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马 彩 萍 时间:2014-11-14 22:5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我习惯性地朝走廊望去,却有种莫名的失落。没有发现阿姨小小的身影,那个每天都穿着浅蓝色衬衣、洗得泛白的牛仔裤的阿姨。她,大约和我母亲年纪相仿。
  
  我习惯早起,不如说习惯一种观望。虽然很想懒懒地赖在床上,但是,一想到阿姨,心中便腾升一份动力。只是因为她同母亲一样,保持一种早起的姿态,一种孜孜不倦的性格。
  
  母亲瘦小单薄,岁月的痕迹写在她苍黄的脸上,或许是随着年龄增大而长出的皱纹,或许是因为生活的负担。母亲的双眼变得越来越小,有时候极其困倦也只是半眯着,不愿停止手中的活。我从未见母亲睡过懒觉,她总是天没亮就起床张罗好一切。母亲常说,那是我的命。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我很难过,就好像我永远都无法哄她好好歇息。
  
  母亲刚出生不久,外婆就去世了。可怜的母亲还没来得及享受童年的幸福就已经被宣判成为孤儿,母亲的瘦小当然和这个原因息息相关。后来外公娶了现在的外婆,相继有了三个舅舅和一个小姨,母亲理所当然地负担起家庭保姆的责任。母亲背着顽皮的大舅去学校,大舅吵闹影响学堂,母亲只好辍学;二舅在外惹事了,母亲委屈着被训斥;三舅学习刻苦,已为人妻的母亲把省吃俭用的钱塞到他手上,说,姐这辈子没读过什么书,你们都是文化人,都有出息。母亲是那么平静地说这些,现在还时常挂念小姨的婚姻大事。很多时候,我静静地听母亲对着她同父异母的弟妹们念叨,会觉得母亲傻得真可爱,自己的命运本来就很坎坷,孩童时代还有那么多不公平,可是她却以她自己的方式教会了我们宽容。
  
  母亲有点“本性难移”,起早贪黑,哪怕雨淋风吹。母亲总是一刻也闲不住,正如她所说的那就是她的命,劳碌的命。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会按时将早饭热好再叫我们起床上学。让我一直很奇怪的是母亲从来不吃热过的饭。寒风刺骨的冬天,母亲要赶早起床到地里摘菜去卖。每次匆匆为我们热过早饭,再把贪睡的我们叫醒,自己却只吃了几口冷冷的剩饭,甚至有时候来不及吃就哆嗦着出门了。
  
  小的时候,有天晚上与母亲为了一件小事吵嘴,当时不知哪来的倔强,执拗地要和母亲冷战到底,直到睡觉也没和母亲说话。第二天,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母亲的声音:起床咯。我确定听见母亲只喊了姐姐和弟弟的乳名,而且似乎比往常要大声,生怕他们听不见似的。我有些郁闷起来,后来才想起昨晚的事。于是就在心里数落母亲的狭隘,赌气继续睡觉。我警觉地听着一切动静,计划着自己小小的“阴谋”。我知道姐姐和弟弟已经起床了,可分明还听见母亲煞有介事地大声喊着“起床咯”,只是,少了我的名字。我那小小的心又再次责怪起母亲来。我跟自己赌了几分钟气,还是怏怏地起了床。洗漱完毕,竟然发现自己的碗里已经盛好了热腾腾的炒饭。母亲已经出门,外面却还只是蒙蒙亮,还有厚重的雾气,屋里是一锅刚刚煮好的粥,热气缓缓飘着。我忘记了,那也是母亲的一个小小的“阴谋”。
  
  关于母亲的婚姻,在我看来是不幸的。那年年轻的母亲才二十三岁,和那个木讷的工友小伙也就是我父亲,在一次搬运木头的活儿中模糊地认识。当时还是小伙子的父亲很是羞涩,不大爱说话,一直埋头干活。大概是因为这样,姑娘时的母亲在面对小伙子的含蓄的爱意时,情窦初开,欲语还羞。他们结婚时也只是认识不到两个月。
  
  婚后的生活一如既往地在计算柴米油盐中度过。婚后的父亲更是沉默寡言,天真的母亲觉得嫁了个老实憨厚的男人,这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吧。可是,作为第三个孩子的我,在二月里的某一天夜里,在拖累了母亲十个月之后终于羞愧地出世面试了。一心想要男孩的考官们大失所望———又是一个女孩儿。父亲开始不再那么恋家了,开始沾上了赌博的恶习。
  
  弟弟出生那年,正好赶上了全国上下轰轰烈烈地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家里不得不被罚了一千元。这东拼西凑来的一千元,让母亲遭受了多少冷眼多少刁难。父亲看弟弟的眼神是无所谓的欢喜无所谓的失望,看不出什么变化。
  
  后来父亲南下广东,刚出去的前两年,偶尔会寄封家书给母亲,可是不久,父亲的家书就不见踪影了。后来,有外出打工回来的人调侃母亲:你家男人在外头有人啦。母亲却自信地认为那是不可能的。在这一方面,母亲又有着自己的一番乐观。
  
  我很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台湾电视剧《小丈夫》,有人说,我们三个孩子很像电视剧中那个可怜的小男孩。我生平第一次生了父亲的气———为了一切流言蜚语。婚姻,不过是钱钟书所说的围城,围城内外,不同的人不同的世界。我痴痴地想为母亲在她的婚姻史上找到一点点幸福的证据,可是收获甚微。于是我真希望自己能伪造出些“荒唐”的事来弥补母亲婚姻的缺失,这想法是如此强烈,如同我看到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还有尼古拉斯的《罗丹岛之恋》。也许某一天母亲会平静地去回首那些过往,蓦然发现那些错过的美好,到了那时,她是否会放纵地感慨一下博狗bodog娱乐场
  
  这么多年来,母亲一直在痛苦的漩涡中挣扎,疲惫不堪,可是她没有放弃这种挣扎。她依旧在进行着自己的生活,依旧是早出晚归,依旧为我们准备好早餐……我想,母亲在看待生活的问题上也许已经变得麻木了,也许根本只是在逃避,但那又怎样呢,哭也好,笑也好,活着就好,这不就是生活吗?
  
  索性,我把雨伞收起来,沐浴在微凉的细雨中,头顶着和母亲一样的天空。轻轻拂去《灿烂千阳》上的细雨,做一个像莱拉的女性。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妈妈的味道 下一篇:兰花中的母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