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谢谢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网络 时间:2013-12-19 23: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那天和母亲走在大街上,有人忽然冲着母亲喊:「阿婆,让让道。」我仔细看了看慌忙让路的母亲,心里升起一股悲凉,什么时候母亲竟然变成阿婆了呢,她才五十岁呀,岁月的风霜、过多的劳累、还有慢性病痛的折磨,母亲是如此明显地苍老了,那张脸黧黑皱缩、干干涩涩,眼眶深深凹陷,眼珠子混浊不清。妈妈,您的美丽已换成女儿青春的容颜了啊!     在我年幼的记忆里,母亲是孤单而无助的,父亲在离家四十多公里外的一所中学教书,除了假期一般难得回家,母亲在家又当爹又当娘,田里男人干的活她都会干,一个女人管着田里庄稼,还要照顾家里几个年幼的女儿。直到长大成人,我都无法想像母亲是如何把我们姐妹几个拉扯大的。那时奶奶虽然身体还好,但她不大喜欢我们姐妹,因为我们都是女孩儿,「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奶奶心里根深蒂固,所以也不大帮妈妈带孩子,倒是乐意去大姑、二姑家带外孙,我们姐妹又不肯乖乖地成长,三天两头病一次,最严重的是我,动不动就发烧,至今脑海里仍有一个清晰的镜头,就是幼时的我哭闹着不肯吃药,母亲求了又求,满脸满脸的哀愁。稍大些时便记得母亲总是忙忙碌碌地干活,每次夜里我一觉醒来,总见母亲还在昏黄的灯下摸这干那,我就看着母亲转来转去的身影又模模糊糊地入睡,第二天清晨只见厨房里有飘香的稀饭,母亲已是下田去了。     母亲毫无怨言地支撑着这个家,却未得到奶奶丝毫的欢心,奶奶对母亲接二连三生下五个女儿始终耿耿于怀,她和一群三姑六婆经常在父亲耳边叽叽喳喳,要父亲和母亲离婚,因为父亲和母亲是自由恋爱结婚,感情一直很好,所以父亲把奶奶的话当耳边风,然而母亲心里却不好受,夜里常常暗暗垂泪,怨自己不生男孩累了父亲。在村里,家中无男孩是要受人轻视的,加上父亲难得回家,村里一些坏心眼的人为了一点小事就敢对母亲指鼻骂眼,母亲虽然温良,却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也会大声和别人吵,母亲的话经常是一针见血,但别人总是势众,母亲受委屈的时候多,吵完架一个人泪湿地坐了半响,便指着我们姐妹说:「孩子,他们怎么就认为我们家会破落了,站不起来了,你们这么聪慧的孩子,一定会活得比他们有出息。」     母亲认定读书是我们姐妹将来有出息的唯一出路,而在农村,供养五个孩子上学是件多么艰难的事,学杂费年年往上涨,父亲当教师的工资依然低得可怜,父亲也只是个本分的教书匠,母亲在乡下便拼了命似的干活,除了种田,还养鸡、养猪、种菜、种果树,她就像上了磨的驴子,在毫无停歇的奔劳中日日消耗自己。母亲渐渐消瘦了,母亲有了腰肌劳损,风湿病,有了慢性胃炎、肠炎,母亲由健壮美丽的少妇变成了憔悴的中年人,同时,各种不屑的冷潮热讽没有放过母亲,「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的,这么拼命供她们读书值什么,」「想把五个女孩都送出农村,简直做梦」……母亲只是沉默又沉默。当我的两个姐姐相继中考落榜,继续读高中,大姐在高中毕业时又以二分之差未考上大学后,村人的耻笑更加明显了:「还考什么学,女孩子早点回家干活算了,」「鸡窝窝里还能飞出金凤凰吗?」父亲也有些灰心了,母亲,却表现出坚韧不拔的信心和勇气,她让大姐继续复读高三,她鼓励我们说:「孩子,你们千万不要退缩,你们都是爱读书的孩子,绝不会让我失望的,我不会让你们中任何一个退学回家。」母亲讲这番话时坚定的表情让我牢记于心。     母亲的坚持终于使她的女儿一个个走进高等学府或中专学校,然后又一个个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和生活天地,母亲终于让奶奶及更多的人知道了他们的短浅,然而,母亲却如此迅速地衰老了,看着有些步履蹒跚的母亲,我只能在心里一遍遍地说:「妈妈,谢谢。」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上一篇:仰望天空的女孩 下一篇:和老妈逛街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