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鲤鱼的诉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朱 孟 芳 时间:2014-12-06 05: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已矣余生无报答,又将呜咽写为诗。”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我头枕着晚清诗人江堤的思母诗,泪眼朦胧地进入梦中。在梦里,我站在母爱的河畔,看见一条红鲤鱼向我游来……
  
  我的老家,躺在沂蒙山的一个角落里。那里山清水秀,民风纯朴,可三十年以前,盛产的却是贫穷。当时,乡亲们待客的最高标准是一尾红鲤鱼。听姥姥说,我的母亲从小就爱吃红鲤鱼。
  
  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在村里小学校教书。除了上课、照顾一家老小外,还要负责村里的文艺宣传,整天忙得脚不着地。所以,逢年过节时,父亲总会买上一两条红鲤鱼犒劳母亲。
  
  记得有一年中秋节,太阳快要落山时,父亲还没有回家。母亲领着我和弟弟到村口等他。当夜幕快要降落时,父亲终于姗姗而来,自行车的车把上挂着两条鱼——那正是我们最爱吃的红鲤鱼。我和弟弟兴奋得大喊大叫,爬上自行车让父亲推着。美丽的母亲此时更加光彩照人。到家后,母亲手脚麻利地在厨房里忙碌着,我和弟弟依在门框上吮着手指焦急地等着吃鱼。红烧鲤鱼做好后,母亲却把那条大的亲自端给奶奶,剩下的那条小的也不准我们动。闻着那诱人的香味,看着母亲那轻盈的脚步,弟弟小声地嘀咕说:“妈妈真偏心,不疼我们。”我则安慰他“没有大的,小的也将就。”不料,一会儿母亲却把几个堂哥、堂姐都带来了。吃饭时,六七个小孩风卷残云般眨眼就把那条小鱼消灭了。弟弟一边舔着鱼刺,一边不满地看着母亲。母亲笑着轻轻地拍了拍弟弟的头说:“僧多粥少,只能打打馋虫,等下次吧。”
  
  下一次依旧是老戏重演。后来,随着两个妹妹的降生,家里经济拮据起来,我们很少再吃到红鲤鱼。
  
  我十五岁那年,母亲忙完三秋后,由于长期过度的劳累再加上严重的营养不良终于病倒了,持续不退的高烧烧得她什么也不想吃。全家人都很着急,父亲特意跑到很远的县城买来一条红鲤鱼。我想这条鱼真的该母亲吃了。等父亲把鱼做好端给母亲后,她刚要举筷,却发现三个不懂事的弟弟妹妹们偷偷瞅着鱼。母亲轻轻叹了一口气,把鱼分给他们,碗里的鱼汤也硬逼着我喝了。
  
  打那以后,家里的经济每况愈下,母亲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没过几年,母亲就撇下我们一家老小走了。
  
  现在,我和弟弟、妹妹都已参加工作,谁都有能力让母亲一日三餐吃上红鲤鱼,可母亲早已长眠于故乡的一堆野草丛生的黄土之下,再也不能吃上一口!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红鲤鱼的诉说让我心痛;红鲤鱼驮负的母爱已渗透到我的生命中来——我的生命只不过是母亲生命的另一种延续。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泪 下一篇:致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