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宝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8-14 23:5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做姑娘时梳一根独辫子,头发又黑又密,并且长得盖过了臀部。以上文字是我根据我母亲的描述记录下来的,因为,我不可能见过我母亲做姑娘时候的样子。
  
  按照我母亲的描述,我的眼前便出现了这样一段影像:一位头发长得盖过了臀部,梳一根独辫子的姑娘,胳膊上挽着一个四方手巾包,泪眼婆娑之际,她的母亲塞给了她一个沉甸甸的红纸包,并偷偷地叮嘱她:存好了,你们姊妹三人一人一份。到那边要好好过日子。
  
  那个沉甸甸的红纸包,我在十四岁那年有幸见过一面,那里面包着的是七块银洋。
  
  那天夜里,我母亲早早地就敦促我们上床睡觉,而她自己却关上了房门,就着煤油灯的亮光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红纸包。促使我母亲拿出那包东西,是源于那一段时间刚刚改革开放,村里村外走动的全是一些兑换金银器皿的小贩子。母亲很小心也很隐秘地看完了它们,便又将它们很轻巧地包裹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当着母亲的面,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看银洋的真假,是要拿到嘴边吹一下时,便吓得我母亲立即用身体挡住我,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回过头来,噎着嗓子问我:你看见了。
  
  我说:我在门缝里看到的。
  
  整个白天,母亲就没有再说什么。到了夜里,我母亲在检查过几遍拴好了的门窗后,才又拿出了那个红纸包。母亲说:你吹吹看。
  
  我一块一块地吹,吹完了,母亲问:有没有假的?
  
  我说:没有,全都是真的。母亲的脸上就绽出笑意来。
  
  母亲问我,这本事你是从哪学来的?
  
  我说:还不是看那些贩银洋的都这么吹来着。
  
  母亲收拾好那个红纸包,叮嘱我说:可不能在外面乱讲,你记住啦。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母亲又说:你爷爷和奶奶手上没有留下些什么,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的传家宝。等你们长大了,娶了老婆,我平均分给你们。
  
  我们姊妹四人就是在母亲的期许里长大成人,娶妻嫁人,生儿育女,当我最小的一位弟弟有了儿子之后,母亲突然说:她的传家宝不见了,她自己已经找过几十遍了也没有找到。
  
  这可能吗?难道家里面进过贼吗?
  
  我爱人和我的两个弟媳带着这些疑问,在一起讨论过很长时间。说句心里话,我们想拥有一两块银洋,收藏起来,或是做个纪念,这无可厚非,只要我们有这个条件。现在,这个条件没有了,亮丽的肥皂泡破灭了,大家也就将它从心里抹去。
  
  公元二○○二年农历七月初七,是我三十六岁生日。
  
  在这一天里,出嫁的姐姐送了我一枚银戒指,才使我们家的传家宝重新有了线索。
  
  我爱人问她:你哪儿来的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姐姐说:这是请人打的。
  
  我爱人问:你家里有银子?
  
  我姐姐说:她出嫁的那天母亲塞给她的。
  
  我爱人问:你用它打戒指啦?
  
  我姐姐说:用了一块。
  
  这些话我爱人很快就告诉了我的两个弟媳,于是,她们的心里又开始起了波澜。
  
  这一年,我们回老家乡下陪不愿意到城里的母亲过年,到家的那天晚上,吃罢夜饭,三位女强人便盯着我手指上的银戒指,开始了旁敲侧击。
  
  我母亲没有说话,她在收拾着满桌的狼藉。
  
  在我对母亲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母亲就留一头短发,只不过以前的满头黑发现在全部变成了白色。
  
  母亲立在锅台边,双手很协调地转动着碗边,一阵水声响动之后,母亲身边一堆脏兮兮的白瓷碗盘又亮丽如新。母亲是爱它们的,每叠放一次,都显得那么小心,那么专注,并且不发出一丝声响。
  
  看着母亲的满头白发和她身边越叠越高的洁净的白瓷碗盘,我的心里一下子涌出一些歉疚来。在生我之前,母亲生育过两男一女没有存活,直到从别人家抱养了我现在的这个姐姐,以后才有了我们弟兄三人,父亲去世后,单身的母亲把我们拉扯大,供我们一个个地上学,然后工作,现在,我们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我们该怎样面对我们的母亲?
  
  终于,我对母亲身边的那一叠白瓷碗盘产生了嫉妒,于是,我站起身来,向母亲的身边走去,并且,对围坐在桌边叽叽喳喳的我的亲人们说:来呀,我们一起来洗碗。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母亲的微笑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