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柚子汤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1-22 20:0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笃笃笃”,很急促的声音。我知道,准是母亲又在敲门了。
  
  打开门,果真是。母亲端着一碗还冒着腾腾热气的柚子汤,站在房门口。我忙接住。母亲柔声叮嘱我:“趁热喝了,冷了,就不好喝了。”末了,她转身离去。
  
  哎,这天气也不知怎么搞的,天气忽冷忽热,竟连我这等体质不甚差的人,也接二连三地感冒,更糟的是,整整干咳了一个多月。医生也看了,肺片也拍了,情况都好的。况且遵医嘱咐,药也吃着的,可就是不见得恢复的迹象。真是奇了怪了。
  
  母亲比谁都急。她听着我一声紧似一声的咳嗽,直怨我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她听说,川贝雪梨炖了喝,效果好。赶紧催父亲去药店买川贝,等川贝一到,又忙着炖了。不过,川贝雪梨的味道不难喝,但闻起来很不舒服,有时闻着闻着竟想呕吐了。喝了几天,我说什么也不愿喝了。母亲瞧我依然咳着,只用无奈的眼光望着我,眼睛里盛满了焦急。而我却很不以为然。因我一直来很相信自己的身体的。
  
  几天后,我从朋友那里获知,干咳喝胡柚汤很灵光的,喝了就见效。母亲知道后,买了一大袋胡柚,便开始了煎胡柚汤的工程。虽然煎胡柚汤不复杂,只要把胡柚一个个剥了皮,然后加点水,放些冰糖,在锅里慢慢炖,待柚子果肉渐渐煮烂,里面的清苦融于水中,就成了。但天天都这样做,也实在是件无聊的事情。母亲却乐此不疲。
  
  每天晚上,母亲忙完了一切,便开始给我煎胡柚汤。然后端着胡柚汤如约来敲门,叮嘱我尽快喝下。每次,望着母亲在灯光下闪着光亮的银丝,我的心里总被一种暖暖的亲情包裹着,暖得溢出水了。次日早上,上班前,我都乖乖地去母亲那里,捧着一大碗她刚刚给我炖好的柚子汤,然后去学校。
  
  同事们格外羡慕我,说有父母亲疼着,宠着,就是幸福。我不可置否。自打来这边后,有许多本该我操心的事情都由他们担当去了。我也很奢侈地享着这份清福。人说,有父母在,你就永远不会长大。这话真的有理。也由此,在近些时间里,我突然会很神经质地非常担心,怕他们会在某一天骤然弃我而去,而我无法收拾满腹的悲伤,忧郁地苟且活下去。尽管我知道,这一天迟点早点总会来的,只是我不知道哪一天而已。但我希望这一天的到来能够慢一点,再慢一点。
  
  前些天,母亲身体忽然有些不适。开始我还没当回事,过几天后,母亲依然未见好的症状。猛然间,我异常为她担心了。我发疯似的上网查了许多有关母亲症状的资料,了解了些有关的知识,知晓这病如果严重,也很讨厌的。然后,我怀着一份忐忑不安,和母亲一起默默等待化验单的最后结果。
  
  那天早上,母亲是一个人去的医院,那会儿我正在家里,忙着一些可做可不做的琐事。待我想起,急忙拨打她的电话,她已经走在了回家的路上。母亲淡淡的语气,说没事的,这么点路,走走也不累的。我知道,母亲是在宽慰我。我却难过极了,近乎于声嘶力竭地指责弟弟,为什么不用车送母亲去医院。一边想着母亲孤身一人,拖着个虚弱的病体,慢慢地挪动在那条通往家的路上,我的泪,便“哗”地一下溢满眼眶了。再打弟弟的电话,他的车子已经在路上了,我这愧疚的心才稍稍平静了点。
  
  只三天,一晃而过的时间啊。而这回,我却感觉是那么的漫长,难捱。恍若过了好久,好久。偶尔,我安慰自己,母亲这样强的体质,应该没事的。有时,我的心会莫名其妙地发紧,胸口也跟着慌慌的。我无法想像,也不敢去想,万一母亲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如此艰难地熬过了三天,化验单终于出来了,母亲没事!那天中午,我捏着手机的手心,因为紧张,微微地出汗了。弟媳在医生那边询问,我在这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真像犯人等待宣判一般。当得知母亲没事时,我在瞬间轻松了,如释重负。那一刻,我百感交集,不过,更多的是欣喜。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周末,我带着母亲再次去复查,真没事,一点小问题而已。这回,我完全放心了。而母亲,刚刚缓过神来,又忙着照顾一直咳嗽着的女儿了。所幸,是母亲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喝了数天的柚子汤,我的咳嗽终于见好。
  
  但母亲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依然在每天为我炖着又苦又甜的柚子汤。打开门的刹那,我真想跟母亲说,妈,辛苦你了!然而,话到嘴边,我仍然没能说出来。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女演唱会 下一篇:妈妈的汇款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