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脊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赵 玉 明 时间:2014-07-29 19: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三十年了,母亲依然保持着老习惯,只要我在她身边,她总是会打盆热水给我泡脚。
  
  这次回家,母亲像往常一样端来热水放在我脚边,直到我把双脚放在洗脚盆里,她才转过身弯着腰缓缓离开。她边走边用手捶后背,我的心里一阵惊悚,母亲刚过60岁啊,怎么就开始有些驼背了?
  
  我是在母亲的脊背上长大的孩子。1岁时的那场高烧,使我的右腿落下残疾。从此,母亲便背着我走上了漫漫求医路。
  
  我3岁时,后山村来了一位下放的军医,母亲听说军医针灸能医治我的腿,每天中午收工后,顾不上吃饭,就背着我去军医家里治疗。第一次去时,奶奶跟在背后追着母亲喊:干了半天的活,饿得前胸贴后脊了,吃碗饭再走啊!母亲匆匆地走着,头也不回地说:“来回要走10里路呢,怕是来不及吃饭,等回来再吃吧。”那天烈日炎炎,我伏在母亲的背上,不仅感觉到她因赶路而急促的呼吸,还看到汗珠从她头发里缓缓蠕动着流到脖子上,直到汗湿后背的衣服。
  
  翻过屋后的山坡,再走5里山路,才到军医的家。记得有一次下雨,母亲背着我,她头戴斗笠,我撑着伞,走到一半时,我的胳膊有些酸软,雨伞不小心向前一滑,挡住了母亲的视线,再加上山路泥泞难行,母亲一个趔趄,摔倒在田沟里。母亲一边护着我,一边吃力地用右手撑在田埂上,才缓缓地站了起来,急切地问我有没有摔疼。而母亲的手被田埂上的蔷薇刺划破了长长的口子,渗出的血很快被雨水洇成一片。看着母亲受伤的手,我吓得大哭。母亲见我没事,不顾受伤流血的手,背着我就匆匆上路。扎完针后,母亲又背起我往家里赶。回到家里放下我,她拿着奶奶做好的饭团就又赶着去上工。
  
  直到军医返城,整整两年时间,无论严冬还是酷暑,母亲每天中午都背着我往返在这10里山路上。长长的10里山路,每一寸土地都留下母亲匆匆的足迹。寂寥的10里山路,春天田埂边灿烂的蔷薇,秋日山坡下金黄的野菊,它们尽情绽放,满怀深情,为母亲加油,为母亲祝福……
  
  因为腿没有恢复健康,我直到8岁才上学。学校离家至少有5里路,晴天都是我自己走着去,带着母亲准备的午饭,晚上再回家。每当下雨,母亲为了不耽误农田的活,总是早早起床生火做饭。我们吃完饭,母亲便背着我送我去学校。天还蒙蒙亮,空旷的田野,只有雨幕中母亲背着我行走的匆匆身影。5年小学生涯,每次下雨,母亲都准时背我去学校,直到初中住校,从未缺过一次课。
  
  看着母亲的背影,这些儿时的记忆仿佛还在昨日,而母亲已日渐苍老。她硬朗的脊背不再挺拔,微驼得有些刺眼,凝视着母亲,我的鼻子一酸,泪水涌出眼眶,我慌忙低下头,两滴泪落在洗脚盆里,在热腾的水面上看不见一丝痕迹,苍白无力…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