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06 10: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潘 焕 民
  
  不管走到哪里,
  
  如果看到一位白发的她,
  
  我都会在心底里,
  
  想起我的妈妈
  
  人说八十岁有个妈,
  
  有妈在,儿女多大都是娃。
  
  可妈妈出远门啦,
  
  成为我永久的心痛与牵挂。
  
  记得那年腊月,
  
  地上的雪一层一层地压,
  
  天哑巴冷,路很滑,
  
  你顶着星星,
  
  几十斤重的口袋肩上搭,
  
  吃力地走到距家300多米远的碾房,
  
  为一家老小明天的早饭有米下。
  
  风车上那盏清冷的煤油灯,
  
  若明若暗地看着你套驴、铺粮,
  
  然后默默地一圈圈围着碾道走,
  
  手还不停地拨弄着碾盘上的米粒。
  
  那盏寒栗的煤油灯看着你,
  
  一会儿用筛子筛,
  
  一会儿用簸箕簸,
  
  一会儿用风车吹,
  
  看得出你的手冻得僵硬发麻,
  
  因为你不时地双手对搓还用嘴哈。
  
  不知过了多久,
  
  你才扛着装好米和糠的口袋,
  
  又一滑一滑地走回家。
  
  我在外边玩够了,
  
  回家没看到妈妈。
  
  在酷冷的碾房找到了你,
  
  我悄悄地依在门边观察。
  
  当你出门发现了我,
  
  问:你怎么来啦?
  
  我没有吱声,
  
  伸手接你肩上的东西,
  
  你不肯让我拿。
  
  我心里一酸,自己已经十二岁大,
  
  你为啥舍不得支使,
  
  我第一次为妈妈的辛苦把泪洒,
  
  也第一次懂得了应该疼妈妈。
  
  记得读中学的春秋冬夏,
  
  无论风雨霜雪,
  
  还是你身子骨不好,
  
  都阻挡不了你起大早把厨下,
  
  为我们准备好早上吃的中午带的,
  
  还要叮嘱放学了早点回家。
  
  记得在那特殊的年代,
  
  家里有一碗面粉,
  
  你要给爷爷奶奶留着,
  
  有时门前来卖鱼的,
  
  你只买够爷爷奶奶吃的,
  
  哪怕是借钱,也为老人花。
  
  爷爷奶奶走的时候,
  
  你哭得晕倒在地不能说话,
  
  亲闺女也难做到这样啊!
  
  乡亲们为你作出真心的评价。
  
  记得我们每次回家,
  
  你不管自己的身体好坏,
  
  赶紧忙乎着为我们做这做那,
  
  虽然我们已经人到壮年,
  
  可你还是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做妈妈。
  
  妈妈你就歇一次不行吗?
  
  让我们做吧!
  
  可你不歇着,
  
  尤其后几年你受肺心病的折磨,
  
  还是强撑着病痛的身子,
  
  为儿女劳乏。
  
  这就是妈妈对儿女的情怀和爱吧。
  
  前年酷夏,
  
  太阳还没有出来,
  
  在一个距家千里边城的街头,
  
  我听到了妈妈临别的呼唤。
  
  可我为了你孙女赶不回去了,
  
  妈妈你能原谅我吗?
  
  街上的行人惊异地看着我泪如雨下。
  
  妈妈,我多想像从前那样,
  
  坐在你的膝前,跟你说几句贴心话。
  
  妈妈,我多想像从前那样,
  
  每当回家睡在你的身边,
  
  深情体味孩子挨着妈妈。
  
  可妈妈出远门啦,
  
  让儿子的心里终身放不下,
  
  越是到过年的时候,
  
  越想你——我的妈妈。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上一篇:妈妈的爱 下一篇:老妈的网购生活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