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三倒四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2-28 02: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随笔600字
飞翔的目的不是为了留下痕迹,而是在天空中尽情享受自由和快乐,学飞的过程不只经历了挫折,更体会了爱。
——题记

                            (一)
    “数字3和数字4在路上走啊走,忽然摔了一跤,接着又翻了个 跟头,打一成语。”颠颠抱着书,一本正经地问我。
    “你是笨猪吗?拿这种低IQ的问题来问我,还担心我会被拐吗?”我不屑一顾地勾了勾齐眉的留海说道。
    “哎,诗诗,你就别打击她那幼小的心灵了,不知道人家失恋N次了吗”刁刁一边用手擦着那打篮球累出来的汗,一边迫不及待地回答。
   “刁刁,你的发音错了,是诗诗,不是死尸,那样的话,别人还误以为人家是僵尸呢,至于颠颠的问题嘛!我左脑用来想数学,右脑用来记英语,剩下的小脑,也被你刚才左一跤,右一跟头,弄得不平衡了,所以我提议,暂且不回答这个问题。”珊珊停下笔,有条有理地叙述着大乌小乌,说完了,又埋下头在物理试卷上苦干。
    “你……珊珊,想不想尝尝我的超级无敌九阴白骨瓜,竟然敢说我像鬼?呆子,看打!”
    “呵呵……诗诗,你现在终于知道上帝的眼睛是雪亮的吧!哼!还骂我笨猪,你活该!”
    “去去去,别制造噪音、如果眼神可以将人杀死,我相信你们到现在为止、应该至少被我杀死几回了吧,你们这帮家伙,不好好做作业,还来打扰我……哼!”
    “好了,好了,死尸,哦不,诗诗,珊珊还有颠颠,你们都别吵了,有力的话,跟我来斗篮球!”
    一个“不”的声音从三张樱桃不嘴中同时发出,可想而知,刁刁一定失望到了极点。哎,怪不了谁,谁叫她与我们没共同语言呢!
……

                              (二)
    酷夏的热似乎并不想放过个学校的任何一个角落。远近小草树木都耷拉着脑袋,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唱着“热啊!热啊!”宿舍里的电风扇呼啦呼啦地忙个不停,传递着一曲曲夏的旋律。
    我一觉醒来,也实在耐不过这热,连塞在耳朵上的耳机都忘了拔,就连忙往楼下去买瓶冰过的可乐。下楼时顺便往操场上一瞟,“天呐”可怜的刁刁竟然还在操场上打篮球,这么热的天,可苦了我们家刁刁啊!这时,一阵凉风适时地吹过来。我的一束头发,被吹了起来,时上时下,弄得我视线模糊。
    “老板,来瓶冰过的可乐。”我喊道。
    “哦,知道了,就来!”老板极不情愿地离开电风扇,去为我拿可乐。
    趁老板拿可乐的那阵,我四处望了望,希望找到个替死鬼,好小捞一把。
    果然不出我所料,颠颠这丫头,正垂头丧气地向这边走来,边走还边用脚踢路上的石子。很显然,她又失恋了,来这边买零食“自杀”。
    “嗨!亲爱的颠颠,介不介意为你的合金板买单啊!”我冲她大喊。这丫头从小耳朵有点背,所以,我不得不在有损我嫩女形象地形况下,使出吃奶的力气。
她抬起头,四处望了望,看到了这边买东西的我,向我走来。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很委屈。
    “诗诗啊,你知不知道。呜呜……”她的话音带点哭腔,不过,最后我们还是抱回了一大堆零食,并大闹着要噎死自己。
    回到宿舍,颠颠便开起了“故事会”,不断地向我的耳内灌注噪音。虽说我的耳朵里正塞着当下流行的《夏日疯》,不过她的“圣经”还是照进不误。没办法,天下哪有搁着掉下的“馅饼”不吃的人啊!就算有,那也绝对不可能是我。为了我的糖糖,我,冲了。想到这里,我硬是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嘴面包。
    抱回来的零食还没吃到一半,刁刁一见我俩,也顾不上汗如水滴。第一句话便是:“好哇,你们倒悠闲,人家晒太阳,你们晒星星,吃东西也不叫我一声,我先去洗个澡、糖糖,给我留着点啊。”说罢,她便飞也似地冲进了浴室,而珊珊,则老老实实坐在我们旁边,看着刚才抱回来的一摞书,叫她吃糖,她也不吃,还不时低咕几句英语。天呐,这么淑女,再看我们……于是,我和颠颠的目光,同时落在对方脸上,然后,相互之间不约而同地笑了。
    刁刁冲完澡回来,连沐浴露都没记得放掉就向我们冲来。我打了一个寒颤,接着便眼睁睁地看着满载而去的刁刁又打了一个嗝。
    望着一洗而空的零食,颠颠问我:“我怎么还没死?”我说:“我有心变成大树为你遮风挡雨,你却将它砍成一片片来升火;我用爱做成翅膀带你去飞翔,你却用刚才的火把它做成了肯德鸡香辣鸡翅。你懂什么!”

