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情牵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谭 书 琴 时间:2014-12-06 03: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得知妈妈因病住院的消息,我的心猛地一缩,一种悲恸的难过沿着我的喉管往上爬,直至逼出一些咸咸的液体在我的脸上肆意流淌。我不愿相信,一向健康善良的妈妈怎么会得这么一种怪病,而且明天就要动大手术,取出那个不祥之物。我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看着照片中那张因过度操劳而日益憔悴的脸,心中便不安起来,后悔起来了。
  
  妈妈是传统的家庭主妇,那就是相夫教子的典型。早些时候主要是照料我们三个孩子的饮食起居和学习,其余时间便是帮助爸爸打点一下生意上的事情。日子在起早摸黑的辛苦劳累中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如今,姐远嫁异域,哥也在一个离家千里的地方上班,而自己却也来到这远隔万水千山的海南。孩子们长大后,全都远走高飞了,而爸妈却老了,老得只有守在养育过儿女们的巢边,成天望着孩子们的消息。他们最开心的事就是等待孩子们每年春节回家的团聚,无论远在天涯海角,我们都会准时回家享受这一年之中难得的天伦之乐。唯一的感觉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回家,一切依然,只是觉得爸妈一年比一年老,特别是去年。一进家们,便看到妈脸上的皱纹竟纵横阡陌,我伸出手去想抚平那些岁月的痕迹,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扑簌簌地往下掉。妈,真的老了,而对妈的愧疚也更深了。
  
  一直以来,对妈都心存一份歉意,那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时过多年。这份罪过却愈加沉重,时时折磨着我,不知妈是否记得,但愿她忘了。
  
  高中毕业时,参加高考以2.5分之差未能如愿,悲伤欲绝的我成天不吃不喝,以绝食行为来惩罚自己的过失。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叫来我最要好的同学陪伴我,还为我做了可口的饭菜可我仍然一动不动,一直昏睡。妈看到我渐渐苍白消瘦,心疼得端起碗象幼时一样给我喂饭,边喂边责怪我:“以前叫你抓紧时间学习,学习,你就是听不进去,现在好了,哎……”我一听到“学习”就心烦意乱,我怒气十足的大声吼道:“你成天只知道学习,学习,那你就要学习做你女儿,你别要我了。”我顺手一挥,打翻了她手中的碗,汤汁泼了妈一身上下。我似乎把所有的怒气和失意全都发泄在妈这个唯一可以出气的载体上,妈气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口罗嗦,泪花在她眼里晶莹不止。她举起颤抖的手,给我一耳光,我闭着眼睛准备接受应得的一切,然而意料之中那‘啪’的一声却没有响起,妈的手停在了空中,高高扬起,象一面旗帜。这面宽容与慈爱的旗帜,一直飘在我的记忆深处,直至永远。
  
  妈为我们三个孩子累倒了,简直耗尽了一生,而我们对妈那无私博大的爱却无以回报,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她身边。心中涌动的所有歉意和爱意都将变成一种虔诚的祈祷和祝福,所有的牵挂和想念都会化成一只只翩飞的蝶,飞到她的身边,告诉她:“女儿永远爱您,妈妈。”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上一篇:给妈妈洗脚 下一篇:妈妈不吃肉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