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过年情结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4-29 11: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年年春节临近,母亲总要大忙起来。她天天卷着袖子,进进出出,一刻也闲不下来。除了指挥一家人“扫尘”,搬挪东西、洗洗刷刷大搞卫生外,母亲总要亲自动手大做传统食品。母亲以为,过年嘛,全家欢欢喜喜大团圆,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为迎接一年之中这个最重要的佳节,母亲越忙越高兴,脸上总是荡漾着笑。    母亲是一定要做好多元宵丸的。元宵丸象征团圆、美好和吉祥。因此,母亲极细心地备料,做好每个环节,绝不马虎。特别是捏馅丸这道工序,以花生仁研末,调以剁碎了的冬瓜糖,拌上芝麻、白糖、熬过的花生油和葱头而后捏成馅,用馅丸在糯米粉中团皮,成为皮细嫩、馅丰满、甜美、喷香的元宵丸,母亲总是做得既好又快。母亲能两手并用捏馅,一会儿就捏出一大缸的馅丸来。母亲还嫌不够快,喜欢夜以继日,连续作战。一盏灯挂在厅堂的木柱子上,洒下金黄的灯光。母亲坐在灯光下,双手不停地捏着元宵的馅丸直到夜深。大家都睡了,家中一片静寂,唯独母亲一人还在忙着,从她的手中源源不断地流出圆圆的吉祥、洁白和香甜。我们从睡梦中醒来有时看到累了的母亲在打盹,可双手还在捏呀捏,完全是跟着感觉走了,可还是捏得大小不差,浑圆浑圆……    年糕也是春节的传统食品 。吃年糕,寄托着在新的一年中,人长高,事业发展、生活步步提高的美好愿望。母亲蒸年糕特别多,一层层的蒸笼叠得像宝塔似的。母亲很注重火候的掌握,有时把灶火烧得呼呼直响,厨房里热气蒸腾、烟雾缭绕的;有时用小火,说是“慢慢来不能急”,要我们把口水往肚里咽。时间一到,她还会急速把火灭了,只靠余热煞尾。母亲很讲究选料,得选用优质冬糯米、上等的白砂糖、蜜冬瓜等原料。她做出来的年糕,形如圆月,晶莹洁白,质地柔软、细腻,望之已十分可爱,蒸好食之自然妙极了,可要当心连舌吞!油煎时如加入蛋液则色、香、味俱全,风味更佳。    酵粿也是过年不能少的。母亲做的酵粿色泽洁白,质地松软,“笑”得最美。制作酵粿得用籼米浸洗捞起,放在石磨上水磨,第一遍磨成浆,第二遍磨细至手感有黏性,然后加入白糖发酵之后盛入陶瓷的瓯炊制。在这之前,母亲早已洗刷好糕瓯,一篮子又一篮子的糕瓯得一块块洗干净,晾干。母亲利利落落搬动一篮篮糕瓯,仔仔细细洗刷的样子至今牢牢嵌在我的脑海里。   用白萝卜磨成泥,调米浆蒸制菜头粿,也是母亲一定要做的食品。母亲积累了多少年的经验啦,每年“年底”前的大忙,成了母亲高水平制作春节传统食品的大展示。不但父亲和我们一群孩子赞不绝口,常到我们家的客人尝了,也竖起大拇指。这时母亲就笑得特别灿烂。   我们家自从搬到城里,母亲也老了。那年春节快到了,母亲还想按老皇历忙起来,我们借口时代不同了,谁还吃这种东西呀,再也不让她张罗。过去春节家里一应俱全的美食,也就从此消失了。实在想吃了只能上街买去,但再怎么找寻也吃不到母亲做的那个味道了。    成 泽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墓园思母 下一篇: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