                             (三)

    颠颠这丫头,上次那三长两短的哭笑声,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我总觉得这丫头哪天非闹出什么事来不可。
    果不出我所料,经历上次“自杀”事件后 ,颠颠又闯大祸了,总觉得这年头祸不单行。那为什么颠颠会因为一张小纸条,而将要遭到校园黑帮的殴打呢?
    说实话,纸条上的内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颠颠闲时,在一本幽默杂志上抄的一段:“那天,我在超市看见了你,只见你悄悄把手伸到条码扫描器上。只见屏幕显示,猪蹄8元。你以为机器坏了,把脸凑过去,屏幕显示,猪头肉5元。”可是,当颠颠用这张纸,折成纸飞机乱飞的时候,为什么偏偏飞到了校园黑帮——贝达的头上呢!哎!去年过年时,颠颠一定没有拜过佛。
    “诗诗,刁刁,怎么办呀!”明天……明天他们就要在大操场上殴打我了,呜呜……颠颠像个小孩一样,急得脸都红了,红哪不好,非得红在脸上,这样子的颠颠还真像市场上的红萝卜。
    “他们喊人,我们也喊人。我就不信,咱们校队的,没有一个不出面来帮我”刁刁狠狠地说。
    “先别急,颠颠,依我之见,你们得来个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颠颠和刁刁同时不解地说。
    “对,明天你到大操场去的时候,不叫上一个人,就你单抢匹马。然后,当着大家的面,大声地对贝达说,我要和你公平竟争!”至于竞争内容,你们比跳舞。
    “主意倒是好,避免了流血场面,不过你也知道,我哪是跳舞的料啊。”颠颠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不过还是在担心着。
    “这个嘛,我们可以慢慢来呀!我陪你好不好?把比舞的日期定在明年开学,那时,我不信我们练不好。”
    “嗯,这个主意不错。好吧,就这么定,明天,就这么跟他们说。”
    于是那晚,颠颠睡得很安稳,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世界未日”将要到来。不过我倒有点担心,因为毕竟人家是校园黑帮。赏不赏脸比赛,还真是个关键。想到这里,自己确乎有些睡不着了,于是爬下床、走到阳台,看那柔柔的月光洒向大地,一股格外的皎洁感映入我的眼帘。
    “到底该怎么办,贝达,你一定要答应这件事啊!”我暗自低咕。
    “My dead body(休想)”珊珊趁我想问题的那阵,赶紧说了句梦话。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难怪她英语成绩那么好,原来是时间把握得好啊!白天学,晚上巩固。想到这里,我便放心起来。
    我想通了:重要的是追求,而不是达到。

                              (四)

    这天,我们早早地来到了操场,按照事先的计划,我和刁刁躲在不远的一个角落静候。一旦到时候有了情况,刁刁便会冲上去,然后由我报告老师。
    不到五分钟,贝达来了,带了一大帮人,他们来到操场。他看到颠颠单枪匹马,于是支走了所有的“闲杂人等,”随后便向一旁听歌的刁刁走去。
    “你好啊,贝达”。
    “老大。”颠颠向他喊道,并递上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具有讽刺意味的冷笑。
    贝达先是一怔,他似乎也看到了这边单枪匹马的颠颠、于是他停下脚步,转身对那帮人说了些什么。那帮人陆续走了,贝达一个人去见颠颠。
接着,看颠颠和他说了很多话。忽然,颠颠大笑了一声,之后看见贝达也笑了,我和刁刁莫明其妙地望着他俩。
    过了一会儿。贝达走了,脸上先前的恨意也没有了,我跟刁刁连忙向颠颠跑过去。没等我们开口,颠颠就抢先一步激动地说:“搞定!”
“真的?好太好了!”
    我们正要接颠颠回宿舍,刁刁突然停下脚步。我和颠颠很疑惑,便问“怎么了?”
    只见刁刁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叫我们把耳朵凑过去,只听她说“要不要找颠颠去吃鲁蛋呐?”
    好一个贪吃鬼!“好啊!不过前提是颠颠请客。”我不怀好意地冲颠颠挤挤眼。
    “行,吃舍都行。包在我身上。”颠颠高兴地说。于是,我们向商店走去。
我们挑了很多零食,不过颠颠好像特别顺着我,像是我立了头等大功,什么都是我优先。我猜这家伙一定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了。一脚踏出商店,我们的脚下的步子踩得更快了,神清气爽地向宿舍走去。
    “诗诗。”颠颠停下吃得津津有味的鸭脖子冲我喊。
    “什么事?”我的目光从小说上转向她,却还是忘不了往嘴里塞上一颗金狮猴奶糖。
    “那个……比舞的……日期提前了。”她说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什么……”我大吃一惊,嘴里的可乐连同薯条一齐被我喷在了地上。
    “是真的,要是我们在一个月之后还没练好,我就得当着很多人的面向他赔不是。”她的话音里带着太多的委屈,说得我的心一阵一阵揪得生疼。
    “哦!是这样啊,没关系,我会陪你的,不用怕。”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心里还是怕的。
    “如果你赢了,代价是什么啊?”一旁只顾着吃东西的刁刁,终于也知道发言了。
    “嗯——,代价就是,他对我说对不起,之后解散校园黑帮。”颠颠平静地说。
    于是,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吃零食。
    “比赛规划是怎样的?”我沉不住气,又问。
    “双方一共要有四个成员,五首歌,组五支舞。首先是独舞,最后一场是齐舞。计分是符合这五支舞的精彩程度来定,最后比分高的胜出。”
    “哦,这样子啊!”
     于是我们商议一晚,最后这样决定:明天,天一亮,就由颠颠去说服珊珊加入我们,估计耗时1小时,与此同时,我和刁刁负责安排练舞地点,还需要发掘五首歌曲用来练舞。剩下的时间,则全部用来排练。

