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绵绵无绝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9-23 22:0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甘      琳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句词在这个秋风乍起、雁阵惊寒的日子里,总在心底游走,我知道自己是想念妈妈了。尽管人们常说,时间是一剂治疗伤痛的良药,可至今我依然可以清晰地体会到那份深入骨髓的痛,十年之间,不曾忘,不可忘。
 
  妈妈住进医院的日子是在1997年的秋天,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妈妈只是平静地告诉我,这次她的病可能有些严重。报告单出来,我拿着单子在检验科窄窄的窗口前,看了又看,问了又问,我以为是拿错了单子,我以为是填错了名字,我以为是弄混了送检材料……所有的以为都被妈妈平静地接受,她做了手术。初冬来临,我们转了一家医院,虽是冬天,但病房窗外竟可看见一树绽放的梨花,仿佛冥冥之中,上天在为我们传递着一份生命的讯息和期许。那段日子,妈妈一直在做化疗,那种红色的液体一滴滴进入妈妈的体内,她就会不停地呕吐,身体也开始急剧消瘦。每天,守着妈妈,我从不大声说话,在我心里,我怕,怕任何一丁点的声响都会让幸福猝不及防的离我远去。冬去春来,在这个被誉为春城的城市里,春天真的是繁花似锦,鸟语花香。沿着开满鲜花的小径,妈妈可以下到院子里散步了,我记得,妈妈常穿一双白色的皮鞋,偶有微风吹过,会有花瓣滑过妈妈的衣裳,滑过妈妈的鞋,最后再慢慢落在松软的地上,静默地等候着再次风起。我们一起看云舒云展,听鸟鸣虫吟,聊一些远的近的关于我们的话题……医院长长的回廊里,每天我们都要走上好几回,下午四点,供热水的管子里会喷出白色带着响声的蒸气,旁边还立了块写了“硒硒乐”的旧木牌,我们会念着“硒硒乐”的字样,把它假想成我喜爱的冰激淋,笑上一气。带了嘟嘟响声的蒸气、旧木牌、笑着的我们,都像是老电影的背景,一直定格在我和妈妈的记忆里。这些片段于我,那时便是幸福所能诠释的所有含义。因为妈妈病情平稳,我们终于回家了,妈妈依然每天看书、画画,我依然围着妈妈撒娇、说笑,我以为过去的一切都只是上天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罢了,从今往后,我们又会幸福的在一起相依相伴。可一年后,我们再次回到了医院,妈妈的病已经恶化,当她接受放疗后,她甚至不问任何关于她病情的问题,每天我看见的妈妈都很平静,看书、画画,妈妈画的花鸟总会吸引住病房里的病友、医生的目光,现在想来,吸引人们的一定还有妈妈的那份从容和淡定。再一个春来之后,我爱的妈妈走了,一道冰凉的石壁将我和妈妈隔了开来,呼声、哭声都留不住妈妈远去的脚步,从此,我们便一个在了梦里,一个在了梦外。
 
  十年之间,年年春回,都会让我感受到那份深入骨髓的伤痛,我固执地收藏起妈妈用过的衣物以及抢救妈妈那天打开和未打开的药水瓶,让它们伴着我走过每一个思念妈妈的日子。年年跪坐在妈妈墓前的时候,我都不想说话,只想静静地依着石壁,感受着属于我们之间无须言说的温暖。想妈妈一生虽历经磨难,但凭着聪颖和坚毅,把她爱好的文学和刺绣都演绎得极善极美,妈妈隽永的文章,精妙的绣品,都如同她钟爱的幽兰一般,典雅高洁。想妈妈一生,不沽名钓誉,不媚权贵,不欺贫弱,对父母孝顺有加,对子女关爱备至,用善良的心做人,用刚直的笔为文,妈妈的人格魅力一直是我引以为荣的骄傲……怀想着关于妈妈的点点滴滴,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
 
  一天,当孩子稚气地问我:“妈妈,天国里的外婆能看见我们吗?”“能,一定能。”在我回答孩子的刹那,我终于明白,这一生任凭我怎样走,都走不出妈妈那满是牵挂和关爱的目光。也许,有一天,我还能接到这样一个电话“琳儿,我是妈妈……”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与她的故事 下一篇:餐桌上的变化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