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情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葛 君 时间:2014-12-20 21:4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晴天夜空,我在旷地独坐,梳理无数个循环过往的春夏秋冬,知晓悠悠的岁月中,已飘逝的往事不可能再现,但还是想挽留住一些什么。远处一对年青的父母,为过生日的孩子点燃生日蛋糕上的小蜡烛,同声唱起祝福歌。此情此景,使我忆起我的母亲在20世纪70年代里,用她的心血为她的子女过好生日的慈母深情。
  
  文化大革命中,父亲被揪斗而停职关押,工资被扣掉,母亲也受到牵连,派入农村搞巡回医疗。我们兄妹年龄不大,不谙世事,备受同龄孩子的欺凌。母亲尽力呵护着我们兄妹,无论哪一个孩子过生日,母亲都要从几十里路外的乡下步行赶回家。那时,生活物资匮乏,粮、油、肉、蛋、糖、布、棉等,都要凭票证供应,为了孩子的生日能多一点乐趣,吃得比平日好一点,母亲总是会提前积赞肉票、蛋票,以备孩子生日那天做出几个像样的菜肴。有时,母亲还会带我兄妹去郊外采摘一点野菜、野果加工成食品,让全家人更加开心。母亲讲,面对困难要学会苦中作乐,要自己看得起自己,要努力过好日子。为了突出“小寿星”的生日地位,谁过生日都会额外得到二个煮熟的鸡蛋,吃上一碗油汪汪的飘着葱花的面条。母亲会笑眯眯地说上两句祝福的话语,还开玩笑说谁过生日谁就长了尾巴,逗其他孩子去嬉戏过生日的孩子,激出一屋子的欢笑。这时,母亲就慈祥地坐在一旁观看孩子们玩玩闹闹,脸上漾出幸福的笑容。
  
  我母亲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琼崖纵队,在部队里成家。海南岛解放那年,因行军打仗,迫不得已将还不满周岁的大儿子寄养群众家,兵荒马乱中下落不明。解放后,部队改编,母亲转业离开海南岛在大陆工作,一别就是20多年。这20多年来,母亲总是记挂着她失踪的大儿子,每逢他的生日就神情黯然。1974年,母亲的战友写信说查到了我大哥的一些线索。母亲接到信件,恨不得立即相认我的大哥。由于父亲恢复职务的工作正在落实之中,母亲只能一人成行,她东凑西借,筹足了费用,到海南岛寻找我大哥的下落。在崖县政府的帮助下,骨肉才得以团聚。在乡亲们的家里,母亲很郑重地做了一餐饭菜,给我大哥倒上一杯酒说:“孩子,喝吧!妈妈对不住你,把你一人留在了海南,20多年没能照顾你,让你受尽了苦难,成了一个没有爹娘的苦孩子,这杯酒就当是妈妈为你弥补20多年的生日祝福吧!”大哥颤抖地答道:妈妈,这不怪您,这是战争造成的伤痕,您千里之远来找我,使我有了亲娘,我很幸福啊!母子俩禁不住热泪横流,哭成一团。
  
  时光荏苒,我们兄妹都人到中年,敬爱的父母也相继离开了人世。不久前,整理父亲和母亲的私人文件,一沓发黄变脆的献血单证引起我们兄妹的注意。数一数有30来张,献血人一栏分别是父亲和母亲的名字。献血单证记录的日期,是70年代里接近学校开学和兄妹生日的日期。我们兄妹恍然明白,70年代里在工资不够花销的情况下,可敬的父母毫不犹豫地用献血来养育我们这些孩子,这种舐犊情深的爱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言表的。
  
  旷野里一片宁静、恬然,夜色渐深。我静静地坐着,想起可敬母亲,不觉已热泪潸然。泪光中,我仿佛又看见母亲在星光下含笑向我走来,微微佝偻着背,两鬓的白发在风中飘动……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