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泪不要往肚里流 ———问候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禾火 时间:2015-01-23 00: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父亲去了,我们很难过,伤心的泪流不完,哭得昏天嚎地。三天过后,各自回家,我总时不时的想起父亲,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欢乐时光,温暖的瞬间,情感触动,泪流不止。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丢下父亲,放下对它的思念。憋闷之极,手敲键盘,打出几个文字来,以表达我对亲爱父亲的哀思。
  
  而母亲呢,她不说话,不言语。也不以泪洗面。我不知道她对父亲的思念到底有多深,有多很。只是感觉母亲很苍老,很绵软。她不与人对视,即使睡觉,也是面朝没人的一边。昨天回家看望母亲,她只是对我说:“你爹再也不受罪了”。声音低低的,从心底发出的。我感觉得到,话里包含对病痛父亲的疼爱,也有父亲离去后得到解脱的一丝安慰。我理解母亲,它既希望父亲好好活着,也不希望父亲受苦,但对生老病死这一规律又无可抗拒,只好默默遵循这一不可逆转的规律,接受父亲不幸病逝的事实。父亲去了,孤苦伶仃的母亲,无泪可流,只是无声地挺着,挺着,不再言语,一切话语对她来说都是多余,都不能表达她对父亲的思念!她对父亲的眷恋!
  
  母亲啊,你哭出来吧,或许更好受些!我们不愿看见沉默的您,把泪独自往肚里吞咽的您,一人默默承受的您!说出来吧,我们共同分担,共同承受!
  
  我知道,父亲与您,风里来雨里去拉扯我们六个不容易。您与父亲风雨同舟,整日在田里劳作,换回仅有的一点哄饱肚皮的粮食。有时候,接济不上,您还让父亲用他的一件新蓝大衣换回二十八斤粮食,我知道您疼爱父亲,也想让他暖暖的过冬,可那么多张嗷嗷待哺的嘴巴等着呢,您只好以牺牲父亲的温暖为代价,我知道当时的您是多么的不舍,多么的不舍啊!但这一切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呀!
  
  那时候,父亲身体不好,脊背酸痛,您总是用手掂起父亲的脊梁骨,用针尖刺血,以求得父亲片刻的安宁。当时的您把针插在自己的袖子上,提起父亲脊背上的肉,再用力地去刺,看到出血了,再用力去挤。我不懂得您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清楚的记得那一幕,您求放血给父亲治病的那一幕。家境不好,这样做纯属无奈,但我忘不了那一针针都包含您对父亲的爱怜。时至今日,父亲生病离开之前,我还效仿您的做法,给父亲掂脊背,按摩颈椎呢!母亲,老土方,也很管用,父亲很喜欢,他很舒服,要不医疗条件这么好的今天他还让我沿用您的做法呢!
  
  母亲您的所做,父亲都欣然接受,都领悟在心。看到今天的您苦水独咽,他不允啊!母亲,请您振作起来,振作起来吧!这也是我们所希冀的,期盼的!
  
  忘不了,奄奄一息的父亲对您的呼喊,他冥冥之际还惦记着您,向我们提出见您一面的请求。当时的您感冒未好,胃病老犯,加上晕车,我们狠心的拒绝了。谁知父亲一怒之下,教训了我们一夜,我忘不了父亲的哭闹,忘不了他对我们——他的爱子爱女的愤恨,我们为了满足父亲,忍痛从医院把他送回家里。生命垂危的父亲一路颠簸,还是见到了朝思梦想的您,他兴奋,激动,您围上来给他喂饭,他多么满足,欣慰。眯离的眼光瞅着您,我知道其中包含对您的爱怜,感激和不舍。母亲,您不高兴,父亲不允许啊!他不希望您再这样!父亲担心啊!
  
  高兴起来吧,母亲!高兴起来吧,用全新的姿态送父亲远行!
  
  有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您与父亲手挽手,肩并肩,沟沟坎坎几十年。你们的感情似海深,与日月同辉,与大地共存。父亲与您,您与父亲,始终不离不弃。病痛的父亲的剩饭剩菜您不嫌弃,重温父亲的旧床,寄托您的深情。女儿知道。送别父亲焚烧他的衣服您嘟哝几句“怎兴烧衣服”,我都明白您的意思:留旧物寄哀思。睹物思人,您不会将父亲忘记,忘记!
  
  难怪,您对我们说:“你爹的衣服还是我做的呢,不管好与坏,胖与瘦”。父亲的送老衣都是母亲做的,一针针,一线线,密密缝,寄深情。父亲穿着得体,看着合适,父亲很如意,走得很满足,母亲您尽到了一个妇道人家最好的责任,做了自己该做的,父亲很知足。在天之灵也会托福于您:“好好活着,珍惜当下,把他的阳寿补回来!”母亲,您能做到吗?您一定能做到的!
  
  因为您是一位明事理的好母亲,好妻子!不会让去的人牵挂,让存者不放心!
  
  母亲,从小黑屋里走出来吧,与邻居大娘、奶奶走一走,笑一笑吧,拾起您的老年牌玩一玩吧,您会找到原有的快乐。
  
  母亲,去的永远去了,活着的永远忙着,为了让离去的父亲安心,让忙着生计的哥哥放心,请您振作起来吧!以后的我们还会欢聚一堂,共同享受天伦之乐!
  
  愿母亲:
  
  流出眼泪,笑口重开!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馒头里的故事 下一篇:母亲的担忧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