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文 兰 时间:2015-01-02 12: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那些天,同事方姐每天都关心天气,上班的时候,总会探看窗外,晴天,笑,阴天,就有些发愁的样子。
  
  我们知道,她在担心没有好天气,做不出好味道的腊肠。
  
  进腊月,家家备年货。腊肉腊肠是少不了的。寻个好天,在菜市早早瞅准一家肉摊,最好是那皮薄肉嫩的黑猪肉,卖肉的胖子会很矜持地,慢条斯理地给你下一只猪腿———他此时胸有成竹,不急不慌,不像平时,人没到跟前,就笑脸迎着:买肉?称多少?
  
  旁边候着的人一溜,老头老奶,骑车的,抱孩子的,都盯着这难得的土猪肉,个个用手指点着案头江山:喂,老板,给这里来一点!老板,给那边切一刀!赶紧相下那肥厚的猪腿,沉沉地提着,先安置在灌香肠的摊子上,再回家,白酒,精盐,白糖,味精,花椒,样样不少,分配停当,然后又赶到这边,和老板细细嘱咐,如此这般,又匆匆踩着工厂大钟的余音赶去上班。
  
  接下来就是晒,做出好味道的香肠,充足的日晒很重要。尤其是开始的几天,如果不巧遇上阴雨,再好的原味也给糟蹋了。只有经过几日暴晒,饱满的香肠才会渐渐紧致,愈发油汪汪的红,这时,如果切几片炒青蒜,爆香芹,或者单独蒸在饭头,那个香。
  
  方姐一手好厨艺,每当听她描述那些繁杂的烹调手段,总能迅速勾起我的食欲。那天,她又在描述她做的腊肠,可是天却下雨了,她的脸上也愁云密布了。我们知道,她此次灌的腊肠非同寻常,她儿子一直很爱吃,每年的冬天,她都要备足。
  
  儿子是妈妈的骄傲,现在英国读研,虽然在电话里,儿子从不说异国清苦,但是方姐还是从儿子的日志,察觉到了孩子每日潦草的饮食。从一进腊月,方姐就在积极筹备。可惜天公不作美,第一次做出的味道不甚理想,于是又趁着好天气,赶紧做了第二轮。
  
  最后就是邮寄了。一打听,邮费太贵了,十斤腊肠,近九百元邮寄费,而且,邮局的人还告知:英国对于食品邮寄控制很严,极有可能以不符合卫生标准为由,扣滞物品。方姐想了又想。
  
  这天一大早,方姐就把腊肠切成薄片,分小袋包好,在做这些的时候,她一定想到了儿子打开包裹时快乐的笑容。
  
  现在,那昂贵的香肠还在驿路奔驰,但愿能够飞越沧海关山,顺利停歇在游子寂寞的书斋。在这年关已近,噼啪的鞭炮声次第响起,儿子一定能感受到母亲的心———还有那隐含在熟悉的家乡风味里的,遥远的故乡的背影。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娘啊,娘! 下一篇:千万别开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