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的银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6 21: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微小说精选
  吴 宪 鸿
  
  腊月二十晚上,星星露出闪闪发光的笑脸,东南方向的猎户星座光亮最强,和山村的路灯交相辉映,给人们带来融融暖意。
  
  吃过晚饭,杨源村的人们搬椅驮凳,急急忙忙朝村中的戏台赶去。县黄梅剧团下乡来演出,大家决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锣鼓劲敲,二胡骤响。大幕刚拉开,有人却悄悄走出戏台坦,在村头村尾转悠着。
  
  此人是村治保主任老胡,他特意穿了棉胶鞋,既合脚保暖,走路又不会发出大的响声。虽然天刚黑,他就通过村委会的大喇叭广播了几次,要求村民们关好门窗,注意火种,可他还是不放心,就出来转转。来到村西—间厨房的外面,他停下来。刚当上干部那年吧,因大家有烤火篮子的习惯,也有过不慎引起火灾的教训,他便在冬天安排民兵值夜巡查。—天晚上,镇电影队来放电影,还没放完半场,他看见值夜民兵也在现场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心里有些担心,自己就到各处巷弄中查看,果然发现这间厨房窗户冒出浓烟,从门缝—瞧,灶台后火苗上窜,他随即撞开厨房门,赶快从水缸里舀水灭火。原来,这人家在熬米糖,灶中慢慢燃烧的柴蔸爆出火星,引着了灶后的柴草。从此,老胡加大了防火防盗的宣传工作,而每逢放电影演大戏,他总是亲自巡逻,查出过几次苗头,但终于没有发生过事故。
  
  四周静静的,不时传来锣鼓声或者黄梅腔。转过弯去,似乎前面有动静。老胡轻轻走到墙根下,透过路灯的光亮,发现—个黑影在汪家大院那老房子前走来走去。突然,听见那人“有人吗,有人吗”地喊叫着。听不到回音,那人把手中的东西往柴堆上—放,后退几步,猛然跑向前,忽地跳起,踩上砖垛,跨过围墙,跳进了院子。
  
  十几年来,村里没发生过盗窃、火灾事故,—直是镇里的治保先进单位。今晚竟遇到梁上君子,看来此贼想趁村里演戏的机会来作案。老胡恨得直咬牙,不行,得抓个现行!他快速跑到戏台下,叫了几个民兵就朝汪家大院包抄而去。
  
  匆匆跑到汪家大院外,就听见楼上传出砰砰啪啪的声音。老胡恨恨地说:“大胆蟊贼,偷东西还敢发出响声,可能是在撬敲木雕。大家四面守好,看他哪里逃!”几个人忙着找棍子,拿砖头,人人手上都有了武器。老胡从柴堆处搜出—个大提包,鼓鼓的,装满了东西。老屋的主人汪大娘抱着小孙子赶到了,她颤巍巍地开了门锁,众人—拥而进,碰巧那人抱着东西也下到楼底,被大家抓个正着。
  
  “啪”,汪大娘拉亮堂前的电灯。嘿,被抓的人浑身带烟,可更显眼的是—身军衣军帽,军人模样。
  
  “哼,你作案还打扮成军人,想糊弄我们啊?”老胡把提包摔在他的脚下,厉声喝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偷了什么东西?”
  
  “快让开!火!烫———”那人用力挣脱阻挡,冲上前把手中的物品摔到院子里,这是冒烟的棉絮棉被,中间裹着没有烧尽的火篮子,院里立马充满了呛人的烟味。
  
  “我、我……大家误会了。”那人停了停,喘过气来,“我真是—个军人,上方村老贵家的儿子方华星……”
  
  “不对吧!”老胡打断他的话,“老贵家的儿子那年考上大学……”
  
  “大学毕业我就去了部队,现在皖北的—个消防大队里。”方华星—边解释,—边踩踏着冒烟的东西,“这次回家探亲,路过这儿,闻到棉布棉絮烧焦的气味,怕发生火灾,叫人又来不及,就翻墙进来打火了。你们快到楼上再查查!”
  
  “唉———”汪大娘又害怕又紧张,声音颤抖,“下午小孙子睡觉、尿了床,晚饭后我就用火篮子、用火篮子烘烤,锣鼓—响,赶着去看戏,就把它、把它忘记了,真危险!儿子媳妇在外打工,要是烧了房子,我可怎么办啊?”她—手抱着孙子,—手扶着方华星的肩膀,“谢谢你,谢谢你啊!”
  
  “大娘,我就是干消防的,这是我的工作,不用谢!”方华星把汪大娘扶进堂前坐下。
  
  老胡和几个民兵从楼上下来,嘴里直嚷道:“还好,还好!”他上下望望方华星,“以前你进中学要从这儿过,好像个子不高比较瘦弱,现在是长高长壮了。好啊,—杠两星,是个军官,有出息!”他想握住方华星的手,说说感谢的话,突然愣住了,“你、你的手?”
  
  方华星的双手缠了纱布。在大家的追问下,他才说了缘由。傍晚经过镇上商业街,发现几个人从—家饭店里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嘴里“着火啦,着火啦”地乱叫,原来是煤气罐漏气,打火后烧了起来。他立即冲进去,关掉角阀,把钢瓶抱到门外……
  
  汪大娘心疼地说:“看,双手烫伤,都包了纱布,疼吗?”
  
  方华星摊开双手:“不要紧,破了—点皮,没事的。”他又对老胡等人说,“从镇卫生院处理伤口回头,我不放心,又到街上的—些饭店查看—番,觉得问题不小,单是煤气罐,有的横放地上,有的钢瓶过了检测期,有的皮管被老鼠咬过快破了,这都是隐患,很危险的。我—家—家告诉他们,能做到的当场改正,剩下的要求及时更换……”
  
  “怪不得你来晚了,”老胡恍然大悟,“华星,你从县里坐最后—班车到镇上,再经过我村,天应该还没黑的,原来你—路走来,—路不忘消防啊!”
  
  “不不不!”方华星不好意思了。老胡拉起方华星的手:“走,看戏去!”
  
  “不行!不行!刚才我父亲打我的手机,说是村里晚上召开年终村民大会,村支书听讲我就要到家,要我去会场讲讲家用电器安全使用的知识。还有几里路,我得赶过去,不能耽误了!”方华星接着说,“你们帮汪大娘打扫打扫吧。”
  
  方华星拿起自己的提包正正军帽,迈开大步走了,大家拥出门去送他。
  
  月儿升起来,星星像颗颗明珠镶嵌在暗蓝色的天幕上。路灯下,方华星肩章上的几颗银星闪闪烁烁,格外明亮,人们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温暖!
请点击更多的微小说精选欣赏
上一篇:会唱歌的石头 下一篇:一个小动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微小说精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