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里的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朱爱珍 时间:2014-05-09 12: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街上是如水的车流人流,热闹、喧哗、聒噪。可这些丝毫没有打扰这个一脸陶醉的年轻母亲。在居民小区大门口一侧的人行道上,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下,一溜排列着三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穿着一模一样的簇新衣服,一样的高矮,一样的白胖漂亮,一样的调皮可爱,他们都把裤子褪到膝盖上,撅着小屁股把一条银色的水线洒到梧桐根部的土里。旁边站着的,是送他们去幼儿园的母亲,手里提着三个一模一样的书包,身上穿着素净普通的衣服,歪着头一脸陶醉地看着这三胞胎兄弟在大街上撒尿。路人没有一个去指责他们,都是一脸笑意:“看啊,三个多么可爱的孩子!”我认识这位母亲。我第一次抱儿子下楼去晒太阳,就认识了正在小区里带孩子的她。我们的孩子在同一个月出生,她的是三胞胎。当时她们娘仨是小区里令人眼羡至极的风景,她抱一个,婆婆抱一个,保姆抱一个。当时的她,满脸幸福,白白胖胖,脸色明艳如桃花。歇完产假我上班后就不去凑她们的堆了。大约在儿子上幼儿园后的一个很冷的冬天的晚上,九点多了吧,我家的对讲门铃响了,说是送奶工上来送订奶单。开门后没想到竟是她。她认出是我后也有点不好意思,说抚养三个孩子费用太高了,自己又没有正式工作,只好出去兼了好几份工。此时的她已完全没有了当时的样子,脸色憔悴,一脸疲惫,签单子时我注意到她红肿的双手,以及因裂口而贴着的脏破的胶布,心中很是震动。以后见着她的时候更少,常是一副匆忙疲惫的样子。眉头舒展,满眼的希望和幸福。   假日的闹市一角,彩旗飘飘、彩灯高挂的宾馆大门口,随着几个保安的呵斥声,奔出一位推着一辆三轮车的五十多岁的母亲。她白发凌乱,身形枯槁,衣服破旧,脸上淌着油污的汗水,但满脸笑意,是发自肺腑的心花恕放的那种喜悦。她脚步踉跄,一边迈着小碎步急急地往外走,一边掩饰不住兴奋地回头看她车子后斗里摞放的废品:一堆大大小小的废纸盒,几捆报纸,一堆饮料瓶子,浅浅地铺满了三轮车的后斗。紧跟她身后奔出几个二十岁左右年轻力壮的保安,挥舞着手中的红色彩纸棍子,大声地喝斥,以后不许进来,听到没有,再进来就没收你的车子!母亲显然丝毫没有生气,反而为自己瞅保安不注意进去收拾了那几个垃圾箱而兴奋,她推着沉重的车子小碎步快跑几步,自以为跑到了安全地带,那几个保安不会再追出来没收她的车子了,就回头,冲那个保安喊,孩子,把我的铁钩子还给我好不好,我不会再白天进来了!透过雕花护栏,可以看到宾馆的院子一角,两只绿色的垃圾箱旁,还有几个保安正在把玩着那个母亲赖以捡扒垃圾的铁钩。听见母亲的喊声,不屑地挥手把铁钩扔到垃圾箱里,说了几句什么。那母亲有点失望,但回头看看那一车斗的废品,又舒展了眉头,嘴里嘟囔着,我家里还有好几个铁钩子呢。呵呵,你们这些孩子,还没长成呢,不懂事。你们和我家小二一样大,我儿子上大学呢。   一个拐弯处,一座低矮的门楼前,走出一位明艳时尚的女孩,身后紧跟出一位衣服肥旧的母亲,提一重重的旅行包。女孩伸手夺过包,挥手让母亲回去,可母亲又夺过包,背在自己肩头,再一次地低声叮咛女儿。这是一位山村母亲在送外出求学或是打工的女儿吧。女儿青春明艳,母亲衰老枯槁。仔细看,女儿青春逼人的脸上又分明有那个皱纹堆垒的母亲的影子。也许,二十多年前,这位母亲,也如现在女儿一般含苞待放,也如现在女儿一般地在向往着外面多彩的世界。此时的母亲一次次地停下有点蹒跚的脚步向女儿低声地说着什么,很是恋恋不舍。年少青春的女儿则不耐烦地想要快点走,不时地跺脚,娇嗔,伸手夺包。转过几条巷子再转回身,远远望去,那位失去红颜的母亲仍然在和花苞一样的女儿依依惜别。此情此景,收进镜头,心中是别样的感慨。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陪母亲去登山 下一篇:母爱如发丝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