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长发情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卫 荣 时间:2015-02-04 10: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喜欢长头发,我和姐姐小的时候,母亲为我们留长发,她为我们洗头,很有耐心地给我们编三股辫、四股辫、多股辫等等各式各样的小辫子。然后,我和姐姐手拉手,甩动着乌黑发亮的小辫子跑到大街上显摆,村人故意逗我们:“这是谁家的闺女儿长这么俊呀?”姐姐美美地回答:“我们是吕成清家的俊闺女儿!”
  
  村人乐呵呵地把这个情节讲给母亲听,母亲听了,脸上的笑容更加舒展了,并没有训斥姐姐直呼父亲的名字,而是捋着我和姐姐的辫子幸福地微笑。
  
  后来,母亲生了弟弟,家务活多起来,还要下田劳动,便没有更多的空闲理会我和姐姐的头发了。有一次,奶奶发现我和姐姐的头发里爬满了虱子,一气之下把我们的头发剃光了。母亲回来见我们姐妹俩都变成了光头,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晚上,母亲把弟弟哄睡着后,搂过我和姐姐,依然不言语,用手抚摸着俩光头,有泪滴在我们的头上。
  
  不过两年的功夫,我和姐姐的头发又长长了。自从头发递光了后,母亲再忙,也抽出空来给我和姐姐洗头、梳头。母亲嘱咐在外地工作的父亲:“下次回来记得买四根头绳儿!”父亲答应了,再回来,果然从衣兜里掏出头绳,是非常漂亮的苹果绿色。那时用头绳扎小辫儿,可是一件奢侈的事儿呢!我和姐姐再长大点儿,会自己梳头发、编小辫了,母亲望着我们的长辫子,脸上漾起幸福的微笑。
  
  而我结婚前,似乎没在意过母亲的头发,在朦胧的记忆里搜索,母亲好像一直是修剪整齐的齐耳短发。
  
  我离娘家远,难得回去一趟。那年我回娘家,一见母亲,吓了一跳,母亲靠头皮的头发有寸余长齐刷刷地白,往下是黑褐色的,不仅如此,母亲的头发本就不浓密,如今,越发稀疏了。母亲却轻描淡写地告诉我,近几年,头发大把地掉落,且越来越白的历害,又感叹到:“唉,老了,头发还不该白么!”我想起小时候母亲为我梳头,编小辫子的情景;想起母亲滴落在我头皮上的泪水,随即,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闲暇时,我打探母亲的发之谜:“妈,从我记事儿起,没见您留过长发呢。”母亲的眼神一下子亮起来:“谁说没留过,我的长头发比你的可顺溜多啦!你爸娶我那天,我穿一件红条绒袄,梳着两条长长的大辫子,辫梢上扎着红头绳,啧!不知多少人夸好看呢!”
  
  见母亲沉浸于年轻时长辫子的幸福中,我已经不想追问母亲是怎么舍得把长发剪掉的。可是,母亲到底将谜底告诉我,是奶奶嫌母亲梳头耽误干活而逼着母亲剪掉的。
  
  母亲的长发哪里是被奶奶逼着剪掉的,分明是被她自己的儿女们剪掉的呀!母亲放弃了自己留长发的美丽,是把她的长发情嫁接到我和姐姐的头发上了!至今,母亲每每捋着我和姐姐的长发,脸上依然漾起幸福的微笑!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永远不再回来的爱 下一篇:我的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