                             (五)

    初生的太阳打破第一丝拂晓的寂静。早早起来的我们,不忘记赶紧实施计划。
“珊珊,好不好嘛?”颠颠的声音实在太让人肉麻了,相信珊珊的汗毛一定正在跳着伦巴和探戈。
    “不行啊!”我真的还有很多作业要去做;将一个月的时间借给你们,我怎么办呀,会落下很多作业的呀!珊珊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样子,头也不抬地说。
    “哎,你们总是喜欢心安理得地在学校学习那些将来注定要忘记的东西。”颠颠作出一副很有学问的哲人样子。
    “你……”
    “我怎么了,我只是实话实说。”
    一个小时就这样在颠颠和珊珊的软磨硬拉之中悄悄过去。
    再看另一方面的我和刁刁。
    “刁刁,来听听这首曲子,好不好?”
    “让我来听听……死尸,哦不,诗诗,你的水准怎么一下子下降了这么多了呢,这种歌,亏你选得出来。”
    “这样啊!那你听听这首,怎么样?”
    “跟那首差不多。”
    “那这首好不好?”
    “嗯,还行,得了吧。”于是在本子上记下。
    “《双人舞》好不好?”
    “嗯,行。”
    就这样,五首歌先后在刁刁的本子上记了下来,耶!我们的任务提前完成。于是将歌曲下载好之后,我和刁刁便去找颠颠。
    “你只要说是或不是就行了。”颠颠的声音在我们离珊珊的教室还有10米之遥的地方就听到了。
“    好了,服了你了,行行行。”珊珊无奈的摸了摸饿了一个小时没吃早餐的肚子,点了头。
    颠颠大声跟我们宣布得胜,只等早餐后大家一起去排练。

                                (六)

    后来的一些日子,我们过得天昏地暗,只是记得,我们经过了魔鬼般地紧张训练。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与贝达的比赛,是以校园黑帮的瓦解,我们的胜利而告终的。
    说来也奇怪,自从上次我们赢了校园黑帮后,校园里从此就好像没有了暴力,大家都变得非常友好,食堂里少了几个插队的,多了几个排队的,平日里少了几个骂脏话的,多了几个唱歌的,就连一些一触即发、眼看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事,都把即将要打下的那一拳,变成了最酷的舞蹈姿势。我觉得,这才是学校应有的氛围。是啊!试问:哪位女生喜欢爱暴力的男生!
    经过上次比赛事件,就连小鸟依人的颠颠也变得越来越有主见了。几个月前,班上转来一个超可爱型的小男生,前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颠颠迷住了方向似的,竞然傻里傻气地给颠颠写了封情书。不过这次,我们的这位失恋女王竟破天荒地拒绝了,还风趣地用一首《破阵子》回了那位男生: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七)
    “喂,诗诗,你好像还欠我一个问题哩。”颠颠一本正经地问我。
    “什么跟什么嘛,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目不转睛地看了看电脑屏幕上落后的那几分,没趣地回答。
    刁刁:“喂,死尸,哦不,诗诗,可别动粗哦,会吓着颠颠的。”
珊珊:“放心吧!人家现在可不像以前了,人家现在,长大了!”
   颠颠: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拉倒。“数字3和数字4在路上走啊走,突然摔了一跤,接着又翻了一个跟头;打一成语。”
    全场安静三十秒钟。
    颠颠:“要不要我公布笑案?”
    刁刁、珊珊:“说吧,到底是什么?”
    颠颠:“都不知道,是颠三倒四呗,真是一群史前人类。”
    珊珊:“你……你不要以弱欺强。”
    诗诗:“等一下,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刁刁:“什么嘛,吊我胃口,快说,死尸,哦不,诗诗。”
    诗诗:“是颠三(珊)倒(刁)四(诗)呢,这是我们四个人的小名的谐音字。”
    颠颠:“算你聪明!呵呵!”
    刁刁,珊珊:“哦!原来如此。”
    细细咀嚼每粒米饭,轻轻细嗅每朵蔷薇,慢慢欣赏每个生命中的夕阳;痛快地饮下博狗bodog娱乐场的满怀,幸福与快乐,就在你身边。
 
请点击更多的随笔600字欣赏
上一篇:雨中情 随笔 下一篇:亮出你的色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随笔600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