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说话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9-21 00:0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庞     华     坚
 
  趁着夜色,走出村子。这个叫盐坡尾的村落一下子仿佛隐入虚无。其实也并非虚无,是一片糊涂的背景把自己挪到身后了。
 
  走着走着,便上了山坡。脚下软软的,是夜色中依然精神的草。它们是牛们、猪们、鹅们的灶房。
 
  这时回头望望盐坡尾,这个村子却反而清晰起来了。
 
  高高柔弱的竹子,一株连着一株,不知多少株连在一起,它们摆成一个椭圆的阵势,把一间间的房子圈在里面。房是砖瓦房,砖是青砖,瓦是黄瓦,清清爽爽的三三再现两两结伴而坐。房子旁或黄麻,或竹子,或丝瓜,甚至一垄葱、几株生菜,都清清楚楚。
 
  是月儿上来了。像过年时节孩子的脸,因兴奋和无以言表而红并光亮着。它四处瞧望,好奇地到达每一个角落。
 
  月的目光就是此时我的目光。水银泄地一般禁不住抵向四周。然而,什么具体的物事也没看到。村子,房子,远处的起伏,仿佛画里的事件,理所应当地那么真实和遥远。
 
  突然我想自己变了。此时竟想到了村子及包围村子的月光在自己心里形成的所谓“美”。不自觉的望去觉得村子有点悠远,有点古意,而泛起丝丝依恋和缕缕甜甜的味道。
 
  于是惆怅了:自己不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了。
 
  村子里的人是不会惆怅的。祖祖辈辈,如野草,一枯一荣,如流水,在世上的拐角处打一个转,然后远去。谁也不会也不能在这里多呆一会。风花雪月,阴晴圆缺,白日苍狗,世事如风。村里的祖辈和孙辈达观、大度,谁为此而惆怅?或者说我看不出他们为什么而惆怅。或者是他们把惆怅都深埋心底,像保护传世珍宝,成为人人遵循的自觉传统。
 
  也许是吧。于是他们成为这个村子的主人,成为这方水土的一部分。是的,我分不清村里的人、狗、山坡、树、草儿……谁是谁的主人。如果没有了其中某些部分,某些情节,即使少了今天这样的夜晚,村子还是这样的村子?草儿还是这样的草儿?
 
  如果没有了这样的村子,那还有像我这样的人?背叛了脚下的泥土,却又一辈子摆脱不了乡野的气息及村落、山坡甚至狗啊、草啊的吸引啊!泥土滋长着枯荣,大概也滋长着远不止惆怅这么简单的情绪吧。
 
  月还在斜斜的远处好奇地瞪眼张望。草儿、花儿、高高矮矮的树,纤纤缕缕,清晰可见。宁静、寂寥。
 
  凉意不知不觉隐隐而来了。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没有风,是下露水了。风没来,隐隐约约听见风在村子的背后轻轻说话。
 
  一个人坐在离村子不远的山坡上,我听到了风在说话。平静的语言,让身边的草儿哭了。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采菊东流 下一篇:木棉叶,长了又落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