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02 14: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颠簸了400公里的车终于到站了。桥一把抓起行李就往村口跑,他知道母亲一定又在村口等待多时了。
  
  “妈,都叫你不用等我的。”桥老远就见到了母亲那熟悉的身影,在月光的笼罩下是多么的亲切。
  
  “唉!傻孩子!搭了那么久的车,累了吧?来,让妈帮你擦擦汗!”母亲边说着,边把她的衣袖伸向桥的额头。
  
  桥微微地弯下腰,好让母亲够得到他的额头。
  
  “妈,让我看看你的手!”桥急切地说。
  
  “来,让妈帮你提行李包吧!”母亲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一把抢过行李包。
  
  “啪!”行李包重重地跌在地上。
  
  桥一把拉过母亲的右手,一道长长的新伤痕,从虎口一直往下,像要把大拇指给割下。伤痕就如一把锋利的刀,倾刻间深深地插在桥的心口上。桥的心在绞痛,真的很痛。泪水决堤般往脸颊下冲。
  
  “没事!”母亲一把甩开桥,把手藏在背后。
  
  “还……说没事呢!连……行李包都……提不起了!”桥知道母亲的手伤得很重,那割兔草的镰刀一直割到了骨头,把神经也给割坏了!大拇指算是废了,出不了力,所以连行李包都提不稳了。对惯用右手的母亲来说,是怎样的一个打击啊!
  
  “好了,好了,咱回家去!妈没事!”母亲用左手提起掉在地上的包,往回走。
  
  桥的心好痛。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擦干眼泪。母亲走在前面,背影在月光下显得那么瘦小,单簿。泪再次不争气地滑落。
  
  这些年,母亲苦啊!为了让六个孩子都上大学,她简直是拼了命!前年,大姐上了大学;去年,桥也上了大学;今年,三妹也将参加高考。父亲是搞装修的。母亲不肯闲着,养了100多头猪,600多只兔子。每天都起早摸黑,忙于兔场,猪场,草场之间。她不能像村里的三姑六婆那样凑在一起打麻将,不能到邻居家与大婶们闲聊……姐妹们都出外读书了,家里连一个帮手都没有。
  
  “唉!”桥不禁地叹了口气。泪流入了嘴里,很涩!
  
  “傻孩子!快走了,还站在那里干嘛?爸还在等我们回去吃饭呢!”母亲催道。
  
  桥急步追上母亲,右手抢过行李包,左手拉起母亲的手。好粗糙的手啊!但好暖,好暖。它是桥心中最美丽,最伟大的手!桥紧紧地,紧紧地握着。
  
  “妈,咱们回去吧!”桥轻声说。
  
  那夜,桥无法入眠,爬上天台。
  
  圆月已中天,繁星点点。好美的夜色啊!初夏的风很凉,院子里的龙眼树已挂满了嫩果。“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凝视着明月,桥大声地吟诵着。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