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吕 宗 檀 时间:2014-11-14 23:4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这些年来,每当冬季最寒冷的时候,我都要去翻出衣柜里御寒的衣物,时不时把那件黑色的棉纱背心穿在身上。它是我生活在边远的小山城里的母亲苦心为我编织的。触物生情,我脑海里会不自觉地浮现一个画面:这时年迈慈祥的母亲仿佛正微笑着出现在我眼前,好像她正看着我穿上它一样。棉纱背心犹如母爱相伴,温暖着我的心,我一见到它,就觉得隆冬并不寒冷。
  
  记得那是离家外出工作多年后的一个隆冬时节,我回到了桂西的小山城———河池,希望与父母过个祥和喜气的春节。因地理环境的差异,恰逢那个冬天又特别冷,大山深处的寒气格外袭人,刺骨的西北风直往人的衣领里钻,使人禁不住不停地打寒颤,手脚都被冻得冰冷冰冷的……一个大清早,父亲赶早踩着他心爱的脚踏三轮车上市场买菜去了,而母亲亦早起下到厨房去掀开煤炉盖,捅旺了炉火,准备煮早餐。接下来,她把火盆里的灰扒开,让盆里掩埋的火炭头露出,加上些新炭,房间里慢慢地变得暖和起来。我起床后披上大衣来到火炉边坐下,手脚一开始还是有点不自觉地哆嗦,母亲见了便笑着说:“听说省城的冬天不用烤火……”我答道:“很少,天没这么冷。”
  
  母亲边说着话边坐到我身边来,问道:“你从那边回家,妈妈给你织一件棉纱背心穿在里边,你试试看合身吗?”说罢,便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件黑色的棉纱背心来递给我。
  
  只要见着母亲高兴,我何乐而不为。我把那背心接过来捧在手里,觉得它比一般的背心厚重些,用手摸上去十分柔软。我明白,母亲是想让我当着她的面穿上它。我顿了一下,毫不含糊地往身上穿。母亲边看边笑着说:“这背心是我双线加厚的,土是土了点,可它像夹袄,穿在身上舒服。”
  
  瞧着母亲宽慰的神情,听着她欣慰的话语,我内心热乎乎的,更觉得那背心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十分合身,它严严实实地包裹着我的身体,却没有丝毫拘束感。
  
  往年,我曾亲眼见过母亲制作纱线的过程:首先是把搜集来的白纱手套一只只理出个头绪来,她从每只手套的虎口处挑出线头,顺着拉扯,线就像蛛丝般越拉越长,而后缠绕成拳头团状。等到线团积攒多了些,又要再拉扯成大圈的束状。这样做是为了好放到黑色的染料锅里用水煮,以便浸泡透色。等搅拌均匀,还得从锅里取出,再放到清水里浸泡一阵,过一两个小时后拧干水分,成束打散开来挂在竹竿上晾干。最后看到的就是蓬松柔软的纱线,进而再卷成一个个便于携带的线球。等到那些纱线球积攒得差不多时,我母亲会掂量着一件背心或外套的用线量,并着手编织起来。她那双粗糙的手摆弄着三根长竹针挑起的线,时上时下,衣物上的每个花样,都交织着她的心血。母亲每次完成一件成品,耗时是不确定的,时断时续,可不是一鼓作气就能拿下来的。而每次完成一件成品,她都喜欢双手拎着肩头或下摆,上下左右反复端详良久,别提多高兴。
  
  其实,母亲的心里早就想好要为家里的谁量身做衣,掂量着谁穿上哪件会最合适。我觉得那棉纱织出来的成品是她辛苦熬炼出来的杰作,是母爱透过一针一线凝结成的精品……我在父母身边的那些日子,无论是出门走亲访友,甚至是夜里出行,刺骨的寒风迎面而来,而身上都会觉得有一股特有的温暖围绕着身体……不仅如此,我每次一穿上母亲织的棉纱背心,就再没有舍下的念头,而且感觉良好地穿着回了省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告别父母的那一刻,我无意地从母亲送别的目光中察觉,她费心织的那件棉纱背心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它穿在我身上似乎实现了她的愿望,而她脸上挂着的笑容恰恰说明美在心上。那是由于她觉得我出门在外,见多识广,却并没有嫌弃她亲手织出的东西的缘故。
  
  尤其在那大冷天里,穿上母亲织的毛衣,总能感受到她指尖残留的温暖。有母爱的温馨伴随,那是何等的幸福啊!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兰花中的母爱 下一篇:家很远母爱很近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