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梦见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石 悦 时间:2015-08-21 11:3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昨夜,我梦见娘。
  
  娘站在长江边,背着落日和大堤,凝望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微风吹拂起她那缕缕白发,夕阳打亮了她那瘦小的身躯,泪滴从她那昏花的眼眶里颗颗滚下。
  
  娘是想儿女啊。儿女是娘的骨肉,娘离开骨肉五千个日日夜夜,心里该有多痛多苦,多少想念啊!娘拖着赢弱的身子,从遥远的天堂走出来,走回故土,走进老家,就是要看看她的亲骨肉呢。我深情地凝视着娘,眼睛潮润。
  
  娘还是那样朴素整洁,穿着一身半新的蓝士林布衣,虽然有了补丁,却平整干净。脚上的鞋还是我当年在上海给她买的,穿了多少年,鞋带换了好几根,还舍不得扔。沧桑,刻在她的额间眉梢眼角;喜悦,溢满她的脸庞心头眼神;那是幅沉默着的画面,温馨和慈爱的场景。我情不自禁地扑进娘的怀里。
  
  娘一双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背上,不时地拍拍和抚摸着。那是一双粗糙结实的手,在那困难年代里,这双平凡的手,给我们家带来了多少希望啊!我依稀记得,娘用这双手帮人洗衣浆衫,挣钱糊口;我亲眼看到,娘用这双手给街坊邻居雪中送炭,济贫扶困;我永怀不忘,娘用这双手抱着我们茁壮成长,牵着儿女进学堂;我终生铭记,娘劳累了一天,还得做一家人的一日三餐。饭做好了,娘总是最后一个端起饭碗。饭吃完了,娘还在围着锅台洗涮。最刻骨铭心的是娘在灯下做针线的情景。那时,家里穷,全家人的内衣和鞋袜,都是娘穿针走线做成的。每当夜晚,娘总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为我们缝衣服、做鞋子,一直做到深夜。我一觉醒来,仍见娘在做针线,就劝娘早点睡觉,娘说:“就睡。”可娘手中的针线仍在飞舞。为这,我哭过好几回。
  
  我上中学时,老师要我们买几本工具书,特别是《汉语成语词典》,这本书需要一块两角八分钱,可我没有。回到家中,我小心翼翼地找娘要,娘问我做啥?我说是买书。娘没有再说什么,掀开大襟,从衣袋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角票递给我。我犹豫地伸手接过,心里激动得“呼呼”直跳。娘说数数看,差多少?我数了数,还差三角多。娘见我面有难色,安慰我说,没关系,隔壁汤科长要我纳的两双鞋底快好了,明天一大早我送过去,能赚到五角钱,给你补上。听娘一席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哇”地大哭起来。那一刻,我认为娘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高中毕业,我去当兵,那年我才17岁,娘舍不得,哭了几天几夜。听姐姐说,娘想到部队看我,没有路费,就省吃俭用,拼命打工,攒足了钱,娘终于来到苏州,来到兵营。连长让我陪娘看看姑苏风景,娘不肯,说来看儿子,不是游山逛水。我知道娘怕我花钱。我哄娘,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还想与娘照张相呢。娘终于被说动了。我们去拙政园,去狮子林,去虎丘山,去玄妙观,娘不愿搭车,说省一点是一点。我带娘去餐馆吃饭,娘说想吃面条。结账的时候娘听说一碗肉丝面要10块钱,后悔不迭,说是本以为吃面条最便宜,说是一碗面吃了全家一个月的大米。此后再也不肯去外面吃饭。
  
  多少年中,娘不仅惦着儿女,也惦着父亲,她说父亲上班太忙太累,总是为父亲做合父亲口味的饭菜。那次到部队看我回去后,姐姐在来信中说,娘一到家,来不及抖落一路的风尘,就系上围裙进厨房,为父亲做起了红烧肉山粉圆子,这是父亲最爱吃的,也是娘最拿手的。娘有时也抱怨父亲是她的牵绊,所以当父亲先娘而去的时候,我想,以后的日子娘可以自由自在地过了。意料不到是娘像变了一个人,无精打采,少言寡语,连吃饭也凑凑合合。一直以为老了的娘与父亲只是相濡以沫的老来伴,早已没了爱情,却不知当娘心情愉悦地为父亲做饭做菜烧山粉圆时,是娘对父亲最完美最温柔的爱的表达。没了父亲,没了心情,娘苍老了许多。
  
  娘为了她的七个子女耗干了心血,累垮了身体,以至患了严重的高血压、心绞痛。1996年夏天,娘说心里难过,吃不下饭。我要送娘去医院,娘不肯,说医药费报不掉,不想为儿女增加负担。我好善良可怜的娘啊,生为儿女造福,死为儿女着想,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几天,还是哄着娘住进了医院,输液,吃药,一连几天,娘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转。可是到了第五天的下午,娘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先是连说话都很吃力,接着气息微弱到连话也不能说了,神智也昏迷起来。我从县里火速赶到医院,赶到娘的身边,可我没能把娘从死神手中拉回来。娘蜡黄的脸急剧抽搐了几下,头便倒向了一边。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可的确是真的。娘走完了她74岁博狗bodog娱乐场,永远地走了。我们全家都哭成泪人。
  
  走了的娘常常托梦于我。我在梦中给娘打电话,我说没事,只想问声妈妈好。娘笑了。点亮蜡烛,跑去接电话,打电话的是娘,娘说没事,只想祝我生日快乐。我哭了。子夜时分,我与娘促膝谈心,我对娘说,有娘是最幸福的。娘在,每天,有一个温暖的家能回;每天,有娘亲自做的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可吃;那是多么幸福,多么惬意呀!娘听着我的话,高兴得合不拢嘴。我也听到娘在说,儿是娘心中的肉,莫忘了娘;儿是娘的脸,别负了娘;儿是娘的寄托,别使娘失望。听娘一席话,婆娑的思绪盘桓在离开娘的小路上,走出了娘的视线,走不出娘的牵挂。寻着路上的脚印,心里顿生出一股酸楚,这坎坷不平的小路上不知留下娘多少期盼的目光和美好的祈福啊。我流泪了。
  
  梦见娘,是娘在默默地注视着我。“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三鲜馅,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不论你多富有,不认你官多大,到什么时候也别忘了咱的妈。”这是一首我最喜欢的歌,每听一次都会眼含泪花。娘不仅给了我生命,还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娘最大的愿望不是儿女当多大官、挣多少钱,而是要我们堂堂正正地做事做人,这也是我对娘最好的报答。
  
  我多想天天梦见娘啊!在梦境里重睹娘的容颜,聆听娘的教导,缅怀娘的恩德,诉说娘的伟大。如丝如絮的往事,梦不完;如痴如醉的母爱,思不尽。
  
  梦醒,枕巾潮湿了两片。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芋角飘香 下一篇:怀念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