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去年冬季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黄 贞 兰 时间:2014-12-24 21: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去年冬天,在南国鹿城如春的冬季里,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那就是我的女儿——湘子。
  
  与此同时,一个带着严寒的噩耗传来——母亲走了。我那饱尝人世间沧桑的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她那长斯守的老屋,带着对生命的渴望,带着对她那些失去父亲多年的儿女们的眷恋,永远永远地离开了!临终时她才56岁。
  
  远方的噩耗从电话里传来,心身剧痛,欲哭不能,耳边不时有劝慰的声音:坚强些,如哭就没有奶水。为了女儿湘子,我只能含着泪,朝着北方烧些纸钱,为远方的母亲“送行”……
  
  在三亚温暖的冬季,我的心却比芙蓉国的冰还冷,真是万念俱灰,满脑子里是母亲生前的身影,那慈祥的微笑,那拉着推着板车卖水果的瘦小的背影,那宽宏大量的胸怀……。
  
  在儿女们的心目中,她永远是一位伟大而坚强的母亲。母亲死于癌症晚期,在发现癌症的那天起,我们家姐弟六人就下决心一定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求医延长母亲的寿命,因为我的父亲在他38岁那年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抛下了我那瘦弱的母亲和一大群未成年的儿女们。父亲去世那年,我最小的弟弟还未满3岁。在父亲去世后的岁月里,母亲用她那近似干枯的双肩挑起了全家生活重担……为儿女们的读书、就业、婚事辗转奔波,出风入雨,含辛茹苦,省吃俭用,倾一生精力终于送三个儿女上了大学,二个女儿上了中专,一个女儿高中毕业。在发现母亲癌症后的三年里,我们姐弟六人都知道,只要能延长母亲的生命,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向母亲奉献什么也不过份。只是“华佗无奈小虫何”,母亲这棵生命之树已为了我们这些生命果,过早地耗尽了她的肥料、水份及土壤里的有机素,不堪重负的果实榨干了她生命之源……。
  
  远在他乡的我,无法返回家乡给母亲尽孝送终(因为我刚生湘子,不能长途奔波)。只好在三亚湾洁白的沙滩上向遥远的故乡寄上丝丝哀愁和痛楚,用自做的“千纸鹤”乘上纸船在三亚湾湛蓝透彻的海面上给母亲捎去,捎去远在南国女儿的一片心,愿妈妈乘鹤归去,去和爸爸在幸福的天国里生活,弥补在世的缺憾。
  
  去年,在蓝天白云、红花绿叶、鸟语花香的南国三亚的冬季里,望着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小湘子,新的生命给我带来快乐与慰籍,但失去母亲的伤痛和对母亲无尽的思念却让我无法忘却。
  
  每年冬天,当我在海岸边站在那婷婷玉立,笑傲苍穹的椰子树下时,我就想到我的母亲,她吸的是咸水,顶风傲雨,结出来的却是甜蜜的果实。
  
  妈妈,您安息吧!因为三亚的冬季还有你!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上一篇:妈妈为我买风扇 下一篇:妈妈 放开我吧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