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石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裕 铭 时间:2015-01-11 23:4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这次端午回家看望父母,又走到了屋前的石榴树下,只见两棵石榴树刚结嫩果,石榴花已少了点火红和雪白,耷拉着头就像青春期发育不良的孩子。两棵石榴树分种在大门的两边,一红花,一白花,在它们开放热烈的时候,红得似火似霞,白得如雪如霜。
  
  安石榴是母亲喜欢叫的名字。她说就喜欢一个“安”字,叫出平安、安适的口彩,心里就瓷实。我是知道安石榴的原意的,但我更知道再正确的答案也不如母亲心中笃信的好。
  
  母亲那年出嫁时,外婆让她带上两棵安石榴,希望母亲像她一样多子多福,一生平安。外婆生有五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别人一说起外婆,就说“五男二女”好八字,似乎是麻衣命相推理中的固定术语,是有福的谶语。
  
  母亲嫁给父亲才十七岁,人长得白皮细肉的,青春少女白里透红的脸庞就像那红白石榴花,娇贵而不俗气。母亲的命运好像没有像外婆祝福的那样,母亲生下我大姐时,长母亲八岁的父亲划成了右派,被强行送到农场劳教。年轻貌美的母亲一人独自带着孩子,在家漫长地等候,艰难地度日。母亲说那年也怪,栽在门前的两棵安石榴刚开的花朵就被初夏的冻雹打蔫了。本不易坐果的石榴,一个也没长出来。
  
  母亲是个脾气倔犟的人,当外婆哭哭啼啼地担忧女儿未来生活时,母亲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坚守。她相信参加过解放战争,还能识几个字的老实巴交的父亲不会怎么的。正如相信安石榴在下一个季节定会开花。
  
  母亲将全部的情感转移到大姐的身上,将精力交给了漫漫夜色的针线活里。姐姐穿得比周边的谁都好,姐姐的漂亮加上青悠悠的衣着,让人称羡不已。母亲是家中的老大,五个弟弟的鞋从春季做到冬季,那单鞋和棉布鞋挂满了床头,母亲将一切情思都纳入了一针一线中。那时几个大点的舅舅也常到姐姐家,帮着砍一担柴和挑一缸水。
  
  母亲守着姐姐和门前的两棵安石榴过着一年又一年的日子。母亲说她常在安石榴树下,在开花时节一个人也曾悄悄流泪,她甚至一度怀疑人们给安石榴赋予那么多美好的意义是那么的不可信。她说有一次伤心时竟抄起烧火棍将安石榴的花打得一朵不剩。但每到此时,像感应一样外婆家就会来人,好强的母亲又平静如初了。
  
  那年安石榴开得红如丹霞、白如瑞雪的时候,父亲真的回来了。后来相继有了小姐姐和我以及两个弟弟与一个妹妹。外婆看到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得意地对母亲说:“安石榴多吉祥,让我女儿子嗣兴旺吧。”
  
  外婆已作古,但托她老人福。我们兄弟姐妹六人相继成家立业,日子过得都还不错。每次过节齐聚一堂时,八十多岁的老父总叨着:“女儿子女成双,儿子生有男孩,四世同堂,我真是有福啊!”此时站在安石榴树下的母亲望着我们默默地笑着。
  
  其实门前的两棵安石榴可以作证,我家庭的兴旺全由母亲带来的。若母亲不坚守着与父亲的这段婚姻,在父亲劳教时或以后无休无止地批斗冲击中选择放弃,那就没有今天子孙满堂和他们晚年的幸福。
  
  安石榴有着梅干柳叶,奇崛而不干枯,清秀而不柔媚。它有着积极的生活态度,只要开花就开得火红雪白。此时我想到了王安石《咏石榴花》,“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通达幸福的路有千条万条,但母亲只选择了坚守这一条,就带给我们家族的满园春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飘在大地上的红头巾 下一篇:春暖花开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