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江南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17 12: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我在镜子里反复查看,企图找寻另一种丰沛和羞涩。镜架乌红,穿行了几度风霜后有了透亮的包浆。镜子面向阳光,闪光中看见自己只是黑色的一团。我以为我老了。我开始抱着一只青花的瓶默不出声,“叮咚”一声,哪里来的一滴泪落在瓶口上,然后缓缓地流进瓶中。瓶子深不见底,像岁月蜿蜒的隧道,那里分明有古月的清辉,也有长风的呼啸。却原来,在这只淬过火描过图的瓶子前,所有的小孩永远都是小孩,所有的老人也都没有老过。在这一瓶一镜中,是日子的升华,是黑夜对白天的诉说。    八仙还没有来,但猜拳的游戏已经在四方的桌面上开始了。位置留着,一方两人。要是有人钟情荷仙子,请不要在桌下纠缠她的莲足。    又一道门槛。只是脚不再轻盈地跨越。阳光如羽箭一般投射下来,眼睑绝望地阖下。    这柔软如缎的水从哪里来,悠悠地从后院经过。俯下身子,看见一张哀怨的脸。那不是我的脸,那是从上游漂下来的叹息,清晰地投在这泓水波中,弯弯曲曲,缠缠绵绵,从一棵紫薇树下到另一棵紫薇树下,停不住脚步。    于是我走了。带着纠结的痛苦,无法释然的无奈。巷子深呵,每走一步就折回五百年。所有的故事被这墙面上土黄或者青色的砖石砌得很深很深,牢牢地吸附在湿漉的空气里,直至有了回响,直至……我再次看见蓝的天空白的墙。    墙有头,凛凛的傲。    一匹马就要奔腾了,它的嘶能破碎任何一个宁静如水的夜晚。马是白马,墙是白墙,凤凰涅槃可以重生,我亦。不过是殊途同归,方向才是圣地。一匹马的墙院成了一脉土地的象征,一匹马的头像成了长江以南蓝天下的剪影,这样的马,即使在草原也未必有这样的殊荣。但这马却也永远遗失了牧人的歌喉,遗失了丰美的水草,遗失了翻飞的棕和剽悍的腱,只高高在上,孤寂地守护江南的明月,听江南的丝竹了。    江南清而薄。我被母亲带来这里,红光一闪,亘古一瞬,青山绿水间,我已然学会了微笑……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