秀和沙老师的竭力推荐而被评为“优秀学生”,第一次走上近千人的校会领奖台领取奖状和奖品。校会结束,沙老师还把我们初一快班的学生集中在三合土球场上开会,他特意把我努力学习,取得优异成绩的情况专门作了表扬性说明。会后,他把我带到他的寝室里,送给我一本故事书,并笑着对我说:“小伙子,加油!”我在回家的小路上飞跑,看见远黛近绿的群山在微笑,家乡的小河在欢腾。   暑假里,我每读完一个故事,就摆给小伙伴和外婆听。外婆笑得甜蜜蜜的,年老的皱纹又布满额头。初冬新学年开学之后,一个放农忙假的上午,我和生产队的社员扦完一坡板田,一字儿坐在田埂边,外婆正聚精会神地给大家讲《创世经》史诗故事,当她讲到“‘斯惹第尼’呢/派‘格摩阿尔’/将四个铜铁石/制成九把铜铁笤帚/交给九个仙女/去把天地扫/把天扫上去/天成蔚蓝色/把地扫下来/地变红彤彤……”时,突然远处传来“呜呜”的哭声,顺着哭声我望去,在家乡那宽大的驿路上,跑动着一群人,人群簇拥一个白色的担架向下跑动……夕阳西下时,我坐在家乡的小河边洗板锄和脚,传来“沙老师病逝”的消息,我潸然泪下。回到家里,外婆看见我红肿的眼睛,抚着我的头说:“啊,好人怎就命苦呢?孩子,别难过,沙老师确实是好人,他给我们带来的比‘九仙女’还美丽,放心吧!白坡山神会保佑他在天堂幸福美满的!”   二〇〇〇年,我在云雾缭绕的云峰乡,了解西部大开发退耕还林项目,遇见沙老师的亲人海波,摆起过去的沙老师,我们有说不完的言语,唱起沙老师教过的歌,我一连唱出十多首。那晚歌声一直唱到月落星稀黎明来。   去年夏天,我飞越十万大山,特意着一件海魂衫,来到海南“天涯海角”处。烟波浩淼的大海,帆影点点,兴致勃勃的游客,在沙滩和海边嬉笑追逐,有说有笑。金发刘海女导游则兴奋地唱起了《渔家姑娘在海边》:“大海边哎,沙滩上哎,风吹榕树沙沙响……”我的脑海里一下子“蹦”出沙老师的形象来。   啊,沙老师!你在哪里?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