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6-01 11:2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王 新 荣   母亲,上过几天学识过几个字,因此,也算是村里的文化人。和父亲的相识,完全是别人做的媒。那时,祖父走得早,祖母带着父亲在陇东大山里相依为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三岁,父亲已是干活、种地的好手。外婆见父亲如此能干,当即拍板。于是,母亲便跟着父亲吃麸咽糠凑凑合合过了一辈子。   刚嫁过来那会儿,家徒四壁,母亲便三天两头地回娘家取面背馍接济生活。我出生之后,外婆更不放心,她怕母亲营养跟不上耽误了我的身体,于是,三天两头便拿来了米面、油盐,为此,舅舅们没少给外婆脸色看。大舅嫌弃母亲选择了贫穷的父亲没好日子过,至今,也不和我们来往,因此,母亲常说,父亲让他失去了哥哥;碎舅也如此,原本就反对母亲的婚姻,每次,母亲背我去娘家,我一吃饭舅舅便呵斥。有一次,舅舅骂我时被母亲听见了,她一句话也没说,连夜把我背回了一贫如洗的家。后来,外祖父知道了此事,从没打过人的他,竟找出一根木棒把舅舅打了一顿,接着,又让外婆给我们家送来了油和面。   母亲从小心灵手巧,纳鞋更不在话下。每到冬天,白天忙家务,晚上便在煤油灯下为我们一家人纳鞋、缝补衣裳。每次我穿出新鞋,邻居的伙伴们便跑回家哭闹着要穿和我一模一样的,为此,母亲好几次把我的鞋送给了伙伴们。一家人的衣裳一经母亲的手就变了样,家里太穷,买不起新衣裳,母亲便把旧衣裳洗得干干净净的,该缝补的地方母亲从不大而话之地打个补丁,她一针一线缝补过去的衣裳一如城里的缝纫机缝的一样。因此,同学们从不笑话我穿着有补丁的衣裳,在他们眼里,我衣裳上的补丁完全是一朵朵花。   镇上的学校离我们家太远,每逢周三,我们住校生才能回一次家。母亲不放心我每天吃冷馍喝凉水,农活间隙,她便央求父亲给我送饭送菜到学校来,每次,同学们都说我的母亲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那时的骄傲啊,恕用文字无法言表。   而我的腿太不争气赢人了,不知何时患上了关节炎,自打我得了病,母亲便四下里给我找偏方、求神,孰不知我这“癌症”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记得有一次,家乡的小河发洪水,那时,我正好在我们村子对面的村学教书,不敢过河,母亲便和妹妹给我背了一包馒头,齐腰的水把母亲和妹妹冲得无法站立,好几次差点跌倒,我挽起裤管准备下河去接她们,谁知母亲则大喊着不让我下来,那一刻,我哭了。我知道:母亲是怕我的腿浸水受凉后无法站立、彻夜彻夜地疼。她对我,就是宁愿洪水把她冲倒也不愿意让我疼痛。   第一次出门漂泊,我在外头母亲在家里,我因为想家,三天两头地掉泪,母亲因为想我整夜整夜不眠,成天眼泪汪汪的,遇有人说起,她的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滚落而下。父亲实在看不下去母亲因为我的远去而伤心、忧愁,于是,我出来不到一个月便被家里叫了回去,回去后,母亲的心情渐渐好了。碰上村里人,他们劝我以后不要出门了,免得母亲像得了大病一样让人看了难受。   而母亲,则不同意我呆在家里,她说好男儿志在四方,窝在家里没有出息。回去不到一个月,母亲就又把我“赶”了出来,这次没听说她哭。而我明白,母亲是在心里流泪,她怕再次哭泣影响了我的工作,从小在她身边长这么大,一下子离开了,母亲不正如我思念故乡、想念她一样痛苦?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