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到爱的芳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 萍 时间:2015-08-12 00: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说,我乳臭未干时很少哭泣。现在想来,一定是我通过鼻息嗅到了母亲的体香,母亲特有的体香使我沉静。
  
  而我对气味的最早记忆却不是来自母亲的体香。
  
  记忆里,有一次我端着没有油星的饭碗,站在同学风家的门前,亲眼见到风的母亲将吃剩的红烧肉倒进猫食碗里。那油汪汪的肉块和酱红的汤汁散发出缕缕的肉香刺激着我的味蕾。我看着手中的饭碗,心被刺痛了。记得我背过脸去试图抵御猫食的诱惑,也为了掩饰吞咽口水的难堪。但那情景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之后的好长时间只要一端起饭碗脑子里就不争气地浮现猫食碗里那些诱人的红烧肉。风家很富有,我发现风对我们这些身上散发着白菜萝卜气息的穷孩子也有几分淡漠与藐视。课间游戏时,她和“红烧肉帮”们是断不屑于与我们这些穷孩子一起游戏的。我的鼻息通过红烧肉的味儿嗅出了冷漠和蔑视的滋味。
  
  但所幸不是所有的香味都拒绝贫困,正如不是所有美丽的花儿都开在富丽堂皇的厅堂里。花家香馍馍(馒头)的味儿便是来自贫寒。
  
  花的母亲身上总散发着刚出笼的馍馍的香味,那是我童年记忆中最深长最幸福的滋味。
  
  花是我童年最好的伙伴,在关于花的记忆中总有一个身影在花的背后那热气腾腾的锅屋里(厨房)心疼地看着我和花。那双粗糙的手常常慷慨地递过来刚刚蒸好的白面馍馍,不偏不护,一人一个。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将手里的馍馍一口一口地变小,一脸的满足。记忆中陈姨总是这样亲切地看着我,身上散发出馍馍的香味儿。在那个饥饿的年代,舍得将口里的粮食省下与一个孩子共享,年幼的我不会像今天这样能够掂量出其中感情的分量,但我那时能够凭借本能察觉出她一如心疼花一样地心疼我。前几天我曾与几个同事争论除了亲人,世上还有没有人会真心地心疼你。她们不约而同地咬定不可能有。我为当今人们情感上的缺失和不信任已至如此地步而感到悲哀。我确信当我面对困境中的孩子时,我的心里一定会有软软的被戳痛的感觉。天下的孩子都该是富有母性的女人心疼的宝贝,不是么?我孩童时分明读懂花的母亲陈姨的眼睛里就注满了心疼的爱意的。
  
  陈姨有五个孩子,从某些方面看,她其实是一个粗俗的家庭妇女,她几乎不会表达她的爱。如果高兴了,也说不出感人心肠的话语,她只会亮开嗓子骂你一句“妈妈的”。我很荣幸地与花同样享受了这份殊荣。每每与花一起被她嘹亮地骂着时就倍感亲切和温馨。
  
  陈姨刀子嘴豆腐心。有两次,见我被母亲打伤了脸,便放下手中的活计边流泪来边心疼地为我擦伤。而我即使受到天大的委屈只要一闻到陈姨身上香馍馍的味儿,心就一下子平静下来。……那是爱的味道,是陈姨留给我记忆深处的幸福。
  
  非常巧合的是,我少年时的伙伴中有三个叫花的女孩,她们常常与我耳鬓厮磨相亲相乐,真的就像三朵花儿一样可以使我嗅到爱的芳香。即使她们从我背后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蒙住了我的眼睛,我也能够准确无误地闻香识友。无论是哪位“花”,她们身上都散发着暖暖的阳光的味道。这种味儿一直浸在我少年时光的分分秒秒中,时不时在之后的岁月里被某个情景的触动而再度回味起来,而每一次回味仍能一如近在眼前,使我陶然若醉。
  
  传说中古代一些美女因为身体散发出芳香的体味而赢得了帝王的爱情,而我更相信是她们温良聪慧的品性散发出怡人的馨香赢得了帝王的青睐。
  
  其实,我不是个迷醉香气的女人,从不使用香水,也不喜欢用浓香扑鼻的化妆品美饰自己的肌肤。我信奉德馨是大美。如果我的美德足够散发怡人的芳香,友爱亲朋也会带着他(她)的体香走近你,走进你的心灵世界。爱在则馨香在,爱不在了就让馨香随风而去。
  
  世上所有的幼儿都散发母亲的乳香,世上所有的爱情都散发玫瑰的馨香,世上所有启迪人心志和动人心魂的文字都散发着智慧与情感的墨香……
  
  爱是芳香的,美德是芳香的,那些充满爱的回忆也是芳香的。当我们从芳香的回忆中走来彼此靠近时,是否也能嗅到爱的芬芳?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蜜糖做的女孩儿 下一篇:耳朵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