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念母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映 山 红 时间:2015-05-10 12:2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一到重阳,人们便会想到感恩,会回家看看健在的老人,表表做儿女的一片孝心。可是,到了重阳,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痛楚,如同鲜血一样浸透在肌体里。
  
  五年前的重阳节,母亲带着无限的牵挂和伤痛,连同她那瘦弱的身躯永远离开了她的亲人。几年来,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母亲生命的最后时刻,哥哥的轮椅刚推到她的床侧,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举起早已不能动弹的手,抓住哥哥伸过来的手,在半空中奋力划了一道弧线,瞬间便倒了下去。几乎就在同时,她停止了抽搐,停止了艰难的喘息,离开了这个给了她太多伤感的人世。我的世界仿佛在那一刻停滞了,没有撕心裂肺的痛,没有呼天抢地的哭,只在心里默念着:母亲终于可以彻底地解脱了。
  
  我常想,母亲为什么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了史铁生的母亲,他的母亲去世以后,他也曾困惑:上帝为什么早早地召母亲去呢?冥冥中似乎听见一个声音:“她心里太苦了,上帝看她受不住,就召她回去了。”我的母亲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母亲一生中经受的磨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幼年时失去父母,十三岁开始出外谋生,挣钱养活弟妹,二十六岁那年与她相亲相爱的丈夫在一场事故中惨死,撇下出生才三个月大的孩子———我的哥哥,母子二人苦苦度日。幸亏我的父亲在这时候与母亲共同承担起了这份责任,让母亲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也因为这种特殊的组成,我的哥哥在家庭中格外受到优待,母亲更是呵护倍至,哥哥也一直是我们弟弟妹妹学习的榜样。
  
  命运偏爱作弄人,就在母亲看着儿女们一个个健康长大时,哥哥刚过完二十四岁生日出了工伤,造成高位瘫痪。从此,家里没了宁静祥和,没了欢声笑语。父母为哥哥四处奔波,求医问药,聚在一起时不是唉声叹气,就是相对流泪。母亲更像变了一个人,几年寻医未果,从不迷信的她开始求仙问佛,做梦也总是梦见哥哥能站起来走路。她也只能从梦里得到一点慰藉。
  
  岁月流转,母亲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并没有因为时间的久远而疏淡了对儿女的牵挂,反而对儿女的生活和前途更加担忧了。一会儿担心那个孩子买房欠下许多债,一会儿担心这个孩子既要上班又要带小孩太辛苦;一会儿担心儿子不安心从教,一会儿担心女儿出门在外不安全……她的心全被孩子们占满了,而她自己生了重病从不吱一声,怕连累了儿女。弥留之际,稍一清醒,说出的竟是:“我要推健儿(哥哥的名字)出去晒太阳。”她心里承受了多大的痛啊!母亲不愿看到儿女们受到一点儿挫折,哪个孩子出了点儿意外,都会让她胆战心惊。所以,她选择了逃避。当儿女们一个个成家立业了,满以为母亲可以安度晚年了,可她的生命却走到了尽头。六十五岁的母亲选择在重阳节这一天与我们永别。我想,她是为了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天,永远记住一个母亲的牵挂———那就是希望她的儿女们好好地活着……
  
  又一个重阳到了,也到了母亲的祭日。如今,我不能到母亲的坟前燃一柱香,但在心里默默地祷告:母亲,安息吧!我们都会好好地珍惜你赐予我们的生命,我们知道这是对你最好的安慰……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